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443471
443471 連載中

443471

來源:google 作者:藍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淺淺 葉盛銘 現代言情

可憐的鳳淺淺剛出生就被黑心父母賣給了實驗室,在那裡,她一呆就是十幾年如今,上面展開

《443471》章節試讀:

「大嫂,這就是你要收養的女兒?」
沐繼山坐在駕駛位上,打量着鳳淺淺。
聽說葉家這個野生女兒是鄉下來的,行事惡劣,性格乖張,但此刻看在他眼裡,小姑娘倒是生得乖巧又漂亮,看起來並沒有傳聞說的那樣不堪,只是…… 人家有親生父母你還收養?
而且大家還在同個城市同個圈子,以後碰到得多難堪?
他一直是知道這個大嫂做夢都想要個女兒的,卻沒想到看中的竟然是這位。
唐唯看着小姑娘,有些緊張,深吸了一口長氣,推門下車。
努力端出和善模樣,說話還帶了些小心:「淺淺,我是唐阿姨。
你願意跟阿姨回家嗎?」
鳳淺淺捏着書包帶子,指結泛着白,其實她不太明白為什麼還有家庭會收養她。
「你要我?」
小姑娘臉上明明沒什麼情緒,唐唯卻感覺她眼中充滿悲涼。
被家人拋棄的小貓咪,是那樣無助又可憐,只能伸出自己尖利的爪牙,虛張聲勢,以為這樣能保護自己,最後卻弄得自己遍體鱗傷!
唐唯的眼眶突然有點熱,「要!」
她會為她的人生負責到底,就像真正的母親對孩子一樣。
家人不止是索取,更多的是責任。
「好。」
就這樣,唐唯就這樣拐回了她想要的女兒,準備的萬言長書都沒派上用場。
院長把鳳淺淺的行李箱放進後備箱,唐唯打開車門,墊着鳳淺淺的頭,扶她上車。
那頭,葉盛銘也迎了過來。
「沐總,你怎麼來了?」
他的視線看向唐唯,這個女人他沒見過,但那出眾的氣質不容小覷,還能讓漢城一流門第沐家當家人沐繼山給她當司機,說不慌那是假的。
葉家這麼對待鳳淺淺,真讓鳳淺淺傍上高枝兒,說不定回頭就報復過來。
沐繼山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麼,於是說: 「我大哥在山裡,過不來,我是幫大嫂來接淺淺的。」
憋着的氣鬆了大半。
沐家大房是種地的,雖然不掌權,但真正掌權的沐繼山卻十分敬重他們這一家。
沒有沐繼山接濟,大房根本一無是處,可再墮落那也姓沐啊!
現在尷尬的是,葉家最見不得光的東西被沐家撿去了,那就意味着葉家的遮羞布以後隨時會被人揭開。
葉盛銘不得不鳳慮這一點。
轉頭,對坐進后座的鳳淺淺道:「你去沐家只會給沐家丟臉!
你若有自知之明,就別禍害別人,乖乖跟院長回孤兒院去!」
視線又移到唐唯身上,「沐太太,鳳淺淺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乖巧,你要想好了!」
院長狠狠關上後備箱,白眼差點翻到天上去:「葉先生,你跟鳳小姐已經斷絕關係了,你現在沒有任何資格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
你怕是不知道,真把她惹毛了,你們葉家,她隨便動動指頭就能教你萬劫不復!
國寶級小惡魔,那不是白叫的!
鳳淺淺冷幽幽地看着他,葉盛銘汗毛突然就倒豎了幾根。
就在這時,一隻柔軟的大手握住了鳳淺淺的小手,少女轉頭,對上了唐唯溫柔的眼。
她輕輕揉着小姑娘的手以示安撫,那股冰涼的氣息隨之消散,院長知道,這次他是真託付對人了。
