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正經心理診所
不正經心理診所 連載中

不正經心理診所

來源:google 作者:織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策 蕭瀟 都市小說

餓死鬼:我沒病,就是餓的慌,你讓我吃兩口「你得的是神經性貪食症,過來,讓我摸摸,唉唉唉,別咬我手啊!」斷頭鬼:我連腦袋都沒了,心理沒問題!「我看的是心病,腦袋什麼的不重要,保證給你治郁了」大頭鬼:我就一個腦袋,不用看了吧?「你這種更嚴重,來來來,讓我摸摸你的鬼頭」貞子:大哥,我錯了,我把頭髮撩開給你看臉好不好?「小貞貞,你別跑啊,你肯定有幽閉恐懼症」展開

《不正經心理診所》章節試讀:

在方策暗暗祈禱的時候,黑貓再次發出驚叫聲。

喵污——

這次進來的應該也是個孩子,腳步一頓一頓,有點坡腳,同樣追着第一位。

三位顧客,兩個孩子一大人?

喵污——

第四聲響起。

喵污——

第五聲。

方策目光獃滯,第一筆買賣就這麼給力嗎?

喵污——

……

十五聲、十六聲……

黑貓一直叫了十九聲才停止。

方策麻木地數着黑貓的叫聲,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最後的這幾聲時,黑貓的聲音透着一絲不耐和沙啞。

方策無語的望着前院,整個院子像是被水沖刷過,環顧四周,正房到處也都是水漬。

牆上和傢具上浸着一個個濕漉漉的小掌印。

房間里瀰漫著水渠特有的腥味,地面不時濺起一串水花,伴隨着撲踏踏的腳步聲和雜亂的嬉戲聲,像是有孩童跑過。

方策嘴角抽動,看了看自己的衣擺和褲子,已然被蹂躪得不成樣子,不知道是哪幾隻進門的時候順手乾的。

若閉上眼,忽略那陰冷的氛圍,他以為自己來到了幼兒園。

而且,這個世界的鬼自我覺悟很高嘛!

居然能意識到自己心理有問題!

老街區位於城西近郊,街窄樓舊,由於地處偏僻,交通也不甚方便,稍有能力的居民都搬到了市區。

此時,在一片近乎廢棄的老舊公寓內,回蕩着小孩的哭聲和女人的嬌喝,聲音持續了十幾分鐘後,破舊的房門重重砸落,走出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

她臉色略有些蒼白,額頭和臉頰掛着汗珠,右手握着一團灰霧,纖長白嫩的手指不停揉捏着。

少女活動了下脖頸,左手從屁股兜掏出手機。

「喂,任務完成了,是個高級怨靈,再晚一步就進階厲鬼了。」

「什麼?怨靈帶着一群遊魂?速度把位置發給我!……放屁,厲鬼之下我無敵!」

掛斷電話,少女蹙眉自語,「最近鬼物越來越多了,總覺得不對勁,可千萬別是人為造成的。」

……

平安心理診所。

本該悶熱的夏日,方策一點都沒感覺到熱乎氣,他彷彿置身於陰冷潮濕的地下水庫,耳邊不斷有水聲響起,臉上時不時的還被甩上水滴。

最初進來的那位一直停留在原地,方策能感覺到對方在看着自己,雖然「人」數眾多,但好在這些顧客也沒有傷害他的意思。

不過,身邊圍繞着一群鬼,他還是頭皮發麻。

「系統,人是不是到齊了?這看不見摸不着的,怎麼治癒啊?」

「呃…主人稍等。」系統的聲音略有些慌亂,沉默半晌,「發放派單任務的獎勵——

積分:100

自由屬性點:20

技能:

真實之眼(被動):看破虛妄,以便於更好的了解顧客。

靈魂之觸(初級):真摯的善意,能撫慰顧客的心靈。

如影似幻(初級):有的顧客情緒易激動,請不要傷害他們。(為保證主人可以平安長壽地做慈善,特別獎勵天賦身法。)

溫馨提示,你的新人首抽未用。」

方策腦袋一陣刺痛,憑空多了些記憶,他毫不猶豫的把屬性點全加在身體強度上,力氣大和躲得快都不如抗揍一點。

「提醒主人一下,敏捷和靈力直接影響技能的持久力。」

「卧槽,那你不早說!」方策嘴角抽動,這系統不會是的新人吧?又是遺漏,又是臨時給任務和獎勵,憨憨的。

「主人也沒問嘛~」

方策竟然從系統的聲音中聽到了一絲委屈,暗嘆一聲,把忽悠系統的想法強行壓下,萬一想的時間久了,被這個憨憨系統發現就不好了。

來日方長,來日方長。

方策選擇激活被動技能——真實之眼,瞳孔閃過一道白光,變得幽黑深邃。

他轉了轉眼珠,眼中的世界突然變了副模樣,屋內的布局和擺設沒有變化,光線卻暗了好幾度。

正房門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全身浸濕,皮膚腫脹慘白,頭髮貼在臉上,眼球布滿血絲隱隱泛着紅光。

左臂像是被人硬生生撕扯掉,斷口還吊著肉絲和骨茬,右臂也只到手腕處,沒有手。

男子附近全是孩子,小到四、五歲,大的十二、三歲,衣着不一。

儼然一副水鬼聚會的樣子。

這些孩子也都皮膚慘白,渾身濕漉,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腦袋變形,有的五官缺失,身上掛着垃圾袋和綠色的植被。

方策覺着哪裡不太和諧,仔細望去,這些孩子身體有些虛幻,不如中年男子真實。

乍一看到這副景象,還以為進了水鬼的聚集點。

方策的目光從一個個孩子身上划過,那一張張泛白的小臉被泡的浮腫。

使用技能後,他們好像有所感覺,此時都齊刷刷的盯着方策,失去雙目的則用着一對窟窿「看」着他。

有的目光生怯,不敢直視方策,有的天真好奇,打量着方策,還有的眨着眼睛沖他禮貌微笑。

他的恐懼逐漸減少,心中泛起了對這些孩子的憐惜,他忽然迫切的想知道,這些小不點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傢伙們還保持着禮貌的眼神交流。

方策被盯得心裏發毛,恐懼感再次擠佔上風,他佯裝鎮定,擠出一抹微笑,沖男子微微鞠躬。

「平安心理診所非常感謝您的信任,我很願意向您提供心理方面的幫助,請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

男子眨了眨眼睛,泡白的雙唇顫了顫,張了張嘴,沒有出聲,似有些着急,嘗試了幾次,一直說不出話,他的脖子不規則的扭動起來,表情逐漸猙獰。

方策縮了縮脖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位顧客似乎不能說話,再看看男子的手臂斷茬,沒有手,也不能文字溝通。

而且,這位顧客情緒好像開始激動了。

我是不是該逃跑了?

正當他無措之際,男子身邊的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上前一步,「您好,陳老師說不了話,您和我說可以嗎?」

「好……好,那先坐下聊?」方策看着女孩慘白的小臉,沖沙發比了個手勢。

女孩扶着男子坐在沙發上,對男子道:「陳老師,您放鬆一點,咱們是來尋求幫助的。」

男子的表情慢慢恢復正常,沖女孩點了點頭,又看向方策。

《不正經心理診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