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做魔王做自己
不做魔王做自己 連載中

不做魔王做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煙雨畫中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孔明 玄影

生死不過一瞬間,有人名揚天下,有人淪為笑談,被勇者消滅了六萬多次,六萬多次!這一次,我不做魔王了,我要做自己遇見了人生中對的那個人,沒錯就是諸葛孔明,在他的幫助下,我一定可以做回自己,說不定還能復仇成功!展開

《不做魔王做自己》章節試讀:

兩儀宗新生大會。

兩儀宗內觀仙台附近的閣樓上,站着一群樣貌不凡的白衣修士,談論着這一屆新生中的新奇事。

「聽說的這一屆外院新生似乎不怎麼樣啊?」說話的這人是內院副院長白鬼。

「鬼院長這話說的,好像你們內院這一屆新生很優秀似的?」站在一旁應聲的是外院的院長玄奇。

「要不讓這屆新生彼此試一試?我可是知道你們招生達到標準合格的人數好像不足四十啊?聽說放寬標準後才勉強招滿了五十人。」

「老鬼,你再說一句!」玄奇院長臉上青筋暴露,臉色極為難看。

「夠了!今天新生大會,你們還想在這群後輩面前丟人嗎?」站在最中間的一名白髮的老者瞪了一眼身旁的白鬼。

「白乾宗主,新生已經集結完畢,等待宗主訓話。」一旁一名年輕的女子踏步飛上閣樓向老者報告。

「行了。」

白乾宗主用傳音術將自己的聲音傳送到每一個新生的耳中。

「你們好!歡迎大家成為兩儀宗的新生,今天叫大家來此只有一件事,給大家一個機會,隨意挑戰宗門內的任何師兄,證明你們自己的實力。我不想聽到任何疑問,我想聽到的只是你們主動挑戰的聲音。」

