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正經的正經修仙
不正經的正經修仙 連載中

不正經的正經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倬雲章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倬雲章天 卓雲 奇幻玄幻

看過萬千世界的生成與毀滅,見識了修仙、煉體、御獸、科技……修鍊體系的起始、鼎盛與滅亡一個在虛空飄蕩、流浪的孤寂靈魂,轉生現世,如同銀河閃耀,站在世界之巔修仙與科技的碰撞,機械與靈力的摩擦,融合出不太正經的正經修仙「看我高爆掌心雷!!!妖孽,哪裡跑?讓我磁暴戰兵超度你」妖、獸、鬼都是我的員工,打工助我修仙前期需要劇情鋪墊,故事將逐步展開!!展開

《不正經的正經修仙》章節試讀:

剛開始,卓雲一直以為自己是獨生子,之前為了了解這個世界的故事,去書房查找書籍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跟自己很像的小男孩。

剛開始以為是自己見鬼了,比划了半天,才問明白這個小男孩是自己的孿生弟弟卓慶。

不虧是孿生兄弟,瞎姬霸比劃,都能看出來用意。

同樣年齡的卓慶能正常說話,還可以跟人聊天。

之前卓雲不會說話,靠比劃太麻煩了,兩個人也不經常見面,了解的信息還是太少了。

一會兒就是和弟弟約定見面的時間,卓雲迫不及待的進了書房,自己那個神秘的弟弟,正在裡邊等着呢!

卓雲一直有好多問題都想問:

「弟弟,之前你去什麼地方了?為什麼我沒見過你?」

「哥哥,我在隔壁的叔叔家,之前你不能說話,爸媽怕你看到我說話,心裏不舒服,就不讓跟你見面。」

「啊?老爹他們可是有點小瞧我了呀。怎麼能讓你不在家住?」

「那個~~哥哥,你怎麼能說話了?是趙叔叔來了嗎?」

「沒有,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能說話了。」

有些東西還是需要隱瞞的,最親近的也一樣,他們沒有害自己的想法,最怕就是不小心說出去。

書房裡的兩個瓷娃娃般的小孩,在那聊了起來,要是不看人,別人都不信是三歲的小奶娃在說話。

兩個小孩聊了一會兒,便分開了,因為他們要給卓不凡和柏卿芸一個驚喜,就在他們三歲生日的那天。

起初,卓雲對自己的這個弟弟還是有所懷疑的,因為之前從來沒見過。

不過通過這次聊天,對方把自己之前的囧事說了一遍,卓雲就不那麼懷疑了,因為有的東西父母都不知道。

例如自己沒有用茶葉給卓不凡泡了一壺茶。。。。

卓雲想到了自己封印記憶的操作,自己封印記憶的時候,第一步就是把一些不開心的記憶都封了。

自己想不起來有個弟弟,可能是因為自己之前不能說話,發過脾氣吧。封記憶的時候,不小心把這部分不開心的記憶封了起來。

而且自己的這雙眼睛可是沒有騙自己啊,這可是通過封印、強大的精神力,自己創造的金手指啊。

在見到卓慶的時候,卓雲下意識開啟了眼睛,並沒有看到什麼不尋常,只是有些言語支支吾吾的,大概是父母不讓他說吧。

出了書房的卓雲,看到柏卿芸就站在門前。

「小雲兒,你會說話了?你是不是會說話了。」

柏卿芸一把就攬住了卓雲,抱在了懷裡。

「媽媽?」

為了不表現出異常,卓雲故意把說話的語調變成異於常人,顯得有些獃滯。

柏卿芸聽到卓雲說話了,高興的哭了起來。

「媽媽,乖~不哭。」

「我沒有哭,我是高興,我真的很開心啊,小雲兒。」

柏卿芸隨即帶着卓雲下樓,往屋外走去。

卓不凡有個私人的修鍊場,以前是建在室內的,自從小雲兒出生以後,柏卿芸就強制卓不凡搬到了後院。

「凡哥,凡哥,快點開門啊~」

兩人還未到修鍊室的門前,柏卿芸就開始喊了起來。

卓雲開啟了超靈眼,他想看看這個世界的修鍊是怎麼一回事。

開的一瞬間,卓雲懵了,到底是為什麼,自己就像夜晚的燭光,吸引着蚊蟲一般,吸引着黑霧。

卓雲看到了,自己在走路的過程中,這些黑物就跟着自己。

自己經過的地方,黑霧在變淡,自己身邊則是一直在變濃。

而且馬上就要比上卓不凡修鍊室那裡的濃度了,並且修鍊室的霧氣還有往自己身邊擴散的意向。

這到底是怎麼了。

突然,大腦里的灰白霧氣一陣翻騰,這些黑霧就像融雪一般,剎那之間就消散了。

卓雲不認識這些黑霧,同時也不認識這灰白霧氣,見證了這麼多的世界,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

