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超品駙馬爺
超品駙馬爺 連載中

超品駙馬爺

來源:google 作者:迪拜銀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默 梁武帝

大學生李默,重生到國公府的第一天,就被公主休了,身為梁國第一個被休的駙馬,看他如何憑藉一己之力,在朝堂翻雲覆雨,邊疆戎馬,重複大梁盛世展開

《超品駙馬爺》章節試讀:

  「文壇的千古絕對,竟然被駙馬爺對出來了!」
  宇文丞相等眾臣,一個個慷慨激昂,激動無比。
  此事,足以載入大梁國紀年,在史冊上記下濃重的一筆!
  使臣和利多的臉色漲紅,本來是要來碾壓梁國的,何曾想卻偷雞不成蝕把米,卻給洛雲國丟了顏面,栽了大跟頭。
  他一跺腳,咬牙切齒道:「今日承蒙駙馬爺賜教,來日定當再次拜會!」
  隨即,他沖身後抬箱軍漢道:「箱子留下,我們走!」
  「等等!」
  和多利汗顏回頭:「駙馬爺,還有何事?」
  李默負手而立,氣宇軒昂道:「你洛雲國只是番邦小國!
我大梁八品官見你家國主,也就拱手禮而已!」
  「今你小國使臣,覲見我大梁武德皇帝,怎敢不跪?
!」
  「啊這……」使臣臉色瞬間煞白,看向李默的眼中露出懼色。
  李默雙目炯炯有神,厲聲喝問道:「還不跪下!」
  在李默的帶動下,文臣武將們一個個群情激昂,指着使臣道:「跪!
跪!
跪!」
  一時間,朝堂之上,喊聲振聾發聵。
  唬得使臣和利多慌忙跪拜在地,身後的軍汗們也一個個誠惶誠恐,叩首便拜:「武德陛下萬歲!
萬歲,萬萬歲!」
  梁武帝端坐龍椅之上,接受跪拜,龍顏大悅。
  他看向李默,此時心裏已經喜歡的無可不可!
  李默笑了笑,指着那條骨瘦如柴的的細犬,「這條狗,我們大梁國留下,至於狗都不如的,現在可以離開了!」
  使臣和利多等人皆是叩謝起身,一個個面如死灰。
  李默又道:「臨走,再送你一副上聯!」
  「坐井觀天,夜郎自大,蕞爾小國,竟敢觸犯天顏,實屬可笑!」
  使臣冷汗淋淋,領着眾人灰溜溜的逃出了大殿。
  在使臣出大殿之際,李默高聲道:「回去稟明你家洛雲國主,此狗養肥之時,便是我大梁國踏平洛雲之日!
到時定將它重還你家大殿之上!」
  朝堂之上,一片喝彩之聲。
  梁武帝更是對李默讚不絕口。
  而此時,李默看到那已雙鬢白斑的靖國公。
  靖國公為了社稷,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此次的敗給洛雲國,實屬另有隱情。
  他走到近前,攙扶起靖國公,父子相視。
  上一世,李默就對此等忠義之士極為敬佩。
  李默有感而發:「白頭翁,持大戟,跨海馬,與木賊、草寇戰百合,旋復回朝,不愧將軍國老!」
  靖國公看着自己的兒子,此時已是熱淚盈眶。
  就在這時,陳廷敬站出來道:「陛下,李默父子有罪在先,雖然剛才用言語喝退使臣,但接下來,洛雲國不會善罷甘休,必定捲土重來。」
  「我們用賠款換來的休養生息,眼看就要被李默破壞,他可是罪加一等啊!」
  梁武帝臉色驟變,雖然他不想繼續問罪李默。
  但是,靖國公此次征戰,敗給了洛雲國也是不爭的事實。
  梁武帝眉頭緊鎖,看向李默問道:「陳卿家所言極是,倘或使臣回去稟明洛雲國主,他們大兵來犯,如之奈何?」
  李默拱手道:「陛下,邊關形勢莫測,個中曲折,也未可知。
望陛下明鑒!」
  李默言下之意,說的很明顯。
