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白虎醫聖
白虎醫聖 連載中

白虎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觀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葉 觀雨 都市小說

JC小姐姐你聽我說,我真是見義勇為!什麼?你說我碰瓷?不存在的!我張葉堂堂一表人才,怎麼可能幹這樣的事兒嘛!我那花瓶多少錢買的?五百啊,有什麼問題?啊?你問我為啥管他要兩萬五?嗯……這個嘛……就說來話長了……展開

《白虎醫聖》章節試讀:

洪葛看到張葉,臉色頓時一變。

「誰讓你來的!」

「怎麼?發了財就不認人了?好歹也是老同學啊!」

張葉說著話,自顧自的坐下。

劉悅有點尷尬,她沒想到兩個人竟然不對付,想了想,還是坐到張葉旁邊,打了個圓場。

「洪葛,你這是幹什麼啊,咱們都是同學,正好你買房子請客,大家一起聚聚嘛。」

洪葛當時就急了,指着劉悅的鼻子罵道。

「你他媽算什麼東西!輪到你來教訓我?老子就是不歡迎他!」

劉悅被洪葛罵的臉上掛不住了,剛想發飆,張葉攔住了她。

「你得理解人家,小偷偷了東西,跟別人炫耀的時候,怎麼會希望主人在場呢?」

「砰——」

「姓張的,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了!你說誰是小偷!」

洪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張葉掏出手機,放在桌子上。

「我說的還不夠明顯嗎?就是你啊!」

洪葛臉紅脖子粗的爭辯。

「你不要血口噴人,有種你拿出證據來。」

張葉嘿嘿一笑。

「這個不着急,回頭報個警,就全明白了。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把錢還給我,我可以當什麼事兒都沒有發生。

如果你執迷不悟……

我那份兒有百十萬吧?

差不多夠十年了……」

洪葛臉色當時就變了,他不是沒了解過這些東西,但是他心存僥倖,總覺得不會被發現。

沉默了好久,洪葛咬着牙對張葉說道。

「好,我明天給你打電話。」

張葉站起身來,裝作不經意間把奔馳車鑰匙掉在桌子上。

「其實我也不差這點兒錢,主要是看不過你的樣子。」

說完,轉身走了出去,劉悅想了想,也跟了出去。

等劉悅追出來的時候,張葉已經開車走了,氣的她直跺腳。

這邊洪葛把所有來的同學都攆了出去,自己一個人沉默了半天。

突然,他面色變得異常兇狠,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蘇哥,有個事兒請你幫忙,你上次不是說,能幫人平事兒?」

「沒錯兄弟,只要錢到位,活人都能給你整沒了。」

「真的?」

「那是!你說吧,什麼人?什麼要求?」

洪葛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一個普通人,要求……給我整沒了!」

「卧槽!你說真的啊?」

齙牙蘇接完電話,一個勁兒的直嘬牙花子。

本來是習慣性吹牛,就為了能多接點兒業務,誰成想還真有客戶需求啊!

旁邊的胖媳婦聽他『嘖嘖嘖』半天,一個巴掌呼到了腦袋上。

「咋滴你吃屎塞牙了啊!」

齙牙蘇敢怒不敢言。

「媳婦,這個人,他媽的真想弄死個人!」

媳婦又一個巴掌呼上來。

「那就弄唄!有啥了不起的!真不是個爺們!」

齙牙蘇不敢說話了,穿上衣服出了家門。

「五哥,就是這麼個情況,我估摸着,嚇唬嚇唬也就差不多了。您看……」

一個絡腮鬍子的光頭看着齙牙蘇。

「行啊,你告訴他,這個活兒我們接了,明天一定到。」

第二天,張葉來到和洪葛約定的地點。

看着破敗的工廠,張葉心裏一陣好笑。

「看樣子這個老同學,賬算的挺細啊。」

走進一間廢棄的倉庫,洪葛很囂張的站在一台車前,背對的着門口。

聽到張葉走了進來,洪葛嘆了口氣。

「你真不該來的,這麼不愛惜生命,我真為你悲哀。」

話音剛落,張葉身後的大門被人關上了,一群人從各個角落圍了過來。

洪葛轉過身,冷笑着看着張葉。

「現在我也給你兩個選擇。

一,主動消失,當從來沒事兒發生過。

二,被動消失,也是從來沒事兒發生過。」

張葉嘿嘿一樂。

「我要是都不選呢?」

張葉其實有點兒興奮,這麼大的場面還從來沒有遇到過,正好試驗一下自己的動手能力。

絡腮鬍光頭,坐在車裡,從張葉剛進門,他就感覺不對,但是當時張葉有點逆光,看不清臉,等到關上門,適應了黑暗之後,光頭頓時瞪大了眼睛。

「給臉不要!給我上!」

洪葛一聲令下,十幾個混混拿着兇器湊了上來。

張葉調動了體內的靈氣,正想出手的時候。

車門開了,一個急切的,喊劈了嗓子的聲音傳來。

「都給我住手。」

接着,『啪嘰』一聲,因為太過着急,絡腮鬍摔了個狗吃屎!

但是他站起來之後,連臉上的泥土都顧不得擦,跌跌撞撞的跑到張葉跟前。

「張先生,是您呀?」

張葉看着眼前的絡腮鬍,撓撓頭。

「你是……」

絡腮鬍低聲下氣的趕緊答道。

「我!小五,咱們在劉國勇劉爺那裡見過。」

「哦……抱歉啊,那天人太多,我這記性你看……」

絡腮鬍笑靨如花。

「那是那是,您是貴人多忘事,我們這都小角色,記不記得不重要。我們認識您就好了。」

洪葛都懵了,小心翼翼的湊到絡腮鬍跟前。

「五爺,那個……」

「滾邊兒去!沒看我正和張先生說話呢?」

洪葛心底一沉,默默的往後退。

張葉叫住了他。

「唉,你別走啊,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倒是說啊?」

絡腮鬍一聽,馬上說道。

「張先生,你不用管了,這點兒小事兒我給你辦了。」

回頭一虎臉,對着洪葛罵道。

「媽的兔崽子!說!到底哪得罪了張先生!」

旁邊的一圈小弟,同時大喊一聲。

「說!」

洪葛眼淚都快下來了,你們好像都是我雇來的吧?

「我……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有點經濟糾紛。」

絡腮鬍其實多少能猜到原因,但還是問洪葛。

「說,你到底欠了張先生多少錢?」

「一……一百萬。」

絡腮鬍回頭問張葉。

「張先生,是這些嗎?」

張葉點點頭。

「具體我也不知道,應該差不多吧。」

絡腮鬍對着洪葛說道。

「那好,我做主了,連本帶利,你一共還給張先生一百五十萬就可以了。」

這種情況之下,洪葛根本沒有發言權,老老實實的給張葉轉賬了一百五十萬。

張葉滿意的離開了廢棄工廠,絡腮鬍一直送到大門口。

這邊洪葛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絡腮鬍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

「我說小老弟,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你不拿出個五十萬意思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