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剝鬼皮
剝鬼皮 連載中

剝鬼皮

來源:google 作者:烏龜晒晒太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烏龜晒晒太陽 懸疑驚悚 燒火棍爛頭

生活所迫,以剝鬼皮為生,令人髮指,卻情有可原人前裝鬼尋常事,鬼前討乖圖吃穿;莫笑當年荒唐事,古往今來故事連展開

《剝鬼皮》章節試讀:

第四章 風水師牽出來紅皮老鼠

並不是隨便哪個喪家就能夠請得動羅鍋齋公的,也不是哪個喪家,在任意的什麼時候,就可以請得動羅鍋齋公去看風水八卦的。

羅鍋齋公做事有羅鍋齋公的講究。

做風水師要是沒有什麼講究,那就不是什麼風水師了嘛。風水這東西本來就是一個講究的東西,說得難聽一點的話是叫做死講究。

人死了,埋到哪裡不是化作一堆爛泥巴,怎麼樣埋葬還不是終究被螞蟻啃食得乾乾淨淨,最終長出來一堆爛草,就算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那又能咋的嘛,你還能夠活過來!

可人就是愛講究,愛死講究。你不講究,人家講究。人家講究,你就跟着講究。不講究還不行,不講究過不去,什麼都不講究的話,你活不出個人樣兒。

嗨,要不你總是說人活着就是一個累字,孩子活着好在沒有鬍子!

孩子要是還沒有長出來鬍子,你說就是傻瓜也好快樂。你長出來鬍子了,再怎麼聰明也會快樂不起來的。

人只要到了自以為聰明的時候,就會學着貪,就會貪圖這樣那樣。得到得越多,貪慾也會越多。

這就像喝海水來解渴,喝得越多,越感覺到渴,就算你嗆了一肚子鹹水,那還是解不了你心裏的渴,直到把肚子撐破了,貪慾的嘴巴還會張開嚇人。

這樣的道理你到死都不會明白的。就算你明白了,也不敢說明白了,只好跟着大家裝糊塗,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揣着明白裝糊塗。

你還會說,這是學着先賢的樣子,難得糊塗。

有人分明糊塗卻要裝明白,這是為了自己的臉面 ,害怕人家說他傻瓜,因為別人說你是傻瓜 ,有可能你就真的成了傻瓜。

口水能夠把人給活活淹死,這不是什麼怪事,這樣的事情見怪不怪。

可是,你要是心裏明白裝傻瓜,那人家就會說你大智若愚,是真正的聰明。

你想像不到,世間還會有這樣的真智慧,大智慧。

羅鍋齋公就得講究,他要是不講究,那他就不是羅鍋齋公。

羅鍋齋公有一個又一個鐵律,也就是誰也不可能破的規矩。這個規矩在他看風水當風水師的生涯中一直牢不可破。

不過還是有過一次例外,這次例外是唯獨的一次例外,這裡不好跟你直接表現出來,往後再來細說。

羅鍋齋公的第一個鐵律就是從來不給生者架羅盤,瞄風水,擺易經。

拿羅鍋齋公自己的話說,只有亡者才可以享受到福地的福氣,如果給生者擇了吉穴,那必定折損生者的壽命。說是壽考是為了避諱一點兒,其實就是壽命。

也就是說,如果給在生的活人看死後的墳地,哪怕選擇到一個吉穴,那也一定會折損活着的人的壽命。換句話說,叫做增添陰間的福祉,卻一定會折損掉人在陽世間的壽命。

這可是要命的事啊!

羅鍋齋公這規矩,誰也不敢破!

這應該說是羅鍋齋公這個風水師獨有的規矩,是他堅守不破的鐵律。

羅鍋齋公還有另外一個規矩,那也是他行事的鐵律。不過這不是他一個人的鐵律,也是其他的個別風水師一直自律的規矩。

這個規矩很簡單,就是羅鍋齋公不會直接接受喪家的邀請去給亡者勘踏。

這個應該不能理解,因為亡喪總有一些晦氣,就算是百歲老者,嘴巴上說是喜喪,不是還帶着一個喪字嗎。既然是喪事,前面加一個喜字做修飾,還是一件喪事。人家想避諱一下,情有可原,理解萬歲。

喪家邀請羅鍋齋公去勘踏吉穴,得拜託鄉村裡有名望的人去行事才可以的。這個受託付的人還得是羅鍋齋公樂意接受的,不然的話,羅鍋齋公會推脫不去的,他一旦推脫的話,你再怎麼樣請他,他也無動於衷。