  將這場仗失敗的罪過,全都歸到靖國公的頭上,太武斷了。
  陳廷敬指着李默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默淡淡道:「據我所知,此次南疆之戰,令尊鎮海將軍陳敖,為副指揮,總督西路軍馬,我想問一下,城破之時,令尊大人又在哪裡?」
  「這……」  陳廷敬臉色驟變,趕緊對梁武帝道:「陛下,李默這就是在強詞奪理!」
  「家父總督西路軍馬,恪盡職守,不敢怠慢……」  與此同時,站在朝堂之上的鎮海將軍陳敖也臉色大變。
  梁武帝看向陳敖,問道:「陳將軍,你有何話講?」
  陳敖立刻站出來道:「陛下,臣盡心竭力,此次之戰並未失利,至於戰局之敗,皆是靖國公指揮失誤造成。」
  李默憤然道:「胡說!」
  陳敖趕緊道:「陛……陛下。
李默妄圖污衊朝中重臣,必須治罪啊!」
  正在此時,忽聽御前禁軍戍衛統領趙昂進殿,來報:「陛下,大殿外萬名軍兵聯名上狀!」
  「哦?」
  梁武帝倒吸了一口氣,「何事,奏來!」
  趙昂拿出萬人血書,鏗鏘道:「靖國公指揮有方,大敵當前奮勇當先,殺敵無數,皆因被三路包抄,為免軍兵慘遭無辜屠戮,被迫敗退!」
  「鎮海將軍陳敖,私自剋扣軍餉,裡通外國。
戰時虛張聲勢,避而不戰,貽誤戰機!
放開西路缺口,致使敵軍長驅直入!」
  「萬人血書,望聖上明鑒!」
  這……  陳敖臉色煞白,立刻跪下道:「陛下,冤枉啊!
這一定是靖國公的私家兵,受他指使,企圖栽贓嫁禍,誣陷臣下啊!」
  趙昂冷聲道:「鎮海將軍,你可看清楚,這些可都是你西大營的軍兵聯名上書的!」
  「什麼?」
  陳敖當場癱軟在地。
  李默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鎮海將軍,連你自己的手下,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冤枉,冤枉啊……」  梁武帝拍案而起,「陳敖,枉我大梁待你不薄,你竟然做出此等不忠不義之事!」
  「左右御林軍!」
  「在!」
  一聲令下,朝堂之上,御前金甲御林軍站出。
  「將陳氏父子扒掉朝服,當堂杖責一百!
交由刑部革職查辦!」
  「陛下,冤枉啊!」
陳廷敬一聽,嚇得腿都軟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陳敖,陳廷敬父子,當場被扒掉官服,褪下褲子,趴在地上接受杖刑。
  「陛下,饒命啊,啊!」
  「爹,好疼啊,疼死我啦,啊!

啊!

!」
  一時間,大殿之上「啪啪」聲和慘叫聲,不絕於耳。
  梁武帝親下龍椅,將靖國公攙扶到椅上。
  「陛下,臣惶恐。」
靖國公顫聲道。
  「靖國公,受委屈了。」
  隨後,梁武帝凜然道:「靖國公李同驍,護國有功,不負社稷!
加封超品靖國公,授假節鉞!」
  「世子李默,衛國有功,冊封一等正國駙馬都尉,賜八斗黃金十箱,賜蟒袍玉帶,賜敕造駙馬府!
賜摘星樓一座!」
  「另加封西征大將軍督軍,擇日啟程,平寇破虜!」
  梁武帝話音落,朝堂之上眾文武,都羨慕非常。
  這冊封,可謂是極為尊榮顯赫。
  就在靖國公李同驍要叩拜謝恩之時。
  怎料,李默卻開口道:「陛下隆恩,李默心領了。」
  「但我只要洛雲國的白銀一萬兩,並這細犬一條。」
  ……!
  朝堂之上,眾人皆大驚。
  皇恩御賜,他竟然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