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表哥,別再設計我了
表哥,別再設計我了 連載中

表哥,別再設計我了

來源:google 作者:屋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聽 江獻 現代言情

【甜寵+雙潔+先婚後愛+豪門】林聽在機場蹲守當紅小花的緋聞,沒想到蹲到了自己一個多月未見的老公江獻的緋聞林聽不哭不鬧,做足了一個豪門媳婦該做的然而江獻始終各種挑刺,林聽視而不見,搞事業,斗小三,只希望有朝一日攢夠了錢,帶着弟弟遠走高飛江獻與林聽的婚姻是陰差陽錯,然而兩人曾經有過的一段,讓江獻始終對她念念不忘當陳年舊事一件件地展開,昔日的誤會一個個地解開,江獻猩紅了雙眼,抱着林聽,「聽聽,我等了你9年了,你不能再拋棄我了」展開

《表哥,別再設計我了》章節試讀:

江獻看着兩個女人你來我往的眼神,拍了拍徐徹的肩膀,「徐徹,趙主編說的對,我看還是甭談了,畢竟妍聽也快倒閉了!」

林聽看着江獻轉身進了包廂立馬跟了進去,「江獻,我有話跟你說。」

江獻看着搭在自己手臂上白嫩的小手,眼神暗了暗,「你說!」

林聽從隨身的包包中取出了一沓照片和一張報紙,「你看,這是斌哥那天在機場外拍到的你和沈薔的照片,這是登在報刊上的照片,你仔細對比下就會發現,我們拍的照片和報紙上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斌哥?外面那男人嗎?他挺護着你啊!那天在機場也是啊!他知道你是來見你老公的嗎?」

「他是我同事。」林聽無可奈何地看向他,「再說,他是跟着趙妍來的,我們只是正好在大廳碰到。你瞎想什麼?」

「我能瞎想什麼,你不會以為我還會在意你吧,我只是想警告你,離外面的野男人遠點,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沒忘,我是來跟你談正事的。」

「呵,你不會是覺得你把這些照片拿出來,我就會相信你吧,干你們這行的,修幾張照片不是手到擒來的事么!」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我,所以,我還有其他證據。」

林聽說著又從包里拿出來一沓照片,「這些是我托朋友從拍你的狗仔那拿到的照片,你看下是不是和報紙上的一模一樣。」

江獻看着和報紙上一模一樣的照片,疑惑地問道,「你哪來那麼神通廣大的朋友?」

「江獻,你關注的重點是這個嗎?你難道不想知道到底是誰拍的你嗎?」

「不想,我就想知道,你哪來的那麼神通廣大的朋友?」

「你知道是誰拍的,是不是?」

林聽看着他瞭然的表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狠狠地將照片拍在他臉色,「你要包庇她我不在意,但是,別拖妍聽下水。」

從Royal回來後,林聽獨自一人回了她的小公寓,她實在不想回湖濱花園,也不想面對江獻。如果可以,她多想回到以前,回到桐城小鎮,回到那個有媽媽和弟弟在的地方。

她正陷在自己的回憶里出不來,一陣急切的鈴聲猛然將她拉回了現實。

「喂,奶奶。」

「林聽,你現在在哪?」

「我,我在湖濱花園。」林聽下意識地撒了個謊。

「還敢撒謊,剛剛林叔都看到你了,江獻都回來了,你還敢回你自己的小公寓里,你還嫌他不夠厭棄你么!趕緊回去。」

「知道了,奶奶,我就是,就是回來收拾點東西。」

「你知道就好,明天帶着江獻回家一趟,別以為自己嫁入了豪門,就忘記自己姓什麼了?」

林老太太氣憤地摔了電話,陳嵐趕緊上前安撫,「媽,林聽還小,你別跟她置氣。」

「哼,要不是看她嫁入了江家,我早把她掃地出門了,白瞎了這張臉,就哄不好江獻。」

「媽,這事只能怪我們靜靜命不好。」陳嵐抹了抹眼角,「明明她才是江獻的女朋友,偏偏被林聽橫插一腳,可憐靜靜這丫頭,到現在還巴巴地等着呢!」

「哼,要怪只能怪你那侄女沒手段,留不住江獻。」

「媽,她這個小丫頭有多單純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我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她哪有林聽那麼多心眼,要是當初嫁入江家的是她,那現在她肯定全聽您的。」