唐唯的先轉向葉盛銘時,浸上了怒火:「葉先生,淺淺現在是我的女兒,請注意你的言辭!
二弟,我們走!」
沐繼山沖葉盛銘點點頭,車飆了出去。
葉盛銘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草!
不知好歹!
送走鳳淺淺,院長給上面復命。
「將所有資料完善,不要給任何人留下破綻!」
現在,想把小祖宗挖出來的勢力很多,將她放到有頭有臉的家庭,其實非常冒險。
院長:「明白!」
沐繼山也覺得為了個養女跟葉家鬧翻不值得,那個葉盛銘不是啥好東西,本事不大,但特別能生事!
果然,這邊人還沒送到家,一中校長的電話就打到葉盛銘這邊來了。
沐繼山看了一眼后座的唐唯,直接開了公放。
「沐先生,聽說你家雪晴這次月考拿了第二,你別擔心,剛剛我接到葉家電話,拿第一的鳳淺淺是作弊得的第一,她還打架鬥毆,殘害手足,學校已經決定開除她了!」
葉家,還真能給自己找理由!
沐繼山都不屑他這種騷操作。
他回應道:「鳳淺淺已經被我大哥一家收養了。」
「哎呀,是這樣嗎?」
校長明知故問。
沐繼山又道:「她年紀還小,不讀書能做什麼,再說,學校也不能聽信一面之詞。
聽說一中要見語音樓,正好,我這裡有三百萬……」 天下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事兒。
沐繼山當著唐唯的面將事情解決得妥帖無比。
唐唯長出一口氣,「二弟,辛苦了。」
沐繼山笑答:「分內事。」
視線落在小姑娘身上,小姑娘還在看路邊設關卡的軍用悍馬。
他好歹給她砸了三百萬,她卻正眼都沒給他一個。
鄉巴佬,不知禮數!
沐繼山在心頭哼哼。
他剛要移開視線,鳳淺淺突然轉頭看向後視鏡,跟他視線撞了個正着。
「謝謝。」
她說。
「不、客氣。」
這性格真的太不討喜了,要不是有求於人,他才不會來惹這一身騷呢!
沐家老宅在城東,大房住的地方在城西,幾乎橫穿了整個漢城,西面靠山,還遇到一群軍用悍馬設關卡檢查,候檢的車排了幾公里,來回一趟多費了好些時間。
沐繼山回到老宅時,天都快黑了,一進門,就聽見妻子韓香茹的抱怨聲。
「他們家收養女,你去瞎湊什麼熱鬧?
就算要我們家撐場面,你下面沒人了?
非得自己跑這一趟?」
沐繼山已經很久沒有開這麼長時間的車了,累得癱在沙發上。
「你個婦道人家懂什麼?」
「對對,我不懂!
你就給他們家做一輩子的牛馬吧!」
沐繼山像是沒聽見,「對了,前些天我不是拿了三百萬給雪雪定衣服嗎?
先把那三百萬給我。」
韓香茹立馬警戒起來,「你要做什麼?」
「鳳淺淺成績太差,這次月考還作弊,校方發了話要開除她。
現在她進了沐家,總不能真看着她被學校趕出去吧?
這丟的還不是我們沐家的臉!
所以我打算給學校捐棟樓……」 韓香茹要氣哭了,「沐繼山,我要跟你離婚!」
「離了婚,你哪裡來的錢買包包,穿高定?
你那娘家還能養得活你?」
韓香茹喉間一梗,哭不出來了。
沐繼山擺手,「別鬧,我最近手頭緊,把那三百萬轉給我。」
韓香茹氣得咚咚上了樓,沐繼山沒理會,掏出手機,定定看着漆黑的屏幕。
十幾分鐘後,屏幕亮起,是個陌生號碼。
沐繼山立馬坐直身體,壓住心口狂跳:「喂,哪位?」
「是沐繼山先生嗎?
我是淺水灣項目負責人曹瑾,上次貴司提供的資料審批出了些紕漏,誤將貴司刷下去,在此,我向您誠懇地說一聲抱歉。
貴司若還有意,請明天來一趟,我們當面審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