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小姐,指揮使大人又來了
報告小姐,指揮使大人又來了 連載中

報告小姐,指揮使大人又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灲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潘洝 蘇小月

長相普通的蘇小月穿越到大洛國,變成膚白貌美的大家小姐月老的紅線冥冥中已經綁定,總是安排她與位高權重的潘洝相遇初遇,潘洝:這女子該不會和其它女子一樣,想對他主動投懷送抱?再遇,潘洝:我真的不喜歡這女子,幫她只是順便而已然後,潘洝發現自己真實的內心:很喜歡她,她卻不想嫁給我,這事難不倒爺……展開

《報告小姐,指揮使大人又來了》章節試讀:

潘洝疑惑地望向小灰驢,那小灰驢很像他三年前走丟的那頭。

番國進貢了一頭據說很聰明的驢,皇帝舅舅送給了母親,然後母親轉手送給了他。

結果那頭驢在府里只待了不到一天時間就跑了。

當時府里大門全天緊閉,不知道那驢是如何逃走的。

陳老太太趾高氣昂,「官差大人,你們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跟你說,我兒子可是在吏部當官,能主管官員升遷的。

你們若不盡心,我便讓我兒子罷免你們。」

羅十六先前已經把雅間里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知道這陳老太太不是好人。

這對母子得了人姑娘家的銀子和好處,做了官之後卻想把人家踢開,去攀丞相府的高枝。

「老太太,你兒子在吏部管官員升遷是吧?

知道我們是做什麼的嗎?我們是錦衣衛,專門負責查辦官員的。

看到我家老大手裡的刀了嗎?那是御賜的降龍刀,對官員有先斬後奏的權利,不知道你兒子的命夠不夠硬。」

陳老太太聽說幾人正是兒子懼怕的錦衣衛,嚇了個夠嗆,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陳義仁上完茅房出來,人已經散了,只有陳老太太坐在大路上。

「娘,秦小姐去哪了?」

「……」陳老太太嘴唇抖動不停,卻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字,只因被嚇壞了。

馬車裡,蘇小月透過馬車的小窗戶向外看,這大洛國的京城十分繁華。

不知道唐朝的開元盛世和貞觀之治,是不是如此場景?

在現代,為了掙大學學費,一天打三分工,從來沒有好好享受過人生。

好不容易穿越古代一回,逛街是必須的。

但還有不到一個時辰就到晚飯時間了,所以想逛街,只能明天。

「綠兒,咱們明天出門買衣裳,叫上我娘一起。」

「好啊——咦,小姐,快看那裡。」

蘇小月順着綠兒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被人重重包圍的地方,正是武大郎燒餅攤。

「給我來三個燒餅。」

「我要五個。」

百姓們議論紛紛——

「這武大郎燒餅怎麼突然就火了?」

「你沒聽說嗎?武大郎這傻子應該感謝一位姑娘。

那位姑娘送了一個武大郎燒餅給指揮使大人,指揮使大人據說十分歡喜地收下了,所以才引發了現在的搶購熱潮。」

「賣燒餅的武大郎又黑又矮,奇醜無比,一直都是光棍一個。

現在因為燒餅賣得好,媒婆竟然主動找上他,要給他說親呢!」

「這人啊!一旦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綠兒笑道:「小姐,那武大郎託了你的福,說不定能娶到漂亮媳婦呢。」

「漂亮不一定就好!」蘇小月想起了水滸傳裏面的金蓮。

馬車駛出一條街,突然停住了。

「孫伯,何事?」

「回小姐,是小灰,擋在馬車前面,不讓咱們走。」

綠兒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呀!小姐,咱們離開茶樓的時候把小灰給忘記了,怕是這會小灰正在氣頭上。」

剛說完就聽到氣憤的驢嚎聲。

瞧這驢脾氣,蘇小月很無奈,只能下車。

「孫伯,你先獨自趕馬車回蘇府,我和綠兒騎小毛驢回去。」

「是,小姐。」

待蘇小月騎到驢背上,小灰終於停止仰天長嘶,吧嗒吧嗒乖巧地往前走去。

走過兩條街之後,小灰突然改了方向。

眼前是通往月老祠的小橋,橋下月老潭,不知水深幾何。

這根本就不是回家的路。

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來的時候方向分毫不差,回家卻胡亂繞路。

「小灰,你走錯路了。」

小灰卻並不掉頭,繼續往橋的中間走去。

蘇小月隱隱約約聽到錦衣衛三個字,往不遠處看去,只見潘洝騎在大白馬上,正往這邊馳來。

丰神俊朗、玉樹臨風,這些詞卻完全不足以形容潘洝的美貌。

「臭小灰,你是不是看人家長得俊美,特意繞道過來偶遇?」

綠兒捂嘴咯咯直笑,「小姐,小灰是母的,大概也被吸引了。

聽說滿京城的女子沒有不喜歡指揮使大人的,不過我就不喜歡他,我只喜歡小姐一個。」

蘇小月笑笑,綠兒這丫頭眼下只有她這個主子,是因為還沒遇到真愛。

若是有天開了竅,有可能也會愛得死去活來。

小灰載着蘇小月來到橋的正中位置,趁蘇小月和綠兒聊天不注意驢身一擺,把蘇小月甩入月老潭。

綠兒大喊:「救命,救命!」

見周圍的人只笑呵呵地看熱鬧,沒人幫忙,綠兒顧不得自己不會游泳,直接縱身一躍。

月老潭中,蘇小月拚命掙扎,整個人浮浮沉沉,即將殞命。

可惜,好不容易中了穿越大獎,還沒來得及欣賞大洛國的美人美景,就要翹辮子了。

「救命!」蘇小月胡亂揮舞手腳,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口鼻中不停有河水灌進來,死亡的恐懼感緊緊籠罩左右。

好希望有人來個英雄救美,蘇小月在心裏發誓,若是被救,一定會窮盡一生來報答那位英雄。

「快看,有人落水了。」

「哈哈,真的有人落水了,又有人家要辦喪事了。」

「前幾日王百萬家辦喪事,提供的饅頭很好吃,又白又勁道!」

河兩岸看熱鬧的人很多,多是些幸災樂禍之徒,沒一個下水救人的。

小灰朝潘洝有方向驢嚎,聲音特別大,四周的人怕被震聾,全都把耳朵捂住。

小灰的驢嚎聲沒白費,成功吸引了潘洝的注意。

「踏踏踏」的馬蹄聲由遠及近,氣宇軒昂的潘洝自帶光環,吸引了四周百姓的目光。

「快看,是錦衣衛!」

女人們發了痴一般,目光全都粘在潘洝身上。

「快看,指揮使大人來了!」

「指揮使大人英勇不凡!」

一堆女人沖向潘洝,口中高呼:「指揮使大人,我喜歡你!」

細看就會發現,這群發痴的人中竟然還夾雜有幼童和白髮老婆婆。

拄鶴拐的銀髮老太太嘆息:「可惜呀可惜!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老太太的孫女朝潘洝的方向揮舞粉色的小手帕,眼睛亮亮,「待我長發及腰,嫁卿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