話音未落,台下一人直接踱步跳至觀仙台中心,右手指着閣樓上的位置。

「晚輩銀,挑戰兩儀宗所有師兄師姐!」

「這混小子在幹什麼呢?」玄奇院長笑着說。

「這是你們外院的新生?」白乾宗主若有所思地看着這名叫銀的新生。

附近其他觀仙台的師兄已經躁動了起來,似乎早已急不可耐要對這個自大的小子動手了。

「你可知道你這句話的後果是什麼嗎?」白乾宗主半笑着說。

這時從新生所在的觀仙台又上前一人。

「還有我諸葛孔明,我們兩人。我已經看到了最終的勝利者是……」

「我們三人!晚輩洪烈。」

「那你們自己鬧騰吧?出了問題我不負責。」白乾宗主揮揮衣袖,其他觀仙台上的師兄師姐們爭先恐後飛上新生觀仙台上。

「請前輩們將其他新生驅離這裡,我怕誤傷他們。銀雙手抱拳朝白乾方向鞠了一躬。

「靠,這小子是不是太狂了,我忍不了了。」一個內院新生在旁邊暴躁的叫起來,被身邊的人緊緊拉住。

「哦?有意思。白鬼,將其餘新生領到一邊去。」白乾對身邊的白鬼副院長說道。

「是。」在白鬼副院長的安排下,這片觀仙台上只剩下了三位新生和被挑釁的師兄師姐們了。

「我先來!」洪烈率先出手朝眾人奔去。

「這洪烈是外院的新生,招生測試時表現的並不算出色,在測試他的人手下撐了不到十分鐘。」一旁的那名女子向白乾解說著。

白乾有些詫異的望向那人,不到兩招,洪烈已經飛出了觀仙台。

原來只是虛張聲勢,我為什麼會有期待。

白乾又望向了其餘兩人,突然臉色一變。

那個孔明周圍的巨大空間都陷入了混沌中。

「甲戌乙亥,火箭!」孔明嘴唇輕輕念動,單手在身前畫出木火兩字。

混沌中飛出無數只火箭飛向眾人。

「冰火兩儀盾!」從人群中亮出無數道太極盾擋在了火箭前進的方向上。

「未申酉戌,穿!」

火箭從太極盾穿了過去,眾人四散而去,有的還未來得及反應的身上只得運氣防禦以身硬抗,雖抗住了箭傷,可火焰在身上燒着了怎麼也不能熄滅。

「退出觀仙台,火焰自會熄滅。」

那些人也顧不得想太多,只能聽着這個聲音飛出了觀仙台,果然退出觀仙台的瞬間,身上的火焰熄滅了。

「先集火那個神棍,他看起來比較危險!」也不知是誰說了一聲。一群人蜂擁而上各自施展自己的法術,一時間亂成一團,各自的法術彼此攻擊了起來。

「法術不行的話就近身!」另一個人說,又一群人朝孔明沖了過去,然而在大家以為接近的一瞬間忽然發現自己的位置都出現了偏差,明明上一刻在孔明眼前,下一秒已經來到了其身後。一時間眾人不敢再隨意發動攻擊,而那孔明倒也不曾閑着,一直丟出範圍巨大的法術,眾人只得慌忙躲閃。

「試試同時發動法術和近身攻擊。」一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行,試試!」眾人整理好隊形再次發動攻擊,有的釋放着法術,有的貼身想要對孔明發動攻擊。

果然,這時能明顯看出孔明的躲閃動作更加明顯了,就在一些人快要靠近孔明之時,從從孔明後方竄出一個身影,只是砰砰幾拳就將上前的幾人轟飛出了場地。

「靠,忘了還有一個人。」飛出去的幾人只留下了鬱悶的一句話。

孔明不停釋放着那鬼神莫測的法術,而銀以身對抗上前的所有人,兩人的配合極好。場面一時間陷入了僵持中,留在場上的人數逐漸減少,這時從旁邊的觀仙台飛上來兩人,很有默契的各自沖向一人。

「是內院的格鬥雙法白權和白樞兩兄弟。」不知道是誰這麼喊了一句。

「白權!白樞!加油!」旁邊圍觀吃瓜的女生們發出震耳欲聾地吶喊為上場的兩人助威。

白權上前直逼銀,手上施展冰火雙重天朝銀攻去,銀雙手同樣施展冰火雙重天格擋防禦,白權見狀心中暗暗吃驚。

這不是兩儀宗門的法術嗎?雖然內外院皆可修鍊,也不至於讓外人偷偷學去吧。

雖說有些吃驚,但白權手上的法術和力道都沒有減弱半分,兩人一時間斗得難分難解。而白樞趁機召喚一柄長槍,徑直逼近孔明,槍尖舞出極美的弧線,同時還發出不同元素共鳴爆炸的聲音,將孔明打的接連後退閃躲。

「是白樞師兄的五行槍!」

五行槍嗎?那我便以五行戰之,孔明暗暗一笑。

「金字訣,束!」孔明同時朝後方快速飛去,而白樞則被束縛在原地。

白樞冷哼一聲。

「火行槍,爆炎!」槍身周圍溫度急劇升高,白樞也因此解脫束縛得以行動,藉著餘溫,白樞舉槍就刺,使出一招炎刺,直直向孔明的位置飛去。

「水字訣,潮汐!」孔明口中輕輕一吹,面前形成一道巨浪向白樞席捲而來。

「土行槍,岩壁!」白樞止住步伐舉槍插入地下,從槍身周圍生出道道岩石壁壘將巨浪擋下並吸收乾淨。

「木字訣,生長!」岩壁周圍生長出無數的枝條向天樞包裹而去。

「金行槍,斬!」白樞提槍在身前轉過了數圈,切碎了所有的枝條。

兩人不停切換五行法術和攻擊,已經鬥了近百個回合。

……

「他們兩個要打到什麼時候?」人群里終於有人發現了問題,這兩人要是繼續這麼打下去,不知得打到猴年馬月。

「這邊也是,這兩人就在這邊已經對了幾百拳了。也不躲不閃,看着手都痛。」

一時間場面更加尷尬了……

一旁閣樓上的玄奇院長心中甚為歡喜。

如此簡單的打法,剩下的就是拼功力和體力的深厚程度了,沒想到這屆外院新生有如此之人,感覺那幾人不出手的話這屆師兄根本不夠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