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變強也要躲在姐姐壞里裝可憐
變強也要躲在姐姐壞里裝可憐 連載中

變強也要躲在姐姐壞里裝可憐

來源:google 作者:狐狸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錦 陸安陽

陸安陽趁機偷跑出來,沒想到路上遇到心儀的女子,本想趁機奪得姐姐的芳心,沒想到還沒確定自己的心意卻得知姐姐竟是哥哥的訂婚對象白錦從白思的口中得知母親當年的死亡並不像表面簡單,還沒來得及調查,唯一知道的證人卻發生了慘案……白錦向陸啟辰請求想要去調查此案,陸啟辰以讓她帶着陸安陽為由答應了她白錦看着身旁的小屁孩忍不住嘲笑「陸安陽,不是吧?這你也怕」「陸安陽拉着我的手」「小屁孩,動什麼呢?」謎底慢慢解開,皇室背後的陰謀越來越清晰某天坐在案台前處理事務的白錦,見剛走進來的陸安陽,下意識喊道「小屁孩,你回來了………」見小孩的臉色,白錦直呼不好,剛想逃,下一秒,陸安陽大手一揮把案台上的書推開,白錦被一把抱起放在案台上,陸安陽環住她的腰,臉湊上去開口道「誰是小孩?」白錦挑了挑眉,抬起手放在他的後腦勺處,鼻子蹭着他的鼻尖不屑說道,「你是!」…陸安陽看着躺在自己懷裡一臉疲憊的白錦,忍不住得意一笑「誰是小孩」白錦欲哭無淚吐槽道,「我是小孩,我是弟弟,行了吧」這小屁孩不知道今天為什麼這麼較勁……被子下的手又開始亂動「哥哥~妹妹錯了」「誒!陸安陽~…展開

《變強也要躲在姐姐壞里裝可憐》章節試讀:

陸安陽無奈只好又回到陸府,沒找到他哥。在後院找到了正在練武的沈清哥。

一把拔出身旁家丁的長劍,往那修長的身影刺過去。

只見那身影微微側身躲了過去,陸安陽勾了勾唇。劍光交錯着隕落飛舞。閃爍的暗影連連出招。

「練會?」

沈清也不躲避陸安陽的招式,飛身躍起,對於陸安陽的招式逐一破解。開始是遠攻,利用劍的刺、劃、挑,隨着打鬥招式的深入,腳步移動,漸漸近了陸安陽的身。

「你輸了」

劍鋒削着了束髮的絲帶,劍過風逝,陸安陽滿頭青絲披散開來,襯得那張容顏更增幾分凄楚。

陸安陽低頭看了看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劍,環顧四周看了看,神情逐漸暗淡下來。

沈清手腕一轉收回了劍,「怎麼了?」,沈清明顯看出陸安陽狀態不對。

「沈清哥,你了解長安白家嗎?」,陸安陽突然抬眸問道。

沈清眼神中流過一絲詫異,而後頓悟般笑着說道

「你在擔心白小姐對你下手?」

「姐姐?應該是我對她下手吧」

「什麼?」

陸安陽的答非所問讓沈清糊塗了,陸安陽彎腰撿起地上的絲帶隨意綁着頭髮,拍了拍臉似乎想要趕走剛才的壞心情。

「你剛說什麼?什麼姐姐?」

小陸的性格明顯就跟白小姐不搭,也不可能熟到可以叫姐姐的地步,更何況現在是敵我的狀態。

陸安陽指了指一旁的亭子,示意沈清邊走邊說。

「你說的白小姐是白思?」

「你說的姐姐是白思?」

「不是,是另一個人」,陸安陽趁此坐在涼亭下靠着,目光被一旁的八哥吸引。

沈清拿着劍雙手環着,看着這小子一副為情所傷的模樣,忍不住壞笑。

「這人怕是你的心上人!」

「唉,沒想到這世間還有能治陸小少爺的人?」

「你當初還不是……」,意識到不對勁陸安陽連忙改口。

「抱歉,沈清哥」

沈清調整好情緒才慢慢回答,「沒事,都過去這麼久了」

陸安陽心虛地看着沈清,果然沈清哥還是沒有放下。

沈清三歲那年和母親出去遊玩,路上差點被人拐賣,被救下來的時候身旁還有一個小女孩,當時沈清執意要把她接回家,沈父沈母無奈只好答應。

沈嘉就是沈清給她取的名字,貌似寓意是她一輩子都是沈家的人,豆蔻年華之際他們相愛了,但沈家父母以他們是兄妹要挾他們必須分開,再後來沈嘉就被送走了,沈清一蹶不振只好被哥哥安排在身邊做事,暗地裡調查沈嘉姐的去處。

空氣里滿是尷尬,陸安陽知道這是自己造的孽,連忙拉他哥出來當話題。

「我哥呢?今天一天沒見到他了」

「大少爺去白家了,已經叫人報信說今晚不回來了」

「啊?哪個白家」

「沈清哥,我哥又不在,叫他什麼少爺」,陸安陽說完撇了撇嘴。

沈清緊繃的臉笑了笑,「平時叫習慣了,你哥那是怕別人聽見了沒規矩」

「你也只有你哥不在的時候逞嘴強」

說完沈清把劍放在桌上坐到陸安陽身邊,見氣氛終於緩和些,陸安陽連忙開口。

「我哥去白家幹嘛?」

「我們和白家交情深嗎?」

「你們認識白家其他的小姐嗎?」

「他不會是去結仇的吧?」

「啊…

沈清受不了一下子擋住他的嘴,「你幹嘛問題這麼多?」

陸安陽扯開了沈清的手,摸着頭不好意思說道

「我這不是擔心我哥嗎?」

沈清知道這小子內心裏打什麼鬼主意?不過白家好像就兩個女兒。

一個他已經見過了,還有一個………沈清臉色一下子變得難堪起來。

「你知道你哥去白家幹嘛嗎?」

陸安陽搖了搖頭,內心還在糾結:姐姐見過他哥了,希望他哥別給他拉仇恨就行。

「去談定親的事」

「定親?跟誰?」

「我就說上次那女人沒安好心,不過這麼快就把我哥弄到手了,以後有她受……

陸安陽激動的手停在半空,看着沈清哥一臉難盡,心底產生一陣慌意。

別!喜歡的人變成自己的嫂嫂!!

心快跳到嗓子眼了,乾澀的喉嚨發出輕微的聲音。

「那人叫白錦?」

沈清點了點頭,陸安陽激動地跳起來,撥動沈清的劍一下子摔在地上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陸安陽彎腰正準備撿起,沈清一下子拉住他往懷裡帶。

「沒事,多大點事,活着最重要」

「有什麼想不開的,就跟你哥……就跟我說!」

擁抱果然有用,陸安陽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回想起若琳給他說過,姐姐好像不同意這門婚事。

激動一下辦開沈清,「他們有不可能成不了親對吧?」

陸安陽的話讓沈清想起陸啟辰有對他說過,不滿意家裡給安排的婚事。

「我好像想起來你哥好像說過他不同意。」

「但這門婚事想取消也沒有這麼容易」

陸安陽聽到這喜上眉梢,這一天天的心情大起大落,遲早患上有些病。

「家裡安排的?」

「嗯。」

「你哥開始還跟你母親大吵了一架」

「我哥不懂事,這個艱巨的任務看來只能交給我了」

「啊?」

「沒什麼,明天見沈清哥」,說完慢悠悠吹着哨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