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陳風唐瑾萱
陳風唐瑾萱 連載中

陳風唐瑾萱

來源:外網 作者:道門第一天婿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道門第一天婿

他是龍國最神秘的道門門主!右手神針懸壺濟世,左手神功掌乾坤!三年前,為了報答少年時的恩情,他自我封印,成為贅婿。在這三年里,他為丈母娘一家做牛做馬,但最後卻連一條狗都不如!還被妻子戴綠帽!最後妻子事情敗露,一查之下,他發現錯認恩人。終於,他一怒之下,解開封印,王者回歸!展開

《陳風唐瑾萱》章節試讀:

當陳風牽着唐瑾萱邁入典禮會場大門,身影消失的時候。唐家眾人呆若木雞!
「這特么——」
「到底是怎麼回事?」
「綠帽子帶多了,真有這種功能?!」
唐兵恨不得都給自己多帶幾頂。不過,反應過來,他登時衝著保安喝問,「你們幹什麼?」
「我們有請柬不能進,他們連請柬都沒有。」
「你們為什麼不阻攔?」
「你瞎比比什麼!」
保安聞言,怒瞪一眼,冷聲道:「我告訴你,主辦方已經交代過了。」
「陳先生和其夫人一家,有資格進入典禮會場!」
陳……陳先生?指的就是那個陳綠帽?唐兵的腦袋一時有些轉不過來彎。
「真的不需要請柬?」
張新菊這時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
旋即她也試探性的向前走去,然後小心翼翼的走入典禮會場的大門。
張新菊的動作很慢,唯恐保安將她攔住。
可是一直來到陳風的面前,保安都沒有進行任何阻攔。
「瑾萱,我真的可以進來?」
張新菊心中激動不已。
旋即,她看向門外的唐家眾人,一時間揚眉吐氣。就好像昨晚所受到的屈辱,全都彌補了回來。
「我們也試試?」
唐老爺子不甘心,皺了皺眉上前一步,道:「保安同志,我也是唐家的人啊。」
「對了,我是唐瑾萱的爺爺,陳風是我的孫女婿啊!」
「他們可以進,我也可以吧?」
儘管唐兵拿出來的請柬不管用,甚至讓自己丟了老臉。
但是跟中醫總會的會長大人相比,老臉丟了又算得了什麼。
今天是唐家飛黃騰達的最好機遇啊!
「不行!」
然而,得到的卻是冷冰冰的回答,「主辦方交代,除了陳先生和其妻子一家之外,你們整個唐家都不行。」
「我的話你聽不懂,保安棍能認識嗎?」
說著,揚了揚手中的保安棍。
唐華偉原本滿臉期待,結果一把年紀了還被威脅,心中的屈辱可想而知。
唐欣怡一家人,也面沉如水。
看着唐家一家人的樣子,張新菊心中舒暢,正想數落幾句,但想到要是那樣,豈不是跟個潑婦一樣,跟唐家這群忘恩負義的人一樣?
不知不覺間,張新菊的性格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逐漸朝着原本那個江南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的女人轉變。
「好了瑾萱,我們進去吧。」張新菊笑道。
實際上,中醫學會在她心裏又何嘗不是聖地呢。
「有什麼好嘚瑟的!進去了又能怎麼樣,一個綠帽王,兩個弱女子,想要得道葉會長的青睞?」
「做夢去吧!」
唐強也跟着詛咒道:「沒錯!他們進去頂多轉一圈就能出來,不信你們等着!」
「老公!」正在此時,唐欣怡突然兩眼一亮,很熱情的跑過去摟着一個公子哥的胳膊。
此人正是喬世偉。
……
與此同時,會場內。
唐瑾萱仍舊滿臉動容,感覺有些不真實。
最後一刻,她已經做出了最後的決絕。只要陳風這次讓她失望,那就徹底放手。
但萬萬沒有想到,陳風真的不需要請柬,帶着她們母女進來了。
張新菊的態度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冰冷,她清了清嗓子,有些尷尬道:「陳風,沒想到,你竟然真有這樣的人脈。」
陳風一笑,原本想說『就算是葉繼先見了我都得彎腰磕頭』,但是頓了頓,還是把這句話咽回肚子。
因為他也明白,唐瑾萱母女肯定不信。
甚至又要責怪他吹大氣球。
想了想,陳風笑道:「我這十幾年在江湖奔走,也認識了一些人脈,我找到了他們,這才弄到了參加典禮的資格。」
原來如此。
張新菊點了點頭,看了一圈之後,有些緊張的問,「對了陳風,我們坐在哪裡?」
因為她看到每一張座位上,都寫着名字的。
陳風看到中間有一排座位,上面貼着「唐華偉」、「唐兵」、「唐欣怡」等名字。
他笑道:「媽,瑾萱,正好,我們坐那邊。」
「額……」
張新菊和唐瑾萱看到這一排名字,頓時滿臉詫異,古怪的看了一眼陳風。
隨後,她們這才心中不安的走過去,剛剛落座,身旁便響起一道聲音,「張總?你也進來了?」
張新菊轉頭,便看到一個亮光閃閃的禿頭。
「秦院長,您好!」
認出是二院的一個副院長,叫秦學智。張新菊的臉色有些不自然。
原本她在唐家葯業公司任職的時候,數次想跟二院合作,也找了秦學智談了多次。
