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暗黑版養成遊戲
暗黑版養成遊戲 連載中

暗黑版養成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比巴卜的奶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煜 陸辭

別的遊戲在生死危機中絕處逢生這款遊戲在悠哉悠哉中莫名被搞死別的遊戲在打怪收集材料中完成任務這款遊戲靠與NPC的對話收集線索最最關鍵的是,就這麼個破遊戲,竟然還有BUG!——「陸辭,有的時候麻煩一下別人也不是一件壞事」「你想說什麼?」「我想說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煩,我不會讓你死的」展開

《暗黑版養成遊戲》章節試讀:

江煜看到陸辭後直接忽略了前方的蘇凡,急急忙忙跑到了陸辭身邊開始細細打量起來。

陸辭在被江煜轉了三次身後終於不耐煩道:「江先生,看夠了嗎?」

隨後陸辭就看到江煜的眼神由擔憂向著可憐兮兮逐漸轉變。陸辭沉默一瞬,輕嘆了一口氣,「我沒事,放心。」

陸辭嘴上用着無奈的語氣哄着,手上卻不老實的伸出魔爪朝着江煜的頭摸去,直到把平整的頭髮揉成了雞窩頭才算是解了氣收了手。

「雖然我知道一日未見如隔三秋,但還請陸先生往我們這邊看一看。」

陸辭聽到蘇塵的話轉過頭,發現蘇塵正笑意盈盈的瞧着自己,不過她眉梢略帶抽搐的表情暴露了此刻她內心真正的心情。而蘇凡正躲在她身後衝著丁齊等人扮着鬼臉,陸辭又看了看義憤填膺的丁齊等人,面對此刻尷尬的場景,陸辭抬眼冷冷的看了江煜一眼,都怪這貨,差點忘了正事。

而江煜還沉浸在讓陸辭吃癟的喜悅中,面對陸辭突然間的冷眼有些不明所以,什麼情況?被瞪了?為什麼?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江煜瞥了瞥剛才出聲的蘇塵,剛才貌似是這位小姑娘說了句什麼,嗯,黑名單。於是蘇塵成功的躺了槍,成為了江煜黑名單中的首位嘉賓。

「你們放心,我沒事。」陸辭走到幾人身邊說道,「他們和村民們說的不太一樣。」

丁齊撲到陸辭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道:「阿辭你可擔心死我了,我就怕找到你的時候你就剩一副骨架子了,嗚嗚。」

段逸揪住丁齊的後領子往後拽,「也不知道剛才是誰賴着不走,抱怨又累又餓。」

丁齊掙扎着說道:「姓段的!你一天不拆我台能死是不是!看在阿辭的面子上今天先不打你,我先給你記着,小爺我來日再跟你討!」

段逸用另一隻手推了推鏡框,「呵,我等着。」

溫萊走到陸辭面前溫聲說道:「陸先生,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陸辭的語氣也連帶着放緩了些,「很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溫萊笑而不語,輕輕拍了拍陸辭的頭,似是擔心陸辭受到了驚嚇,藉此以示安撫。陸辭自然明白溫萊的意思,但又不知該作何表達,只得不好意思的颳了刮自己的鼻尖。

蘇塵見眾人的態度緩和了下來,出聲道:「幾位就別在屋外站着了,飯菜已經都備好了,還是進屋說吧。」

蘇塵話音剛落還不等幾人有所動作蘇凡就已經躥到了飯桌旁,坐在了一開始盛好飯的位置上,轉過頭眼巴巴的瞧着蘇塵。

蘇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着幾人說道:「凡凡也是餓極了,幾位先就座吧。」

等幾人坐好後,蘇塵沖蘇凡點了點頭,蘇凡這才拿起筷子吃了起來。丁齊看了看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又瞧着蘇凡吃的不亦樂乎的樣子,頓時饞的直咽口水。

「幾位走了一上午應該也餓了吧,千萬別和我客氣,請吧。」蘇塵看出了丁齊的心思,適時出聲道。丁齊小同學也沒有客氣,拿起筷子開始了和蘇凡的爭鬥。

蘇塵看着二人你來我往,明爭暗鬥的樣子,有些無可奈何,「還沒跟幾位自我介紹,我叫蘇塵,他叫蘇凡。」

段逸張了張口,還沒來得及出聲,蘇塵就接道:「我們不是姐弟,也沒有血緣關係。」

江煜把玩着手裡的茶杯,懶洋洋的問道:「所以你大費周章讓這個小怪物把陸辭抓到這來有什麼事嗎?」

蘇塵聽到這句話後頓時哭笑不得,「這件事我覺得還是由這位先生來解釋吧,對幾位也更有說服力。」蘇塵用手指了指陸辭。

陸辭自動忽略掉江煜問了和他一樣的問題這一細節,把事情從頭至尾對幾人敘述了一遍,當然,對於不善言辭的陸辭來說,就是把每個時間節點總結一下拼在一起,到最後幾人只明了了一個問題:不離開村子可能會死。

段逸顫顫悠悠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咽了咽口水道:「老大,這位小姐說的應該不是真的吧,這不就是個遊戲嗎,玩家要是還沒開始做任務就嗝屁了,那這遊戲還怎麼玩啊。」

江煜故作面色凝重的答道:「這可說不準,誰知道這遊戲會不會按套路出牌。」

段逸頓時覺得有點涼颼,顫巍巍的說道:「老大,你…你別嚇我,這事可不能開玩笑。」

江煜不緊不慢的說:「誰跟你開玩笑了。」

「那在這游戲裏死了是不是會自動彈出去啊,應該不會真死吧。」段逸問道。

「誰知道呢,不過那什麼管理員不是說了,除了過關沒別的辦法離開這破遊戲。」江煜懶懶散散的答道。

段逸聽完江煜的話後沒再吱聲,反而多夾了幾筷子菜,死也要做個飽死鬼!

