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視星辰
傲視星辰 連載中

傲視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士無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士無雙 奇幻玄幻 蕭辰

蕭辰,入武道,游江湖,戰帝國,斗蒼天,屹立混沌,傲視萬界群雄!一段崢嶸歲月,譜寫宇宙混沌大道,生命讚歌!展開

《傲視星辰》章節試讀:

這是蕭辰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戰鬥,首次與武者正面對決!

此時此刻,蕭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首次跟武者交手過招,稍顯笨拙。

打的很過癮,但也很艱難。

以前,都是夢如婷擋在前面,每次有殺手出現的時候,總有一道靚麗的身影,屹立在他的前方,帶給他無限的安全感。

在安全的情況下,偶爾出手偷襲一下。

更多的情況是站在一旁看戲,等戲閉幕,他再出場跟夢如婷討價還價,一起分贓。

這一時刻,蕭辰的內心沉重無比!

他倒不是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只是對自己首戰的狀態並不滿意。

初入武道並不是理由,在武道一途上,你沒有實力不是理由,你沒有後手不是理由,你沒有底牌不是理由。

進入武道開始,所有的借口,便不再是失敗的借口,勝便是勝,敗便是敗!

武道江湖,不是你想踏入就能踏入的,而是在一次次廝殺中立穩腳跟,在一次次決鬥中贏得勝利,取得進步,得到認可,才會有更多的強者支持你。

國讎家恨,以前都只是在心中較勁放狠,此次必須在戰鬥中起來,否則,談何國讎家恨,不如繼續當個平民百姓,安穩過日子。

不能繼續防守……必須要進攻!

下一刻,蕭辰下定決心,身體內勁翻湧!

呼吸竅脈、皮膚竅脈,依舊保持防守態勢,保護住身體表層肌膚。

肉身道隱脈、天生道體隱脈開始轉換為攻擊態勢,強壯的身軀,強大的勁力,攻擊而出。

蕭辰並不知道天生道體隱脈如何才能有效果攻擊對手,或許,根本就沒有攻擊力可言,可他還是這樣做了。

肉身道隱脈,他想到了方法,以身換身,以血換血。

蕭辰有肉身道隱脈,他沒有,那就用身體強硬來換取優勢,用身體去攻擊對手,看誰的身軀率先扛不住,先倒下。

兩條隱脈再次全速運行,一個個竅穴瘋狂運轉,散發的光亮連成一線,一束束光芒貫穿整條隱脈,一股肉身道隱脈的力量,不斷往皮膚竅脈滲透。

蕭辰沒有避開煙雨村武者的拳頭,迎面而上,不再防守,試圖攻擊。

轟!

一聲巨響,煙雨村武者的拳頭落在蕭辰的身軀上。

武者境五層的拳頭,猶如鐵拳一般,力量強大,力道十足。

蕭辰身軀震動,忍住一口鮮血,不讓噴出。

五形術龍蛇虎鶴豹,豹形迅速一撲近身,虎形蓄勢一擊,拳頭也落在對方的身軀上。

只破掉對方的皮膚竅脈,未能破掉對方的肌肉竅脈。

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相比而言,近身博斗,蕭辰還是稍微聽懂點虧本。

煙雨村武者冷笑嘲諷:「不繼續躲了?區區武者境二層,也敢與我正面硬打,找死!」

蕭辰吐掉口中的鮮血,微微一笑:「話別說的太早,誰先倒下,還不一定呢?」

瞬間,肉身道隱脈的力量向雙拳皮膚匯聚而去,連續幾個拳頭擊打出來,轟擊而出。

同時,煙雨村武者也是一個個鐵拳,猛烈的擊打在蕭辰的身軀上。

蕭辰忍住劇痛,十幾拳過後,終於破掉對方的肌肉竅脈,使其倒退而去,口吐鮮血。

蕭辰情況也不樂觀,被十幾個鐵拳擊打,硬生生的抵抗鐵拳,受傷不傷,感覺到五臟翻江倒海一般,都有內傷了。

拳頭擊打身軀的聲響,不斷在洞穴中響起,雙方都不懼受傷,向對方猛烈攻擊。

肉身道疊加五形術的拳頭,一拳接着一拳,持續不斷的轟擊而出。

一個個鐵拳,呼嘯而出。

蕭辰從剛開始的一邊倒,漸漸的勢均力敵。

地面上,一堆堆的鮮血痕迹,此刻兩人都吐出不少鮮血。

又是幾十拳過後……

蕭辰面目全非,胸膛塌陷,五臟翻滾,手臂肌肉撕裂開來,劇痛無比!

忍住受傷帶來的巨痛,艱難的站立着,不讓身軀倒下。

煙雨村武者也同樣如此,受傷不輕。

心中卻驚慌無比,怎麼可能,竟然被蕭辰逼到這份上?

武道修鍊,明明他才修鍊幾天而已,為何內勁如此強大?