一開始,秦學智還一本正經的讓張新菊提供各種資料。張新菊以為都是常規手續,為此還稱讚這個傢伙做事認真。
但是,後來一次聚會,他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爪牙。
原來竟然是看上了張新菊的風韻猶存,動了歪心。
直接揚言,只要張新菊做他地下情人,一個月陪他十五次,合同立刻簽。
張新菊氣的當場抓破秦學智的臉,逃出了酒店。從此徹底沒有跟二院有過任何合作。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在典禮現場遇見。
看上去,這個秦學智現在還混的不錯,通過他前面桌子上的牌子,這傢伙居然已經當上了二院的院長。
秦學智看着張新菊,目光中的慾望絲毫沒有掩飾。
正所謂,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他看了一眼椅子上別人的名字,低聲笑道:「沒想到你的手段可以啊。」
「連這裡都能混進來?」
「我知道了,你混進來,想混個臉熟,然後加入申城中醫學會分會?」
「別擔心,憑藉我們這幾年的關係,我保證不拆穿你。」說完,伸手打算摸張新菊的手。
秦學智認為,張新菊混進來被自己發現,肯定不敢進行反抗。
張新菊就像是觸電了一般,將手縮回去。
隨後,厲聲道:「秦院長,請你放尊重一點!」
「我的確想加入申城中醫分會。但是,我們不是混進來的,是通過保安的允許!」
秦學智一愣,沒有想到落魄到這種地步的張新菊,竟然還敢拒絕自己。
他怒火中燒,咬牙切齒,「老娘們,你最好給老子聽話點。」
「我告訴你,想撲我的小姑娘不知有多少。我能看上你,這是你的榮幸!」
「別以為自己是個鑲金邊的!」
「今晚必須配老子,只要你答應,我保證你一輩子榮華富貴!」
「要是不答應,哼!老子一句話,你跟你女兒,就會被立刻趕出去!」
張新菊原本有些緊張,聽到這話,儘管怒不可遏,但是也不敢大聲反駁。
秦學智見狀,還以為張新菊屈服了,志得意滿。
當下,他掏出一張證件,炫耀道:「來給你看看。」
張新菊轉頭,看到證件上面寫着:中醫學會駐申城分會委員!
她沒有想到秦學智居然成為了委員,心中更是慌亂。
「秦院長,恭喜恭喜!」
「我在城北做的也是葯業生意,等典禮過後,我請你去找個會所玩玩。」
「秦委員,我們兩個可是老朋友了。聽說申城分會成立之後,所有醫院的藥材採購,都歸你們委員會管理。」
「記得一定不要忘記兄弟啊!」
「秦哥,我新開了一家足浴店,新來了幾個不錯的好姑娘,手法精湛,晚上一起去洗個腳?」
看到秦學智的證件,一旁幾個做葯業生意的老闆,連忙諂媚巴結。
儼然,這個證件非常了不起。
知道的人,都知道這背後所代表的是金錢滾滾。
秦學智無比得意,但是,他最喜歡的還是張新菊這種風韻猶存的婦女。
「聽到了吧?」
「今晚,只要你給我魔槍,我可以找關係運作一下,把你也拉入委員會。」
「對了,喬家知道嗎?」
「我的委員會證件,就是喬世偉大少爺幫我弄來的。」
「不說話?」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啊!」
張新菊聽得面紅耳赤,正進退兩難的時候,一道溫暖的聲音傳來。
「媽,我們換個位置吧。」陳風起身。
張新菊感激的看了陳風一眼,連忙起身。
「你小子是誰?」見到陳風破壞自己的好事,秦學智一臉的憤怒。
陳風掃了他手中的證件一眼,冷笑道:「我叫陳風,是張總藥店的員工。」
「就你這種人,也有資格成為委員?證件假的吧?」
「放你娘的狗屁!」秦學智勃然大怒。
「你一個小小的藥店員工,狗屁不是,也敢在我面前犬吠?」
「信不信,老子一句話,就讓你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周圍的幾個葯業老闆聞言,全都忍不住揶揄的笑起來。
「張新菊,秦委員喊你一聲張總,那是抬舉你。」
「你早就不在唐家公司任職了,現在只開了一家小小的藥店,還有什麼資本清高?」
「真是可笑可笑!」
秦學智得意的對陳風道:「看到沒有,還不給老子滾!」
「否則,我讓保安把你打出去!」
陳風冷哼一聲,伸手將秦學智手中的證件奪過來,直接撕碎,砸在他的臉上。
冷聲道:「記着,從現在開始,你的委員資格被革職了!」
秦學智目眥欲裂,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藥店員工,居然如此囂張。
「老子弄死你!」他登時紅眼,朝着陳風撲上去。
啪!
陳風揚手,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他的臉上。
秦學智怪叫一聲,直接被抽翻在地上,肥豬胖臉,頓時印着清晰的五指印。
他徹底瘋狂,正要大喊大叫。一聲冷笑,從不遠處傳來。
「嘖嘖,姓陳的,真沒想到,你居然也有手段混進來?」

《陳風唐瑾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