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連載中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方細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玉茗 孟承曄

傳言說昭榮貴妃囂張跋扈,連皇后都不放在眼裡,三更半夜更是大鬧皇貴妃的寢殿,簡直無法無天皇后:放眼裡?本宮是要被茶茶放在心裏的皇貴妃:本宮只是想和玉茗一起談談心而已,誰知道皇上居然想跟本宮搶人皇上:那是朕的寵妃!是朕的!傳言又說,昭榮貴妃喜歡折磨人,不是叫嬪妃親自下廚,就是叫嬪妃給她捶腿賢妃拔刀:來,傳言你再說一次!傳言瑟瑟發抖中……當能聽到別人心裏話的皇上搶人後再...展開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試讀:

 皇上欽點的留牌子,沈德妃縱然想反駁,皇上卻沒給她這個機會。

  「朕聽說母后又病了,對了,朕記得德妃有抄佛經的習慣,這樣,你抄兩遍金剛經給放到寶華殿去,給太后祈吧。」

  孟承曄趕在沈德妃開口之前,先給沈德妃來了個活兒。

  沈德妃面上笑容滿滿的應了下來,金剛經,那麼厚一本,我要抄到什麼時候去?

  「嗯,德妃孝心可嘉,楊福,把朕庫房裡收着的那套羊脂玉鎮紙給德妃送過去。」

  孟承曄面上沒什麼表情,心裏已經盤算好了怎麼繼續折騰德妃。

  柳淑妃繼續把玩杯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她怎麼說也算得上皇上的青梅竹馬,雖然皇上小時候大多數不理她。

  但是沒關係,她不說又有幾個知道呢,反正皇上小時候也常來她家玩。

  嗯,她好歹對皇上還是有幾分了解的。

  按照皇上記仇的性子,德妃這麼光明正大的駁皇上臉面,這事兒肯定有後續。

  「既然是給太后娘娘祈福,那德妃妹妹定然要一筆一划認真寫,正所謂心誠則靈嘛。」

  柳淑妃好心提議。

  「淑妃說的有理,這檢查的事兒就交給淑妃吧。」

  孟承曄順着柳淑妃的話火上澆油。

  來,你接着罵朕!

  沈德妃咬牙:「是,還請姐姐多多照看了。」

  我讓宮女給我抄,你還能認出來?

  反正每次都是宮女給我抄的。

  孟承曄忽而打開摺扇,又迅速合上:「心誠則靈,德妃可要一筆一划認真寫。」

  沈德妃還沒回話,原本半靠在座椅上的柳淑妃刷的一下就起身行禮。

  「臣妾謹遵教誨,定然會好好看着德妃妹妹一筆一划謄抄的。」

  沈德妃:「……」

  柳淑妃瞥了眼表情不善的沈德妃,吹了吹自己的染着紅色丹蔻的指甲,笑的明艷又張揚。

  姜玉茗入宮的事兒已經板上釘釘了。

  除去之前入選的四個人,後面又陸陸續續選了七個秀女。

  自此,聖上的第一次大選就落幕了,被選進宮的秀女一共十二位。

  翌日,宣旨的公公就來了,姜玉茗得了個常在的位分。

  姜玉茗又給公公塞了一筆銀子。

  公公笑着輕聲說道:「小主這兒哪使得,小主可就比那林貴人低了一個位分呢,也是新人里拔尖兒的小主了。」

  姜玉茗有些驚訝,按照原主的家世來說,本不應該能有這麼高的位分的。

  沒錯,姜玉茗是穿越來的。

  姜家是臨州國的首富,只是根基不穩。

  因為朝中無人為官,好幾家對頭都虎視眈眈的盯着姜家倒台。

  原主為了家裡選擇入宮爭寵。

  這樣盯着姜家的幾個對頭便不敢對姜家下手,就算動手也要再三思量。

  姜玉茗身為姜家唯一的女兒,執意要進宮。

  姜父也沒法子,只能依着她給她打通關卡。

  所以原主一介商賈女硬生生通過砸錢進入了州選。

  只是在入宮的路上,還是被對家給暗害了,中毒身亡。

  她已經做好了從底層熬起來的機會,誰知道起點還不錯。

  要知道,從六品的常在也算是中位嬪妃了。

  公公又囑咐了幾句,明裡暗裡的給了姜玉茗一些消息,這才打了個千兒離去。

  常在可以帶兩個貼身丫鬟進去,繪竹繪蘭都是從小跟着原主的家生子,姜玉茗是打算帶這兩人進宮的。

  上午收到了聖旨,下午姜玉茗就收到了家裡人送來的銀票。

  數量可觀,畢竟姜家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姜玉茗拿去換了一些碎銀子,剩下的好生收着,入宮了要用銀子的地方多着呢。

  休息了兩天,負責接引入宮的嬤嬤就來了。

  接引嬤嬤一路把姜玉茗送到了甘泉宮的聽雨閣。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