而且,在戰鬥中進步飛快,一拳更比一拳狠,狠勁十足。

從剛開始到現在,實力明顯在提升。

此刻,他開始有些慌亂。

武者境五層與武者境二層的戰鬥,幾乎打成平手,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這一時間,兩人的身體力量快要耗光,大口大口的喘氣。

蕭辰再次近身,內勁迸發,揮舞雙臂,打出拳頭。

兩人再次糾纏在一起,頭與頭也開始碰撞,瞬息間頭暈目眩!

兩人雙雙倒地,倒地之後,還繼續打,在地上糾纏,拳頭繼續落下,力量卻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

蕭辰拳頭皮開肉綻,早知如此,應該讓趙二憨保管的那把黃階源神兵的劍帶來。

有黃階源神兵的劍在手,也不至於打成這樣。

雙手都快打廢了。

出乎意料,確實沒想到這麼快就跟煙雨村的武者正面硬剛,心中稍微有些後悔,沒有把劍帶在身上,這時候,才想到手裡有兵器的好處。

南斗水鳥拳的誘惑太大了,不得不出手。

蕭辰想着如何擊敗對手,一個個念頭不斷的在腦海中浮現。

夢如婷在外面戰鬥,應該被煙雨村的人纏住了。

村長蕭松跟煙雨村的村長章越,兩人實力不相上下,顯然,不可能過來幫忙。

師爺劉策,此刻應該在與村裡的其他老頭下棋,也許都知道這邊的情況,把事情交給他,不願意出面,顯然指望不上。

五形拳和隱脈,也只能拉平與對手境界上的巨大差距,進入武道修鍊,還是有些晚了,沒有後手,沒有底牌,境界太低,實力真是太弱了。

還有其他辦法了嗎?

不對……還有一個兵器!

不是兵器更勝兵器,不是寶物更勝寶物。還有一個寶物,一個沒用的寶物。

玉璽……傳家寶玉璽!

師爺的境界應該很高,他都破不開玉璽,自己也試過,都砸不開,玉璽強硬程度,簡直硬到令人髮指。

玉璽的材質顯然不是玉,根本沒見過這種物質。

玉璽能當黃階源神兵的劍來用嗎?

死馬當作活馬醫!

此時此刻,蕭辰想把玉璽當作兵器來用,當作源神兵來用,以玉璽的強硬程度,應該可以,沒辦法了,拳頭不夠用,他想試試玉璽。

藏在懷裡的傳家寶玉璽,此刻,早已經在兩人糾纏打鬥中,掉落在地面上。

就在不遠處的地面上。

蕭辰咬緊牙關,承受着擊來幾拳的痛苦,翻身爬到玉璽所在方向。

瞬息間,一隻手抓起玉璽,狠狠的砸在煙雨村武者的頭上。

頓時,煙雨村武者頭破血流,暈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蕭辰略顯詫異,這一擊的力道,他沒有使出全身內勁,狠是狠了點,但也收了一點力,這就倒了?

他還以為要多砸幾下呢?

這玉璽果然硬到令人髮指。

首次與武者戰鬥,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收場,蕭辰有些無奈,着實太丟臉了。

把玉璽當板磚用,這還是武者間的戰鬥嗎?武者的面子與氣魄呢?

這應該是自己村裡那一群小弟的打架方式,而不是他的打架方式。

難道,這些日子跟他們在一起,玩的久了,受到了些許影響?

不是我的原因,這不是我的風格,蕭辰堅決不承認。

看着倒地不起的煙雨村武者,這麼丟臉的事,要不要殺人滅口?

想想還是算了,煙雨村的人,實在不好殺,這要是殺了,矛盾激化,兩村距離太近了,自己無所謂,可也要為村裡的普通村民着想。

別人殺可以,自己殺煙雨村的人,影響太大了,一層是自己的過去式身份,會被幕後謀劃之人,炒作說借勢欺人,就不好了。

二層是鄰村,如果殺了,自己以後不在村裡,煙雨村的其他武者肯定會報復的,明面不敢,來陰的,村裡的普通人被對方盯上殺掉,就不好了,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結果。

不能激化矛盾,決定放過煙雨村的武者。

蕭辰拿着玉璽,拖着重傷的身軀,跌跌撞撞的走到寶箱旁邊,拿起箱底的南斗水鳥拳書籍,跟玉璽一同放到了懷裡。

交戰中的兩位村長,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章越極力的想擺脫,向蕭辰攻擊而去,蕭松全力糾纏不讓其脫身。

幾番下來,無果……章越只能放棄去進攻蕭辰,再這樣下去,自己分神之下,會被蕭松打死。

蕭辰重傷之下,卻神采奕奕,勝利果實已經拿到手……銳利的眼神看向章越,微微一笑,淡淡道:「勝負已定,章村長還要繼續打下去嗎?」

章越思慮片刻,最後一拳轟出,倒身退卻,冷聲說道:「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南斗水鳥拳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吃下,我也醜話說在前頭,消息很快就會傳遍整個武道江湖,甚至朝堂之上,逍遙王府舊部,低調了這麼多年,真要復出了嗎?」

放着狠話,心中卻是驚詫不已,蕭辰進入武道才幾天,才武者境二層,實力便如此強大,難道蕭家村又要出一位逆天的驕才?

