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彩禮加倍,我現場逮捕了岳父岳母
彩禮加倍,我現場逮捕了岳父岳母 連載中

彩禮加倍,我現場逮捕了岳父岳母

來源:google 作者:給事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正 給事郎 都市小說

小警察周正去迎娶未婚妻准岳母臨時加價,想用彩禮錢為兒子買車買房准岳母:彩禮錢再加四十萬你才可以娶走露露!准岳父:沒錢的話把你的房子送給我兒子!小舅子:咱啥時候去過戶?未婚妻:我同意他們說的!周正憤怒了,卻覺醒了超級警察系周正:這個婚,我不結了!我宣布,你們兩個被逮捕了!「恭喜宿主逮捕兩名犯罪嫌疑人,獎勵如下」「超級情緒感知」「體質增強藥丸」「現金支票一千萬」……展開

《彩禮加倍,我現場逮捕了岳父岳母》章節試讀:

「叮!」

「【抽獎商城】開放!」

周正的腦海里出現一個藍色的界面。

【抽獎目錄:勞斯萊斯幻影車隊,九千萬億舔狗金,某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倭國一千G動作片,八極拳大師,龐巴迪私人飛機一架,槍械大師,聲樂大師,還我十年青**丸…】

看着這琳琅滿目,稀奇古怪的獎項,周正驚呆了。

「【浩然正氣值】滿1000可以抽獎一次,宿主現在有一次免費的抽獎機會,請問是否抽獎?」

「抽獎!」

「恭喜宿主獲得【濱江家園】大平層一套!門禁卡和房本已經發放給宿主。」

周正一邊開車一邊抽空摸了一把西裝口袋,裏面果然有一個本本和一張卡片。

「系統!你這又是獎勵錢又是獎勵房子,這些東西都哪來的?不會被查吧?」

周正在心裏暗暗問道。

「本系統獎勵的所有物品,來源合理合法,安全可靠!」

「噢!那我就放心了!」

……

江北市**局審訊室外間,兩位年輕的警官看着大屏幕里的張彪和陳淑芬,一臉的無奈。

「這兩個人就像茅坑的石頭,又臭又硬!」

「也別怪人家啥都不說,油鹽不進。主要是咱手裡沒有足夠的證據呀!」

「誰說不是呢?聽說正哥正在往回趕,估計有眉目了。」

這時候,門忽然開了。

周正押着行兇男人走了進來。

「正哥!你可回來了!」

「哎!這是怎回事?」

警官阿亮指了指周正身邊的行兇男子。

「哦!我回來的路上買了盒煙,正好遇到這個人持刀傷人,就順道制服了他,把他帶回來了。」

卧槽!

這樣也可以嗎?

買盒煙還能遇到持刀傷人的事件?

自己一個人就把犯罪分子逮住了?

這是順道的事嗎?

這是立功了呀!

到時候少不了一個口頭嘉獎。

說不定還能獲得「**勳章」呢。

看人家的運氣多好!

兩個年輕警官立刻露出羨慕的目光。

「對了!韓隊去哪了?」

周正環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韓春峰。

「剛才方茜給韓隊打了個電話,韓隊帶着小王他們和法醫去增援了。」

「正哥!方茜大美女貌似在韓隊把你給告了!」

阿亮一臉的壞笑。

「不過,正哥!你是真牛比!」

「方茜大美女可是咱分局新晉的警花,咱分局多少單身狗哭着喊着上趕着巴結她。」

「你倒好,有跟方茜大美女單獨相處的機會,你居然不珍惜,把人家小女生丟在現場看死屍,你自己先溜了!」

「我有理由懷疑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你不會是彎了吧?」

周正上前一腳踢在阿亮屁股上。

「滾一邊去!一點正行也沒有。」

說完又指了指行兇男人。

「你倆把他帶到別的屋做個筆錄,把背銬下了,別太難為他。」

「我去會會張彪!」

張彪和陳淑芬被分別關押在審訊室。

張彪在一號審訊室。

他坐在審訊椅上,抬頭看到周正走進來,臉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呦呵!這不是我那乖女婿周正嗎?這是看你的老岳父來了嗎?」

周正面對張彪嘲諷,並沒有動怒,而是一直靜靜的盯着張彪。

「對方情緒異常,三分焦慮,三分忐忑,四分害怕!」

系統給出的提示說明張彪心裏必定有鬼。

「姓周的!你看着我幹嘛?老子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你們污衊我,我早晚要告倒你們!」

張彪被周正盯地心裏發毛,他綳不住了,只能用大吵大鬧來掩飾心中的恐慌。

「張彪!你的門牙什麼時候掉的?」

周正忽然發問。

「你問這幹嘛?」

「我在訊問你!回答我!」

周正大喝一聲!

張彪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回答道:「兩…兩年前吧!」

「兩年?」

「我和張露相識有三年了,我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的門牙就不在了!」

「額~」

「那就是五年前,我歲數大了,記不太清楚了!」

「呵呵!記不太清楚了,那我就幫你回憶一下!你的門牙是二十五年前掉的。」

「警官!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張彪開始裝傻充愣。

周正也不想跟他繞彎子了。

「二十五年前,你夥同陳淑芬,綁架李某,並逼問出李某的家庭住址,到他家中搶劫財物。

李某妻子反抗,你和張淑芬掐死了他的妻子和五歲的女兒。

打鬥中,你的門牙掉落到李某妻子的衣服里。

你後來索性將李某勒死,把他們用三輪車拉倒郊外掩埋。」

周正掏出裝在標本袋裡的黝黑門牙,丟在桌上。

「那三具屍骨我們已經發現了,你的這顆門牙就是在屍骨身上找出來的!」

「你…你…你…」

「你怎麼就能斷定那是我的門牙?」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一驗便知!這就是證據!」

張彪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這件事情在他和陳淑芬心裏埋藏了二十多年,任何人都沒敢提起過。

周正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了解的分毫不差。

難道他會法術,能未卜先知?

「對方情緒波動較大,三分疑惑,七分害怕!」

「張彪!你害怕了?你是不是疑惑,我為什麼了解的這麼詳細?就像是全程看着你作案一樣?」

天!我想什麼他都知道!

張彪恐懼至極!

「你…你簡直就是只魔鬼!」

「是你心裏有鬼罷了!要知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做了壞事遲早會被人知道,遲早要付出代價!」

「怎麼樣?是你主動交代,還是我再幫你回憶一下?」

「我說…我說!」

張彪心態徹底崩了,他竹筒倒豆子一樣,全都交代了。

周正則在一旁詳細記錄。

雖然他根據系統的提示,知道案件的來龍去脈,但是,很多細節還需要犯罪嫌疑人的供述。

兩個多小時後,周正記錄了厚厚一摞的供詞。

張彪和陳淑芬作案殘忍,令人髮指。

「周正…啊…不!周警官,我這也算主動交代,能不能得到寬大處理?你也知道露露和小彪沒有工作,我要是死了,他們可怎麼生活?」

「還有,你的房子我們不要了,四十萬的彩禮好商量,能不能通融一下?

你是警官,一定有辦法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嘛,我們畢竟是一家人!」

周正不聽則已,聽到張彪的話更加怒不可遏,死到臨頭還惦記着彩禮,還想逃脫國法的制裁!

他義正言辭的說道:

「張彪!我跟你家沒有任何關係。你知道心疼自己的兒女,在你和陳淑芬殺人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死者也有父母和孩子?

你們簡直就是畜牲,連五歲的孩子都不放過!」

「我一定會親手把你和陳淑芬送上刑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