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綁定修真系統後我穿越進霍格沃茨
綁定修真系統後我穿越進霍格沃茨 連載中

綁定修真系統後我穿越進霍格沃茨

來源:google 作者:除你飯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竹 待定 現代言情

孫竹重生後,無意中綁定了一個東方玄幻修真系統,可是因為不知名bug,她穿越進了自己看過的那本《哈利波特》里,成為了裏面的一位華裔小巫師可惜東方系統和西方魔法世界不兼容,系統功能打了折扣,她的金手指似乎沒她想像的那麼厲害原本她不敢過多干預已知劇情,結交原著人物,生怕產生不好的影響可在明白了自己穿越進來的意義後,她開始走向了一條另類的「救世主」道路收服和她「同病相憐」的東方神龍、拯救原文里無辜死去的意難平、彌補那些令人心痛憤懣的遺憾……這些都是她的任務她將在自己的一次次選擇中,更加緊密地與劇情相連【註:hp同人,原創女主獾院,cp塞德里克非乙女、團寵,前期感情線緩慢,着重親情友情,且女主會不可避免地和其他男角色接觸結交,但本文1v1女主不算強大,有很多缺點,會逐漸成長,不喜歡女主性格的請及時止損,不要互相傷害從進入霍格沃茲前開始寫,大量原創設定,且系統存在感很強,和HP原著不是同一個畫風存在拆原著官配的情況若有錯漏,接受指正,但是不接受寫作指導,感謝有耐心把這些看完的每一位讀者,新人寫文請多包涵•ᴗ•】展開

《綁定修真系統後我穿越進霍格沃茨》章節試讀:

塞德里克不太理解為什麼眼前的女孩會在聽到他的貓頭鷹的名字時笑得那麼開心。不過能看到她這麼開心總歸是件好事。

孫竹努力控制住上揚的嘴角,伸手摸了摸傑瑞的腦袋。

灰林鴞有些傲嬌地偏了偏頭,但還是讓她薅了一把。

「哼,只有長得好看的人才能摸我。塞德里克可以!菲歐娜可以!阿莫斯不可以!好吧,這個小姑娘也可以!希望塞德里克可以多交點長得好看的朋友。」她聽到傑瑞這樣說。

「……噗。」

她好不容易控制住的表情又崩了。

眼見塞德里克一臉茫然,她忍着笑道:「我很喜歡你的貓頭鷹,他是個有趣的小傢伙。你是怎麼得到他的?」

「其實,我才只養了他……二十多天。那天,我父親說要送我一隻貓頭鷹當生日禮物,他帶我去了咿啦貓頭鷹商店。傑瑞當時很興奮地朝我叫喚,我就把他帶了回來。」塞德里克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他確實很活潑,喜歡圍着我和媽媽飛……」

孫竹不由得對這隻顏控貓頭鷹肅然起敬,他不僅很有審美,還很有行動力。

如果他也能進霍格沃茨,一定會是格蘭芬多。

不過,怎麼別人家爸媽生日都送小動物,就她爸爸送了個八音盒。

好吧,雖然是個兔子造型的,但是那一口破鑼嗓子,可以和分院帽一比歌喉了。

「但是……」塞德里克的聲音再次響起:「傑瑞最近好像,有些怏怏不樂。以往都不需要我呼喚,他就會到處飛,只是這幾天,似乎有些沒精打采。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是不是從三天前開始不對勁的?」孫竹問。

盧娜的刺佬兒斯特拉也是一反常態地安靜,看樣子那條龍會對小動物們有不小的威壓。只是不清楚是針對神奇動物,還是所有動物。

刺佬兒和貓頭鷹在哈利波特世界裏,都不算普通動物。

而且龍被關在了魔法部,魔法部距離奧特里·聖卡其波爾村不算太遠,也許也和距離有關。

「差不多,難道你知道原因嗎?」塞德里克有些驚訝。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孫竹有些神秘地勾了勾手,「附耳過來。」

