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Admiring
Admiring 連載中

Admiring

來源:google 作者:爺卿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

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展開

《Admiring》章節試讀:

第二天艾司慕醒來發現自己在未輅亭的房間,並不覺得奇怪。她身體不好的那段時間,一直在未輅亭這所私人住宅養身體。後來身體好轉,便從這裡搬出去了,未輅亭也變得不常過來。

艾司慕下床時未姳爰正從外面打開房門進來,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艾司慕疑惑地挑了挑眉。印象中這地兒,未姳爰是進不來的。

未姳爰走過來,扯着艾司慕的胳膊轉了個圈,邊打量邊念叨,「嚇死我了,還以為我哥沒忍住狗急跳牆了呢。」見艾司慕的確沒受傷,未姳爰才拉着她坐回床上,「這兒不是好久不住了?怎麼突然回來了?」

艾司慕回想了下昨晚,確定是在易舒安那治療時沉睡過去了。之後的事,她並沒什麼印象。

未姳爰看她神色漠然,知道艾司慕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伸手摸摸艾司慕的發,「司慕別想了。我哥準備了早飯,咱們吃點去學校吧。」

餐桌上擺着早餐跟碗筷,但未輅亭不在。

未姳爰拉着艾司慕坐下,「我哥給我打電話來陪你,他早上有個會要開。子元哥在外面等着,一會兒送我們去學校。」

艾司慕點頭,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兩人吃過飯後,上了子元的車。

未姳爰一直在跟子元扯七扯八的聊着,子元脾氣很好,不管未姳爰說什麼話題都非常耐心的回應。偶然間從後視鏡里看到艾司慕落在自己身上的神色,子元沒來由的心裏慌了下,忙將視線收回來,連未姳爰同一個問題問了他兩遍都沒聽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感覺在艾司慕身上,或多或少有着爺的影子。尤其那雙冷冷淡淡的眼睛,明明什麼情緒都沒露出,但就像穿透人心一樣,對視一眼就讓人沒來由的慌。

子元以為艾司慕會問他點什麼,但直到下車艾司慕也沒同他講一句話。倒是未姳爰一路沒停下,有的沒的講了一堆。這倒讓子元不禁鬆了口氣。

子元目送着艾司慕跟未姳爰往學校走,剛發動起車子,車窗被敲響,艾司慕突然站在副駕駛那端。他剛剛放下的心隨即又懸了起來。

車窗落下,子元看着艾司慕恭敬的問,「司慕小姐是有什麼事要交代嗎?」

艾司慕看着他,淡淡問,「昨晚幾點走的?」

跟未輅亭有關的事宜,子元一向記得清楚,事無巨細。

他脫口而出,「九點四十五。」

艾司慕點頭,回頭看了眼學校,不經意地說,「最近睡眠沉,幾點回的苑邸?」

對於艾司慕治療後沉睡的情況子元是知道的,所以聽到艾司慕這話也並沒有懷疑什麼,如實說道,「十一點二十。」

艾司慕恩了聲,輕聲說了句「謝謝。」然後轉頭進了學校。

子元望着艾司慕的背影,沉思半天,確定剛才自己的回答沒有什麼不對後,方才駕駛車子回了公司。

一上午的課艾司慕表現的如往常無二,但未姳爰總感覺今天的艾司慕心裏憋着什麼事兒。就那種看透一切卻不講,自己偷偷發力的那種大事兒。

中午下課的時候,未姳爰看着艾司慕將課本資料放進桌洞里,起身往外走。未姳爰跟在後面追了出去。

「司慕,你去哪兒?」

艾司慕停下腳步側過身看着她,「有點事。」頓了頓又加了句,「上課前回來。」

未姳爰知道艾司慕的事兒她不能多問,只能點點頭,「要給你留飯嗎?」

艾司慕搖頭,「你吃吧。」說完人快速出了校門。

未姳爰站在原地,考慮着要不要給她哥說一聲。雖然艾司慕沒表現出什麼異常,但從上課以來這還是第一次中午離校。雖說艾司慕說了下午上課前會回來,但萬一呢?要司慕真有個什麼,她哥真的會弄死她的。

未姳爰嘆了口氣,為了她值錢的小命,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默默給她哥發了一條微信。

【未什麼】:哥,司慕下課就出校了。

【未什麼】:她說有點事,下午上課前回來。

直到吃完中午飯,她哥也沒回消息。未姳爰抱着手機,想了想又給她哥發了一條。

【未什麼】:哥,我要不要跟出去?

這次她哥終於回消息了,是一條未姳爰看了想把她哥直接弄啞的消息。

【AMVT】:跟去當啦啦隊?

你聽聽,這是人嘴裏能說出的話?是當哥哥對妹妹說的話?

未姳爰嚴重懷疑這人是他爸媽想要兒子生不出從外面撿回來的。

「切!」未姳爰氣得關了手機往教室走,想了想又打開手機給艾司慕發消息。

【未什麼】:司慕,事情處理好了嗎?需不需要我接你?

