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啊!原來你一直都愛着我
啊!原來你一直都愛着我 連載中

啊!原來你一直都愛着我

來源:google 作者:大福哐當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宮明輝 林羽墨 現代言情

高一新生女主林羽墨在回去路上撿到了一隻會說話的」大佐貓「大佐在貓咖打工許久出來流浪只為攤上女主這飯碗在軍訓之際女主遇到了男主宮明輝,在一系列誤會解開和機緣巧合中林羽墨逐漸敞開心扉她發現好像自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了他於是在朋友慫恿和鼓勵下勇敢接近他好景不長,男主因為一次事件學校開除了他,從此便和女主失去了聯繫最後再一次偶遇下,林羽墨終於見到了宮明輝,這一次,她決定不再掩飾自己的內心,在大佐和朋友的幫助下,女主勇敢追愛,最後和男主在一起展開

《啊!原來你一直都愛着我》章節試讀:

林羽墨和李新冉從學校告別後,一個人悶悶不樂的走在回家路上,心想着馬上就要與我心愛的發色告別了。

林羽墨見走到了小區門口,把背着的雙肩包甩下來了一邊背成了單肩包,像是想卸掉今天遇到的煩惱。

「喵~」,又響起了昨天那隻貓的叫聲,林羽墨激動的環顧前方。

「哇!你怎麼還在這裡呀,你是在等我嗎?小貓咪。」在昨天的車子旁邊,林羽墨興奮的說道。

「好在我家裡人都走了,目前家裡就只會有我一個人住了,你想跟我走嗎?小貓咪?」林羽墨說著站起身來。

林羽墨試着往家裡的方向走了幾步看向這隻獃獃的大黑胖貓。沒想到的是此時貓咪也好像看懂了她的意思也跟着她走了起來。

林羽墨感到興奮又不可思議,繼續呼喚着貓咪往她家裡走。貓咪跟着林羽墨一路進了電梯去了她家。

林羽墨拿出之前的快遞盒子,找出一個空調被鋪在盒子里。

「小貓咪,你就暫時住着吧!嘻嘻,給你布置的新窩,我們家暫時還沒啥你能吃的,先給你倒碗水擺在這了哦。你在家乖乖的哦,我得去染這該死的頭髮啦!」

林羽墨換好鞋就直接出門了,哼起了輕快的小歌。路上想着等會回去要給貓咪準備些什麼吃的。

而此時的貓咪在林羽墨走之後就開始在家四處檢驗了起來,像是一位巡邏員,然後走到林羽墨的房間,對着她的床就直接跳了上去。

染完頭髮,那烏漆嘛黑能反光的顏色讓林羽墨心頭頓時一陣晴天霹靂,心想着「這是什麼朵拉愛冒險的造型啊!這黑的反光能丑瞎別人的眼好嗎!嗚嗚嗚,這下有的丑了。」

林羽墨走在回去路上,時不時用手遮擋太陽來掩飾她糟糕的發色的尷尬。還不忘去寵物店買了很多寵物用品和貓糧還有一些貓咪零食。進了小區後一個快步似箭趕忙進了電梯來平復心情,心想「這得長多久才能長出來啊!」

”咪咪~ ”推開房門,林羽墨見客廳的窩裡不在,於是四處尋找,最後推開了自己的卧室門「啊!你怎麼能在我的床上!你還沒洗澡呢!」

「不就是個床嗎,睡一下又不會怎樣。 ”貓咪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繼續換個更舒服的姿勢睡下了。

「啊啊啊!誰在說話啊!」林羽墨驚訝的環顧着前方,瞪大了瞳孔。

「你淡定點呀,是本大喵!」貓咪被這幾聲尖叫刺激成了飛機耳。

「什麼鬼啊,你是什麼妖魔鬼怪?為什麼會說話?」林羽墨被嚇得靠在了衣柜上半屈膝着雙腿,不可思議的看着這隻躺在床上的大肥貓。

「你是這個小區第一個理本大喵的人類,既然肯帶我回來,那我也就不妨告訴你,我本不是這個世上的普通喵。我很早就離開了我的家鄉,為了能更好的融入這個新來的地方,我不得已學會了人類的語言以及生活方式。」貓咪淡定的說道。

「那你以前是有主人的嗎?為什麼會在我們小區這流浪?」林羽墨支支吾吾的問道。

「好在本大喵英俊的容貌使得我在貓咖店門口被收留進去當了一隻打工喵,為的就是能在裏面不愁吃喝。所以你現在看到的我才如此的圓潤。可是好景不長,我卻發現裏面的傻貓一個個都養的獃頭獃腦的,被絕育的絕育,到了一定歲數後還會被低價賣給一些人家。天天在貓咖的日子也是日復一日的無聊,我就知道自己是呆不下去的了,所以我就逃了出來。 ”貓咪的聲音好似一個大叔說的語重心長。

「那你現在在我家是有什麼打算……還有你從哪來,你叫啥名?」林羽墨緩緩的走過去了幾步。

「這還沒看出來?當然是蹭吃蹭喝了啊。至於我從哪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有記憶的時候我就被送往這裡了,我的名字嘛,叫大佐。這可是之前貓咖店給我取的,之後也就聽習慣了。也就湊合著用咯。」

林羽墨聽到這個名字忍俊不禁地指着它:「這個名字好啊,還挺符合你氣質的!哈哈哈哈。不說了,你一隻公貓別在我卧室偷看我換衣,我得洗澡了!要不是你會說話,我高低得給你看一下我這美妙絕倫的身材。你這一說話就把我給整怕了。」

「得了吧你個飛機場有什麼好看的,我見過的女人多了去了。都是心甘情願花錢為了去貓咖多擼我幾下子的年輕漂亮妹子。」大佐一臉得意,單手托起了下巴。

「好傢夥你得了吧,信不信我再次把你變成流浪貓!」林羽墨一臉不爽。

「行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們人類有夠無情的啊,變臉可真快。」大佐裝作一臉委屈。

「不跟你說了,你今天必須回你的窩去睡,我得去早點洗澡睡覺了,明天就得是我第一天軍訓了,萬一猝死了,我做鬼就先找你麻煩!」林羽墨拿起睡衣往浴室走去。

大佐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見林羽墨快速的走了出去,無奈之下也只好睡在了自己的窩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