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卜恐
卜恐 連載中

卜恐

來源:google 作者:朽月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雙 懸疑驚悚 朽月舊

三個月前,我從精神病院離開三天後,我發現精神病院正在尋找我為了活命,我只能完成書中的任務......展開

《卜恐》章節試讀:

劉雙從貓眼緊緊盯着外面,直到那個腳步聲在門前停下。

深吸一口氣,劉雙等待外面男人的下一步動作,一手拿着水果刀,以防外面的人突然闖進來。

陌生的男人站在門口,一動不動,臉部被遮住,劉雙不能完全看清男人的模樣。

過了一會,男人並沒有下一步動作,這讓劉雙很被動,猜不出男人的下一步動作。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用手遮住貓眼,敲響房間門。

劉雙感到詫異,心裏想:難道他發現我在門後了?

離開房門,劉雙與門保持一米的距離,用詭眼仔細看清門外的男人。

敲門聲還在不斷響起,男人卻沒有說出一句話。

正當劉雙猶豫要不要出去時,敲門聲卻突然停下,腳步聲再次響起,漸漸變小。

可劉雙明明看到男人依舊在門外,臉趴在貓眼上,想看清房間里有沒有人。

「幸好沒有開門,外面的人與精神病院有關係嗎?」

劉雙不敢賭,如果男人有後手,自己將會非常被動。

思索一會,陌生的男人依舊站在門外。

劉雙決定賭一賭,這樣耗費時間,對自己很不利。

來到門前,劉雙抬起雙手,雙手瞬間變成黑色。

唰!

劉雙一把穿過房間門,緊緊抓住外面的男人。

男人似乎沒有想到,急忙大聲呼喊,似乎他才是那個受害者。

沒有猶豫,劉雙正準備將男人抵在門口。限制行動時,男人從身後抽出一把小刀。

毫不猶豫的向劉雙雙手刺去。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劉雙收回雙手,黑色手臂出現一絲血痕。

「再晚一步,恐怕就交待在這了。」

男人得知計劃敗露,匆匆逃走。

劉雙清楚的看見,男人逃跑時,從身上掉落了什麼。

等走廊變得安靜,劉雙輕輕推開門,把男人掉在地上的東西撿起。

是一張醫療報告單。

慶偉,男,32歲,精神病院普通病房患者,患有幽閉恐懼症。

後面還有幾個字,但無法看得清楚,只有三個字可推出:工,護,成。

「成護工?護工成?」

「真的是精神病院的人,看來這個地方也不能久待了。」

拿起醫療報告單,回到出租屋,關上門。

劉雙拿出《卜恐》,上面卻顯示任務沒有完成。

「怎麼回事?」

還不等劉雙想明白,敲門聲再次響起。

「難道是那個男人又回來了?」

劉雙好奇的來到門後。

外面卻空無一人。

空氣變得寒冷,氣味讓人聞着特別不舒服。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詭眼看不到外面?」

敲門聲猛然響起,聲音刺耳,急促。

「快!快開門!」

劉雙很猶豫,他不確定這次敲門的會是誰。

「你知道我死的好慘嗎?」

「我不想一個人行走在無限的循環里,求你救救我。」

一個女聲從門外響起,聲音凄慘無助。

劉雙不解,腦海里又開始推理。

「死的好慘,外面的是鬼,無限循環,難道鬼被困在同一個地方?」

「傳聞里,一個人死後如果產生極大的怨念,就會一直徘徊在一個地方。」

「我應該救她嗎?」

劉雙靠近門,試圖看見門外的厲鬼。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

「你在的!你一定在!」

女鬼凄慘的聲音讓劉雙有點動容,可女鬼很危險怎麼辦。

劉雙處於兩難的境地,走錯一步,必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劉雙想起書中說的:無論發生什麼都別開門。

索性,劉雙任憑女鬼敲門,沒再去管。

過了十分鐘,外面的聲音消失,劉雙拿起《卜恐》。

上面果然顯示任務完成。

【完成敲門的人

獲得提示:慶偉是精神病院來尋找你的

請注意,在明天晚上十二點離開此處】

「果然,精神病院開始行動了,全範圍收回A區的病人。」

【新任務:死去的女人

任務故事:我是404的住戶,那天晚上我回到家,發現兒子不見了,我慌張的在房間里尋找,就算把房子翻過來,卻沒有兒子的一絲痕迹

我報了警,**對房間進行仔細搜查,我坐在沙發上,腦海里全是兒子的畫面

那是一個晚上,我睡在沙發上,被一個怪異的聲音驚醒,我慌忙起身,發現電視機的牆壁上有血滲出

雖然感到害怕,不知是什麼原因,當時的我,卻拿起斧頭,直到把牆開了個窟窿,隨着越來越深入,血液變得更多

我面無表情的揮動斧頭,直到兒子出現在我眼前時,我才明白,兒子一直在牆裡

我淚如雨下,抱着死去的兒子,全然不知道身後出現的男人

當我頭腦清醒時,才發現我被困在牆裡,旁邊是我的兒子

我找到了我的兒子】

【八點之前,本層樓中,找到女人和兒子的屍體,並埋入土裡

注意:兇手可能還在房間里,注意辨別空氣中的氣味】

劉雙看了眼時間,已經兩點四十,還剩五小時二十分鐘。

劉雙掃視這一層樓,發現有一個房間散發著詭異的氣息,那是403。

「女人和她兒子難道不是在404嗎?為什麼會在403?」

「好像我的房間就是404,怪不得租金這麼便宜!」

「既然404沒有,應該是那個男人轉移了房間。」

劉雙一邊推理,一邊朝403走去。

房間裏面,男人正面無表情的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樣子極其愜意。

劉雙警惕的敲了敲房間門。

「你好,請問有人嗎?這外面的東西可以打掃一下嗎?」

劉雙目光一直停留在男人身上,只見他略帶變態的表情,在離開沙發後又變得正常。

劉雙把水果刀放在後背,以防男人突然發起攻擊。

男人趴在門後,沒有發出回應。

「請問有人嗎?再不出來,我只好打電話通知物業了。」

見男人不出來,劉雙只好逼迫,讓男人放鬆警惕。

聽到物業要來,男人抖了抖外衣,表情變化,一臉歉意,緩緩的打開門。

「抱歉抱歉,剛剛在看電視,沒有聽見。」

「請問有什麼事嗎?」

男人語氣溫柔,讓人找不出任何有破綻的地方。

「你這衛生得打掃一下,門口堆積這麼多垃圾。」

劉雙沒好氣的說著,但沒有往前一步。

似乎男人發覺劉雙的異常,門始終沒有全部打開。

「好,好,我馬上打掃。」

說完,男人正想關上房門,去拿東西。

劉雙一把抓住門框,不耐煩的說:別關門,你一會不出來了怎麼辦?

男人尷尬的笑了笑,把門全部打開,眼睛卻始終盯着劉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