但消息發出去後便石沉大海了,艾司慕並沒有回。未姳爰趴在桌子上,看着教室牆上的鐘錶滴滴答答走着,距離上課還有十分鐘,手機頁面上是她給艾司慕發的消息,有去無回。

「唉!」未姳爰不知道自己這是第幾百次嘆氣了,距離上課還有五分鐘,艾司慕還沒回來,但老班抱着課本正往樓上來。

未姳爰彷彿看到自己被她哥大卸十二塊的凄慘景象了。生無可戀的拿起手機最後看了一眼,剛要鎖上手機,聊天頁面下方艾司慕的頭像跳了出來。

【i】:來了

「呼~」未姳爰抬頭就看見艾司慕的身影緊跟着老班出現在教室門口。老班看到身後的人,脾氣特好的笑笑,側了側身讓艾司慕先進。

未姳爰等艾司慕走近,才小聲說道,「再不回來,今晚我哥就鐵鍋燉我了。」

艾司慕淡淡的勾了下唇,坐回位置上。

未姳爰餘光瞥見艾司慕放在桌上的手背有些臟,指關節處紅紅的,像暴打過什麼留下的傷殘痕迹。未姳爰不由的皺緊了眉頭,視線往上,發現艾司慕校服領口的位置**一片,是被洗過的痕迹。但那塊灰色的痕迹並沒有洗乾淨,足以見得她回來的有多匆忙。

未姳爰心疼的顫了下,司慕......

未輅亭中午收到未姳爰的信息後就給艾司慕打了電話,但一直沒人接聽。跟着保護艾司慕的手下告訴他,艾司慕中午回了艾家。裏面發生了什麼不得而知,但卻知道艾家被收拾的非常慘。

剛剛艾司慕回了學校,據手下人回傳的消息,並沒有發現身上有明顯外傷。

那群人跟得遠,無論看什麼的確不明顯。可但凡出手怎麼可能不留傷。只因他答應過艾司慕,她的事要自己處理。除非她開口,否則任何情況下自己都不能出手。

剛剛未姳爰拍了兩張艾司慕的照片過來,照片里艾司慕雖然看上去與平時沒差,就連未姳爰都能觀察到的地方,未輅亭又怎麼會注意不到?

未輅亭咬牙坐在辦公室里,只能把自己埋在文件里分解心緒。但滿腔的怒火實在需要找個出口宣洩一下。

作為受害家屬他都沒惡人先告狀,有人卻急不可耐跑到他面前來告狀,條條件件都宣示艾司慕罪該萬死。

「她是個魔鬼!你知道剛才在艾家她差點殺了人!就在大庭廣眾之下,你知道這影響有多惡劣?!艾家請了媒體,輿論一邊倒都在討伐她!說她年紀輕輕心思惡毒,不顧念家族親情。就這樣的人你還要護着她,就不怕惹火上身?」

他垂眸處理着手中的文件,睫毛未動,頭未抬。

他晾着這個在他辦公室暴跳如雷,狀似小丑的表演者。

如果不是這個人尚且對他有過援手之助,此刻這個人已長眠於世。

冷而果決的聲音輕描淡寫響起,「那又如何?」

還未等那人辯駁什麼,就聽他繼續涼聲篤告,「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難不成我費勁心力找回來,是訓着玩兒的?」

文件合上,男人冷厲的眸眼射在桌前站立的人眼中。

「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

「你......你這是在助紂為虐!是在害她!」

男人收回視線,對耳邊呱噪的勸哮恍若未聞。

腦中那個小女人的身影,已經佔據一天了。所有人都來他面前指責艾司慕的不是,彰屬她條條罪狀,字裡行間都是對她的凌遲不饒。可沒人知道,她原來有多膽小嬌柔,若不是生活、人世對她額外「眷顧」的千錘百鍊,他都捨不得說重一字的人,再重逢,竟然只有滿心滿眼的防備。

那是他拿命愛的人,他死都想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可即便她在那些人眼中惡魔如斯,卻只有他知道,她的善良與底線,即便經歷萬惡後,依舊未變分毫。

她愛護弱小,幫持弱者,嫉惡如仇。無論現在亦或從前,她一直身體力行,默默在做自己認定的事。只是對比從前,現在的她,多了運籌帷幄獨當一面的能力。優秀的,連自己都快望塵莫及了。

歷經萬惡,歸來依舊良善向陽的人,到底能壞到哪兒去?

說到底,不過是威脅到了一些人本以為唾手可得的利益,按耐不住想除之後快又忌憚着自己。

對付這種人,他的女孩還是過於心慈手軟了些。只是她要自己來,他便放手觀戰便是。

讓她鬧上一鬧,有何不可?

更何況那群倚老賣老,不佔理卻厚顏無恥的老匹夫,的確讓人生厭的很。思想還停留在大清殆亡還存的年代,迂腐又固執。新中國都成立一百多年了,這群木乃伊竟然還心安理得活在世上,仗着別人施捨的幾分薄面,自顧自開啟了染坊,橫豎左右他們都想插一手,攪和攪和,都什麼毛病?又是誰給慣的?

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索着,對手中握着的筆用了幾分力也不自知。

只是隨着「咔嚓」一聲輕響,那根定製的鋼筆就這樣夭折在他手中。

桌前站着的人剛剛還一副欲言又止,不甘就這樣走人的模樣,這會兒看到折在男人手中的兩截鋼筆,斷的那麼乾脆還輕而易舉的樣子,眼睛都直了。

喉結忍不住滑了兩下,硬生生將一肚子心有不甘的話默默咽了回去。然後在那人無視的地方,微微欠了下身子,靜靜退出了辦公室。

有巧成書。這一招無心的施壓,還真把人給鎮住了。人一走,辦公室里的空氣都清新了幾分。

他餘光瞥了一眼人影消失的門口,微不可察的勾了下唇,眼底帶了絲嘲諷。

倒是省了他多費唇舌,還算有點眼力見兒。挾恩報怨,吃裡扒外,他是最近太放縱這些人了。一個個腆着臉來他面前晃,廉價的德性實在是礙眼的很。

《Admiring》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