武者境二層竟然能擊敗武者境五層,不可思議……

蕭辰並不在乎章越話里的威脅之意,南斗水鳥拳的消息根本就瞞不住,很快就會傳遍武道江湖中。

至於逍遙王府舊部復出……他是真沒有這個想法,也沒有這個能力,他也沒認識幾個人,最多就是村裡的武者。

再說,十八年過去了,忠心也不能當飯吃,該各奔前程的人,早就已經走了。

或許,師爺有這個實力,也有這個能力,但師爺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敢問。

看師爺平時很穩重,以前是一個文修,也算是個文化人,可是兇狠起來,蕭辰也害怕。

蕭辰掃了掃衣服上的塵土,淡淡道:「還是再勸章村長一句,趁早退出,這趟渾水很深,我是能留煙雨村武者一命,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甚至天啟教派,都是拿煙雨村當槍使的,要想清楚後果!」

章越皺眉,有些事,心知肚明,放棄又不甘心,冷聲道:「南斗水鳥拳雖然能被你拿走,可靈藥植靈藥田你拿不走,煙雨村必須要分一半!」

蕭辰淡笑道:「你意已決,那就是談不了了,好自為之,告辭!」

說完,也不想繼續搭理章越,獨自邁步向洞外走去。

洞外,一群武者混**戰中,轟響聲不斷。

眾人見蕭辰走出來,也明白局勢已定,稀稀落落的開始停手。

蕭辰走出來之後,蕭松也跟着出來了。

後面,章越扶着那名暈倒的武者也走出來。

蕭辰環顧四周,看向那名與夢如婷交戰的武師,氣息懾人,十分強悍!

武師境幾層,他看不出來,但從時間來判斷,能與夢如婷交手如此之久,想來也是強大無比。

煙雨村果然留了一手,暗藏了一位這麼強大的武師,意料之中……

夢如婷見蕭辰受了重傷,微微皺眉,此時人多,並未說什麼。

再者,她也是沉默寡言之人。

兩位武師也分別退身而去。

場上,在無聲中,一眾武者向各自的陣營走去。

此刻,蕭辰笑容燦爛,沒有傷亡,蕭家村的武者,戰力可以,並未落入下乘。

蕭辰看向蕭松,平靜道:「村長,我先帶二狗子他們幾人回去,你們繼續盯着靈藥植和靈藥田,有事通訊器聯繫!」

他決定帶李二狗幾人回去,有事情安排,夢如婷也要帶走,至於煙雨村的武師誰來應對,蕭辰倒不擔心,煙雨村暗藏武師,蕭家村也是有點實力的,怎麼可能沒有暗藏武師在一眾武者當中。

雖然哪個是武師,蕭辰自己都不知道,相信村長知道,肯定有安排。

蕭松點了點頭,神情肅穆道:「那你們先回去吧,這邊有我,放心!」

蕭辰在這裡,他反而不放心,目標實在太大,自己也保護不了,他走了,危險反而不在這邊。

蕭辰拿出八瓶源靈液,自己留了兩瓶,向蕭松說道:「這八瓶源靈液留給你們,我帶走兩瓶!」

蕭松並未說什麼,直接接過八瓶源靈液。

隨即,蕭辰帶着夢如婷,還有李二狗、林二傻、陳二愣、趙二憨,下山回村。

待蕭辰一行人離去之後,煙雨村這邊,村長章越帶着幾個武者,聚集一處。

此時的章越,臉色十分難看,與煙雨村交手這麼多年,從來不吃虧,這一次卻輸的很難看。

南斗水鳥拳,這麼重要的功法,竟然被蕭辰奪走了。

章越看向一名武者,沉聲吩咐道:「把蕭辰拿到南斗水鳥拳的消息傳播出去!」

又看向另外一名武者,安排道:「把這封密信送到遠塵行省,親手交到章衡手中!」

章越考慮過後,還是決定請求支援,靈藥植靈藥田還得僵持,還有天啟教派和蕭家村的所有消息,都要讓章衡知道才行。

想要讓章衡派遣一些強者,回來支援!

章衡,煙雨村出身的天才,足智多謀,實力強悍無比,如今在遠塵行省,身居高位,也是遠塵行省武道第一天才,得到眾多勢力的支持。

也是因為章衡的存在,章越這幾年來,完全不把蕭家村放在眼裡。

煙雨村培養出最頂尖的武道天才,這就是驕傲,這就是傲氣。

而你蕭家村培養出來的天才呢,不是已經瘋了嗎……蕭家村,無懼之!

章越再向另外一名武者,吩咐道:「向天啟教派要一些源靈液,天啟教派想讓我們拖住蕭家村,也要付出一些武道修鍊資源才行!」

煙雨村的幾名武者,聽到章越的吩咐,應聲而去。

此時此刻,章越的臉色,才稍微的好看了一些。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