你千擔籮筐萬擔木桶的好話說多少遍,也是不能如願的,說一不二,沒有什麼可以商量的餘地。

羅鍋齋公還有一個小規矩,那也是他在給人看風水的過程中不能夠打破的,這也是他獨有的規矩。

羅鍋齋公看風水架羅盤收取人家的紅包不計較,而且是上有封頂,下不打底,無論喪家是窮人還是富人,誰都一樣。也不論你給多或者給少,他都笑臉相迎,熱手相接。

這不是說羅鍋齋公為你看風水就不講究,不盡心盡職,他一樣的兢兢業業,誠心誠意,做的是天經地義,良心可鑒。

這樣羅鍋齋公可就成了風水師中的一個品牌。

要是現在的金錢社會,像羅鍋齋公這樣的一個好品牌,說不定可以做個品牌估算,弄出一個看風水的上市公司來,那些搞資本動作的,就會賺它一大筆,然後裝模作樣地搞什麼慈善,來個名利雙收。

如果不搞這種故弄玄虛的事體,搞個中介甚至黃牛黨什麼的,那也可以撈到一筆數目不會少的中介費吧,總比那些冠冕堂皇的黑中介光彩得多。

這叫做有財大家發,有錢大家賺,炒作一個名牌風水師也錯不到哪裡去嘛。

一個風水先生,還是一個羅鍋,有那麼多的窮講究死講究,莫不是自己砸自己的飯碗,自己斷自己的財路嗎?荒年荒月的,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討一口吃的都比登天還要難,卻擺譜,羅鍋齋公要不要命啊!

這你就不要責怪羅鍋齋公規矩太多了,你不是風水師,你不會感覺到做風水師的種種難處,何況羅鍋齋公他不拿給人看風水詐人家喪家的錢財呢。

再說,他羅鍋齋公也從來沒有因為自己是著名風水師,就搞什麼品牌經營,哄抬風水師的出場費,把給人看風水這個屁大的事情,炒作成天大的事件,搞得自己財源滾滾,富甲一方,甚至還整出其它出格的事情來。

你就成全了羅鍋齋公這隻小蝸牛吧,他在那種沒落朝代活下去,真的不容易啊。你若肯體諒他,他會在哪個年代感激你呢!

羅鍋齋公守着他的鐵律,也就是那些誰也不可能破的規矩。

這應該說是羅鍋齋公這個風水師獨有的規矩,是他堅守不破的鐵律。

現在不說風水師羅鍋齋公了,他的事情由着我慢慢給你說。

現在得給你說起耕田佬紅皮老鼠了。

紅皮老鼠攤上大事兒了。

爛頭那晚上去彌勒佛的大肚皮上幹活兒,剛好在丑時值星的那一會兒,接連不斷的牛叫聲,就是紅皮老鼠家的老黃牛乾的事兒。

紅皮老鼠家飼養的這頭耕牛是他從東家那裡租借來的,他當不了牛老闆。

紅皮老鼠飼養的老黃牛在丑時那樣拖拉着聲音長叫,可不是一時半會興起,那是它多年跟自己約定俗成的習慣。

只要到了丑時,它就得叫,好像它若是不長聲叫喚,就怕別人不知道它是紅皮老鼠飼養的耕牛似的。

那陣兒紅皮老鼠睡得正香呢,那傢伙的呼嚕聲並不比牛叫聲輕乏,只不過沒有那樣拉腔作調而已。

幸虧他的老婆跟了他幾十年,他的牛叫一樣的呼嚕聲並不能吵醒她的瞌睡,不然的話,紅皮老鼠真會被他的女人給剮掉一層人皮。

紅皮老鼠習慣早起,他牽着黃牛上了彌勒佛,一邊放牛連帶割牛草。他在對着一個墳堆撒尿的時候,撿到爛頭因為嚇破了膽,胡亂丟失在墳堆草叢裡的那些剝鬼皮的工具。

這可能是耕田老鼠迄今為止發的第一筆橫財,他興奮得尿水刺了一褲襠。

紅皮老鼠這會兒可得感激他的老祖宗了,若不是老祖宗埋了吉穴,葬了福地,他是發不了這種橫財的。

紅皮老鼠可是對自己的祖宗活到老怨到老,他一生的窮命,一身的窮氣,一口的苦味,全是祖宗給他的禮物。

有時候,他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恨不得把祖宗的幾根爛骨頭從泥巴裏面挖出來,透透風,曬一曬太陽,以消除掉他的霉運。