江煜卻忽然像來了興緻般,眼睛發光的看向段逸,說道:「小段,要不你試試?」

「似什麼?」段逸嘴裏塞滿了食物,口齒不清的反問道。隨之他看着江煜那副饒有興趣的表情好像突然間明白了什麼,啪,段逸手裡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

「老大!咱倆做兄弟沒有十年也有八年啊,俗話說得好養條狗還能有點感情呢,你真的捨得這麼把我送走嗎?」段逸鬼哭狼嚎的說道。

無奈,江煜只好夾了個肉丸子塞到了段逸嘴裏——世界終於清靜了。

「我就說說,別當真。」江煜像個笑面佛一樣,看着段逸說道。 段逸卻透過了表象看到了本質:這孫子絕對是認真的!

但他又仔細想了想,還得指望這孫子發這個月工資呢,算了,進則兜里空空,退則錢包滿滿,不是他慫,是金錢的誘惑力太大,唉,真是萬惡的資本家。

「真是萬惡的狗男人」 蘇凡看着盤裡僅剩的一顆肉丸子被江煜夾走後心裏默默念道。

蘇塵看蘇凡要炸毛於是及時順毛道:「凡凡,鍋里還有,我去盛。」說著蘇塵就起身端起盤子朝着廚房走去。

幾人見蘇塵進了廚房,目光都不約而同的集中在了蘇凡身上,內心都有一個相同的念頭:這位單純,好下手。

蘇凡對着面前幾位眼冒精光的男人來回掃了幾眼,語氣沒什麼起伏的問道:「幹嘛。」

幾人沉默了幾秒後,丁齊拍了下桌子,喊道:「我靠!他竟然會說話?!」

蘇凡鄙視的瞧了他一眼,內心吐槽道:我又不是啞巴,當然會說話。

蘇塵此時也從廚房出來了,說道:「凡凡當然會說話,只不過他不經常說,但他的聲帶都是沒有問題的。」

蘇塵走到桌旁把盤子放下後,坐了下來,又補充道:「更何況我們兩個之間也不太需要語言溝通。」

「這波狗糧真是喂的措手不及。」丁齊嘴上感慨着,手上卻一丁點也不馬虎,急忙把筷子伸向了剛盛好的肉丸子。

然而還是落了空,因為蘇凡的手比他快了一步,丁齊看着對面向自己嘚瑟的蘇凡,只覺得咬牙切齒。

「今天和幾位說的事情希望幾位能夠好好考慮一下。」蘇塵起身說道,用手做了個請的手勢,「今天就先到這吧,幾位慢走不送。」

幾人見蘇塵態度強硬也沒有多做停留,紛紛起身,溫萊出聲道 :「今天多有打擾,蘇姑娘說的事我們會好好考慮的,希望姑娘能留個聯繫方式,有什麼問題還需要請教您。」

蘇塵微笑着說道:「我每天都會在這,你們有什麼問題直接來這找我就可以了。」

溫萊也微笑着點了點頭。幾人轉身朝着門外走去,蘇凡看着幾人越走越遠的背影,心裏竟有了幾分落寞,即使看着碗里的肉丸子也失去了食慾。

蘇塵看着蘇凡這依依不捨的樣子安慰道:「別難過了,會再見的,吃飯吧。」

在幾人離開小屋有段距離後陸辭開口說:「你們怎麼看?」

「說實在的,比起那些村民,我更願意相信他們。」走在前方的江煜回答說,「不過也不是完全相信。」

「這是當然。」顧白雙手插在兜里走在溫萊旁邊,接話道,「那兩位肯定隱藏了些什麼,而這村子也肯定有問題,現在就看我們能否從中分辨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了。」

段逸推了推眼鏡,說:「可這道關卡的任務是讓我們抓住怪物幫助村民順利完成祭祀,但按現在這樣的情況來看這個任務恐怕很難完成了。」

丁齊無所謂的說:「不是還有隱藏任務嘛,做隱藏任務不是也能過關。」說完他又興緻勃勃的補充道:「而且我還挺好奇這村子和剛才那兩個人藏了那些事情。」

溫萊卻搖了搖頭,「一般來說,遊戲都會以幫助玩家過關為前提,尤其是這種無法重來無法存檔的遊戲,如果第一關就讓玩家直接結束遊戲,那這種遊戲很難找到市場。可是這款遊戲既然在世界各地都舉辦了活動,那應該是很想擴大市場才對,不應該會做這種有損利益的事。」溫萊又摸了摸下巴,「而且這道關卡從一開始到現在的主要目的似乎都不是為了讓我們完成任務,而是激起我們的好奇心,探索這村子的秘密。所以我更加懷疑遊戲的主辦方到底有什麼目的。」

江煜嗤笑了一聲,「身為遊戲的製作人竟然不知道這遊戲是幹嘛的,這未免有點太可笑了。」

顧白攥起了自己的手,冷聲說:「你什麼意思。」

溫萊伸出手拉住了顧白,解釋道:「我們只是負責參與這遊戲的一些場景擬定,具體的細節包括劇情的設定我們都是一概不知的。」

江煜沒接話,笑了一下,讓人摸不清此刻他內心的想法。

江煜又回頭看了看默不作聲的陸辭,見他有些晃神,輕笑一聲出聲問道:「想什麼呢陸先生?小心待會摔了。」

陸辭回過神,垂下眼帘,說道:「我在想,剩下來的五天時間,我們能否順利完成隱藏任務,然後過關。」

丁齊好奇的問道:「怎麼就剩五天了,今天不是才第一天。」

陸辭淡淡答道:「恐怕昨天晚上也算一天。」

《暗黑版養成遊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