壓起了心裏的疑問,卓雲再次將目光轉向周圍。

自從父母得知自己不能說話後,就一直不讓自己出門,怕別的小孩嘲笑自己,給自己帶來一個充滿霸凌的童年。

所以這些年卓雲都是一個人在屋裡玩耍,偶爾會有卓不凡小隊的成員,帶自己家的小孩來玩。

卓雲知道,自己家附近全是一些跟父親一樣的特殊人士居住的地方。

向四方望去,每個院子都一個黑霧聚集地,不過大多都相對比較差,比不上卓不凡這個修鍊室的濃郁。

自己家周邊樹上,周圍房子的房頂上,還有一些角落裡,黑霧的濃稠有點不太尋常,那些應該就是日常保護自己的人吧。

卓雲突然感覺這眼睛挺好用的,以後不怕埋伏了。

而且根據之前的行為,可以判斷老爹身份不低,實力還很強。

「是不是以後可以根據黑霧濃稠度來判斷別人的實力了。」

「周邊有幾個跟老爹差不多的,比老爹強的,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哎呀,沒想到老爹實力這麼強,看來自己算是一個二代了,至少能在一大部分人前橫着走了。」

「嘖嘖,從來沒過過這樣的生活,要不要嘗試一下呢?「

「算了吧,還是低調點,搞不好就變成主角的磨刀石了。「

卓雲一邊評比周圍院子黑霧的濃稠,一邊幻想自己的未來的生活。

「雲兒,你爸就是一個修鍊的瘋子,以後你可不能像他一樣。」

「你看看,都喊了這麼久了,一點動靜都沒有,今晚必須要讓他睡書房。」

卓雲一臉無奈的看着旁邊暴怒的母親,心中開始替卓不凡擔心了。

「老爹,不是我不幫你,這個狀態的老媽,沒人管的住。」

「雲兒,你說我說的對不對,你能說話了這樣的大事,他居然不管不問。」

「媽,我突然會說話了,老爹也不知道,還是。。。」

沒等卓雲說完,柏卿芸就打斷了他的話:

「不行,老卓太過分了,必須要嚴懲,不管什麼事,我這樣喊他就代表有大事。」

連凡哥都不喊了,卓雲知道事情大發了,周邊還有那麼多人保護着自己家人,應該沒什麼問題。

卓雲順勢向周邊的樹上望去,之前這棵樹可是聚集了不少黑霧。

不過卓雲倒是沒看出什麼來,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孩子,不開眼估計什麼都看不到。

本來打算想要替自己老爹說幾句好話,看了看嘴裏一直嘟囔着的老媽,打消了說話的念頭,暴怒的女人,沒人敢惹,而且是因為孩子生氣的。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孩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續的另一種方式,十月懷胎的苦,不就是為了有個小娃娃。

樹上的兩個戴着貓臉面具的人,看着下邊的母子,一陣唏噓。

「得,隊長又沒了,估計又要住幾天書房了。」

「確實,嫂子這麼生氣樣子,還是真沒見過,小九兒,之前你受傷得時候,嫂子也沒這麼生氣。」

「估計是為了小雲兒,你家婆娘不是也因為你沒給孩子穿好衣服,讓你睡沙發了一周。」

「是啊,為母則剛一點都不錯。」

貓九緊了緊衣服,想起來之前卓雲往這邊看的那一眼。

「老四,剛剛小雲兒往我們這邊看了幾次,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不會,他應該是沒出來過,對外邊世界得好奇吧,也是夠不幸得了。」

趙四看了看卓雲,又看了看修鍊室。

「隊長這麼好人,怎麼小雲兒會這樣啊?」

「唉~~」

兩人嘆了嘆氣,各自隱去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