塞德里克有些茫然地彎腰,以便聽到她的話,他雖然只比孫竹大了不到一個月,卻比她高了一個頭。

孫竹看着他還沒完全褪去紅色的耳廓,微微勾了勾嘴角,小聲道:「我偷聽到爸爸他們聊天,魔法部最近抓住了一個神奇動物,是個從沒見過的品種。可能就是它讓傑瑞心情不好的,我認識的一個小姑娘的刺佬兒最近也不太開心呢。」

塞德里克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也同樣小小聲問她:「那會不會很危險?我爸爸他……」

阿莫斯·迪戈里正是在魔法生物管理控制司工作,需要直面處理這些危險的傢伙,不像孫徵行在相對較為清閑的體育運動司。

「放心,不會有事的。問題很快就會被解決。」

雖然她還沒想好要怎麼解決,但是事情肯定會被她搞定的。不然她不是白穿越了。

奇怪,她為什麼突然這麼自信?

看了眼微皺眉頭滿臉擔憂的塞德里克,孫竹突然悟了。

果然顏值才是第一生產力,既然塞德里克那麼擔心他爸爸,為了讓美人展顏,她就是去當收服惡龍的勇士又如何?

「噗……」

一聲久違的憋笑聲傳來。

她繼續一臉淡定地安慰塞德里克,同時在心裏罵道:「小統子,你是不是皮癢了?」

「宿主,我絕對沒有嘲笑您的意思。我只是高興。」

「你高興個什麼勁?」

「宿主願意積極完成任務,我當然高興。」系統的聲音聽起來很真誠,「十年了,我終於不是個擺設了。」

「……然而你終歸只是個無用的花架子。」

「剛剛接收到空間偶發事故應急處理小組的反饋意見,他們同意提前給您預支一件馭龍法器,您可以用法器收服它做為您的寵物。」

「……」剛剛那句應該還沒到兩分鐘吧,她可以考慮撤回。

她的笑容難得真誠了起來:「不錯,再接再勵,小統子,我看好你哦。」

「……」系統頭一次無話可說。

從迪戈里家回去時已經將近五點,依然是巴士轉地鐵,到家時天已經黑透。

孫徵行有些抱歉:「阿竹,本來想要帶你出來散散心的,沒想到被工作耽誤,都沒顧上陪你好好玩。」

他做為不明來歷東方龍處理小組的特別顧問,原本只負責給些處理意見,不需要如此操心結果。但不知為何,自從他昨天在魔法部看到了那條通體金黃色的龍時,他就眉心直跳。

這條龍絕對不是普通魔法生物,更像是東方傳說里的神話生物,或者說,神獸。

可火龍研究與限制局的科研狂人堅持要對它進行基因開發和異能研究,國際魔法合作司那群政治家也試圖利用它和其所屬東方國家進行「交易」。

直覺告訴他,不管是哪種方式,都是有極大隱患的。

儘管據處置危險動物委員會的調查專員說,這條龍在倫敦境內沒有造成任何破壞,甚至收服它的過程也很順利,可他覺得不能掉以輕心。

好在,任誰看了這麼龐大的龍都不敢輕舉妄動。所以龍現在暫時被收在魔法部一個特殊空間內。那個空間還是紐特·斯卡曼德先生為魔法部的特殊神奇動物製造的,據說他那個從不離身的箱子里也有類似的空間魔法。

孫徵行覺得能解決這個問題的也只有斯卡曼德先生了。魔法部魔法生物司昨天晚上已經通知了在伊法魔尼做特邀教授的斯卡曼德先生,相信他一定能給出更靠譜的意見。

想到這裡,他揉了揉眉心,才反應過來女兒已經喊了他好幾遍了。

「爸爸。」眼見他終於回神,孫竹嘆了口氣道:「其實,我知道你現在在操心什麼哦。」

「沒有什麼好操心的。」他下意識否認,「等周末,爸爸帶你去麻瓜的遊樂園玩好嗎,保證不會像今天這樣了。」

「今天我過得很開心。」孫竹搖了搖頭,「而且,我真的知道發生什麼了哦。最近魔法部一定是碰到了一個很神奇的大傢伙,而且和華夏有關。對嘛?」

孫徵行聞言,微微睜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