「行了,都木已成舟了,多說無用。」

「媽,你看,林聽跟江獻本來就沒感情,林聽又不聽你的話,要不讓他們離婚,把靜靜嫁過去吧!」

「哼,你以為江家是什麼地方,你做主嗎?江家是豪門,注重門面、家風。離婚,在江家,是絕不被允許的,你那侄女要有本事,讓她自己搞定江獻去!」

「媽,我這不是看江獻對咱們靜靜有情么,那可以幫助咱們家啊!您明天讓他們回來,不就是為了這次的招標案嗎?要不,把靜靜也一塊兒叫來吧,讓她給江獻吹吹耳旁風,對咱們來說也多個機會啊!」

「嗯,可以,你安排吧,不過,別做的太明顯了。」

「好的,媽,我辦事,您放心。您先去休息吧,我這就給靜靜打電話去。」

林聽回到湖濱花園的時候,江獻已經洗漱完躺在床上休息了。林聽看他沒打算跟自己說話的樣子,拿了換洗衣服就徑直去了浴室。

等到林聽出來躺在床上後,江獻「啪」的一聲關了床頭燈,背對着她就睡了。

林聽明顯感覺到他生氣了,卻不知他生哪門子氣。明明該生氣是她才對,她也不想理他,可是想到明天,她又不得不找他。

「江獻,你睡了嗎?」

「嗯。」

「我奶奶給我打電話,要我們明天回林家一趟。」

「我不去。」

「你!」林聽氣得踢了他一腳,「我們結婚那時說好了,要各自配合好雙方父母的。」

江獻被她踢了一腳後似乎心情好了點,「對啊!你也說了是雙方父母,現在是你奶奶,我當然有權利拒絕。」

「你!你這是斷章取義!」

「是啊!你能把我怎麼樣?」江獻一副無賴到底的樣子,眼神不停地在她身上流連,「要不,老規矩。」

林聽被他鬧了個大紅臉,「你做夢,你愛去不去!」

林聽背過身去,決定不再理這個臭流氓。

江獻猛地將人一把扯了過來,整個人翻身而上壓上她,「由不得你。」

話落,便重重地吻上了她濕潤的紅唇,又是一夜極盡纏綿。

一番**過後,江獻看着懷中累得昏昏沉沉的妻子,忍不住愛憐地親了親她的額頭,「就不知道服個軟么,還跟以前一樣,那麼倔!」

江獻想起了第一次見她時的場景,也是這樣一個炎熱的夏天,那天,他正好去班主任那拿上學期的成績報告單。他剛跨進辦公室的門口,就看到他姑父林建領着一個小女孩站在教導主任那。

小姑娘扎着高高的馬尾辮,看起來很瘦很瘦,好像營養不良一樣,穿着寬大的校服,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小小的臉蛋在陽光的映照下白得透明似的。

「阿獻,這麼巧,你也在這,聽聽,來,叫人,這是你姐姐的表弟,你也該喊聲表哥。」

「表哥。」

軟軟糯糯的兩個字從小女孩的嘴裏喊了出來,江獻聽了,竟覺得心軟得一塌糊塗。

「聽聽,你以後就在這上學,要聽老師的話,和同學好好相處。爸爸就先走了。」

「嗯,我知道了,爸爸再見。」

「阿獻,以後還請你多照顧照顧聽聽。」

江獻可有可無地「嗯」了一聲。自從姑姑過世之後,他們與林家的來往也是越來越淡薄了,要不是因為有表姐林靈,恐怕早就斷了來往了。

林建走了沒多久後,林聽就抱着書本出了辦公室,江獻不知怎麼了,竟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看着小姑娘仰着腦袋一間間地看門牌,應該是在找教室。

「你哪個班的?」他忍不住問出了口。

「高一八班。」

「嗯,我帶你去吧!」

「不用了,謝謝表哥。」

小姑娘睜着一雙水靈靈的杏眼,眼珠又黑又亮,好似一汪春水,碧波蕩漾。江獻看着看着一時竟看恍了眼,等到反應過來時,才意識到自己被拒絕了。

呵,這應該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被拒絕吧!

他明顯感覺到了她對自己的排斥,她好像並不喜歡他,不,確切的說,她並不喜歡這個地方。

那年她15歲,他1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