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美人師尊拒絕後,女主黑化了
被美人師尊拒絕後,女主黑化了 連載中

被美人師尊拒絕後,女主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舟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雲 柳鴿

柳鴿,街頭惹人厭的小乞丐;容雲,清蘭派掌門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天資聰穎,品貌非凡兩人地位懸殊,本應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奈何天意弄人,柳鴿無意間救了被人暗算的容雲,至此,柳鴿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展開

《被美人師尊拒絕後,女主黑化了》章節試讀:

「不許去!」

劉氏伸手抓住還想往外走的兒子的袖子,眼看就要抓不住了,聲嘶力竭的大喊到。

原本還在人群中看熱鬧的周氏,被這一聲劉氏的喊叫給嚇到了,以為她是發生了什麼意外,趕緊朝着劉氏的所在地走去。

就看到劉氏正在和她的兒子劉蛟,正在拉扯當中。

趕忙上前把兩人分開。

「劉大姐,蛟兒,你們怎麼回事啊?好端端的怎麼就拉扯上了呢?」

被周氏分開的母子二人,兩個都狠狠地盯着對方。

「天馬上就要黑了,我不許他現在去找那兩個乞丐,這是為他好,結果他倒好,他還跟我發火。你評評理,這是做兒子應該有的行為嗎?這是不孝啊!是要遭雷劈的啊!」

劉氏朝着周氏哭訴道。一邊用袖子擦眼睛裏不存在的淚水,一邊捶胸頓足。顯得好不可憐。

劉蛟看到自己的母親這番模樣,哪裡還不知道她打的什麼算盤,不就是想通過裝可憐,博得周姨的同情,好讓她一起阻止自己去找柳鴿他們。

果然,不出劉蛟所料。

「蛟兒啊!你母親也是為你好,現在天馬上就要黑了,你現在出城,萬一要是遇到什麼意外,你讓你的母親怎麼辦啊?劉大姐現在就只有你一個親人了啊?」

「再說,有什麼事情不能明天再去嗎?是吧!」

周氏開口勸阻劉蛟,期望通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劉蛟和他的母親劉氏回家。

劉蛟見此,簡直就是百口莫辯。想到柳鴿可能會有危險,但是現在又沒有辦法去找他們,簡直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突然,劉蛟腦中靈光乍現,想到了一個即可以救柳鴿他們,又可以不惹母親生氣,如果順利的話,還可以順便得到一筆巨款的好辦法。

「周姨,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們了,我和母親現在要去辦一件事情。」

說完,不等周氏反應過來,劉蛟就拉着劉氏的手走了。

「這個劉蛟,變臉變得可真快啊!」

看到劉蛟母子兩人快速離去的背影 ,周氏喃喃自語道。

劉蛟拉着劉氏來到了城主府前。

城主府前,站着兩排身穿甲胄的士兵,手拿長矛,面無表情。

劉氏被這個氣勢嚇得腿都在發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兒子要帶自己來到城主府。

「蛟兒!你為什麼要帶我來城主府啊?」

看到自己的母親劉氏這般害怕的模樣,心裏多少是有些不屑的,窩裡橫倒數她第一。但是礙於她是自己的母親,便強壓下自己心裏的不屑,跟她解釋着。

「母親,你不是看到我們的章城主發佈的懸賞令嗎?那上面的那個男子,我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你難道不想要那一百兩黃金嗎?」

劉氏聽到一百兩黃金,而且自己有可能還能拿到的時候,原本還有些害怕的情緒立刻就被即將得到一百兩黃金的喜悅給掩蓋過去了。甚至已經開始幻想得到一百兩黃金之後的生活了……

劉蛟見到劉氏陷入幻想之中,嘴角上揚。選擇沒有去打擾她 ,獨自一人上前來到站在最外面的那個士兵的面前,雙手抱拳,跟他說明了來意,希望他能讓自己進去找城主。

士兵讓劉蛟在外面等待一會兒,自己進去通報一聲。

劉蛟哪敢拒絕,連連道好。

……

城隍廟裡。

柳鴿還想與容雲交談一番,那曾想便被一番急促的敲門聲給打斷了。

「誰呀?嗝~」

柳鴿疑惑的問到,畢竟除了劉蛟,很少人會來這郊外破敗的城隍廟裡。

……

無人回應柳鴿的疑問。

急促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柳鴿無法,只好上前去把門打開。剛一開門,還來不及看外面的人是誰,門就被外面的人給用力地推開了,柳鴿沒有防備,被推的一個趔趄。退了幾步,才堪堪的站穩腳步。

柳鴿剛要生氣,抬頭一看,竟是一個身穿甲胄的士兵。

士兵推門而入之後,四處張望,彷彿在尋找着什麼。當他看到此時正坐在地上面的涼席上的容雲之時,趕忙從胸口處掏出了一張畫像,開始一一比對。

柳鴿和容雲見此都是一臉懵逼,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軍爺……」

柳鴿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就被「啪」的一聲巨響給打斷了。

那名士兵不知往地上扔了個什麼東西,就是那個東西發出的巨大聲響。

緊接着,一群身穿甲胄的士兵涌了進來,紛紛拔出了掛在身上的劍鞘里的劍,把柳鴿和容雲給團團圍住了,沒有留一絲的縫隙。

一個身穿道袍,手拿拂塵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了進來。

容雲一看到這個中年男子,一切緣由都瞬間明白了。

只留柳鴿一個人還在風中懵逼着。柳鴿從小到大哪裡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啊!

「容雲,今天我看你還能往哪裡逃!上次讓你逃走,純屬你小子僥倖,今天你可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中年男子,也就是宋半仙招手示意,讓士兵們把容雲抓起來。

士兵們剛一圍上去,就被容雲叫停了。

「慢着,我可以答應跟你走 但是你得答應我不能為難她,要不然我就是拚死都不會跟你走的,我的實力你應該還是清楚的吧!」

容雲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宋半仙,指着柳鴿,臉上帶着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然。

「好,我答應你。」

宋半仙思考了一下,便同意了容雲的要求。

柳鴿看到容雲被士兵們帶上了枷鎖,趕忙上前阻止,卻被士兵狠狠的推了開來。

「容雲,這是怎麼回事情啊?為什麼他們要抓你……」

容雲聽到柳鴿焦急中帶着關心的話語,心裏不由得一陣暖流流淌過。自己有多久沒有被這麼關心過了……

「柳鴿,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切記!切記!」

柳鴿聽到容雲的話後,原本還想上前的步伐,霎時停住了。重重的點了點頭,害怕容雲沒有看見,大聲的說了一聲「好」。

宋半仙見到他們兩人神神叨叨的對話,也沒有太放在心上,畢竟自己的任務就只是把容雲帶回到主人那裡,其餘的事情不歸他管。

柳鴿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容雲被他們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