肚子飽,早吃飽。祖上好,家境好。

紅皮老鼠祖上一窮二白,每天早起總是餓着肚子上山放牛,連帶着割一背簍牛草,沒挨到太陽升起來兩根竹竿高,肚子就餓得前胸緊貼到後背了。

山上那些草呀什麼的,只有牛能夠吃,他總不能抓一把人家埋葬死人的新鮮黃土往自己嘴巴里填,往肚子里塞吧,那玩意兒不能吃。

紅皮老鼠無數次希望自己在農閑的季節里能夠變成一頭牛,那樣的話也不至於整天挨餓了,有時候連叫喚一聲的力氣都沒有了。

紅皮老鼠有點投機取巧的思想,他不太想在農忙的季節里變成一頭牛,那樣太不划算了,那會被活活累死的。

那時候的牛真的還不如一頭豬,只可惜牛變不成豬。只可惜紅皮老鼠永遠也變不成一頭豬。

這可是他的命,人得聽天由命,因為命由天定。

不跟你啰里巴嗦了,紅皮老鼠這會兒發了橫財了,他家的祖墳開葬了。

紅皮老鼠並不知道,他發那點小橫財是託了牛屎餅餅的福。

丁家丁三老爺死在五黃六月。

人沒有應該死不應該死,人都不會認為自己應該死,而總認為別人應該死,這樣說來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你在別人的眼裡就應該死,而自己認為自己不應該死。

於是,每個人都不應該死,每個人都應該為活着而活着。而事實是,人只有在能夠死的時候才會死,你不能夠死就不會死,這也是造化。

南豐山的人都說丁家三老爺不應該死,石橋那邊的人也這麼認為,金盆山那邊的人跟着石橋的人也這麼認為。這就有點兒違背常理了,一個人明明死了,卻有太多的人認為他不應該死,是不是一個笑話。

大家普遍認為丁家三老爺不應該死的原因是他老人家的日子過得正紅紅火火呢。

如今這世道,兵荒馬亂的,天災人禍的,人活在這樣的年景就是受罪,受活罪,活受罪。而丁家三老爺是上好的家境,不缺衣不少食,穀倉里有多少年的陳糧,田裡可以收租,還有銀錢往外放高利貸收高利息,整個一個富裕。

丁家三老爺還娶了三房妻室,三個女人輪流着照應他不算,另外從早到晚有丫環前前後後侍候着,那不是比神仙還要快樂的日子呀?

這樣的人,就算是活過了一百歲,就算是癱在床上讓下人端屎接尿,那也是在享福,那也寧肯世上捱,不願黃土裏面埋。

窮苦人家的日子這裡就不多說了,有上頓沒下頓,飢腸轆轆,或者陷於債務,或者陷於賦稅,或者陷於兵禍,生不如死,日子沒興頭,過不下去了,好多人活不耐煩,能夠死的就放鬆解脫,個別死不了的,甚至會自己找死。

這些人當然沒有丁家三老爺這樣的好日子過,哪怕過上一天半天,那也是神仙日子呀!

可是,丁家三老爺竟然不肯享福就走了,這都得怪閻王老子不開眼。

閻王老子也開眼,這不,丁家三老爺這一死,喪事得大操大辦,這些快要餓死的人也樂得飽個口福。

丁家三老爺畢竟是大戶人家的丁家三老爺吧,丁家三老爺死了可不能夠像這些窮光蛋死了一樣,草草地挖個土坑埋葬了事,那可得做一番講究。這可是喜喪。

人死飯離開,這些窮餓死鬼就可以藉著幫忙辦喪事的機會討得一日兩餐白米飯吃,那可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喲。

丁家三老爺的死是喜喪無疑。

丁家三老爺不是死,是在做好事,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拯救鄉里鄉親,他是一個神仙。

無福之人六月生,有福之人六月死。石橋的人這麼說,南豐山的人這麼說,金盆山的人也是這麼說。丁家三老爺就是有福之人了。

六月六這天,大人和孩子都要到仙溪河裡洗個澡,這是由來已久的風俗,今年也不會例外。

俗話說:六月六,洗凈一身毛毛蟲毒。這天洗個涼水澡,一個夏季不感冒,不長瘡皰,不生毒瘤,不爛腳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