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陳六合沈清舞 連載中

陳六合沈清舞

來源:外網 作者:大紅大紫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大紅大紫 科幻小說

縝雲監獄坐落在華夏國西南邊境,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 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 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 總之一句話,能住進這裡的,沒有一個不是窮兇惡極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 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展開

《陳六合沈清舞》章節試讀:

滿心憤慨的陳六合同志壓根沒意識到這一點,一個勁的坡口大罵那些人有眼無珠,就憑自己這氣質這才識,別說做個小經理,就算做個總經理也多少有些埋沒人才的意思。 昂頭望着漸漸西落的夕陽,陳六合摸了摸鬍子拉碴的下巴,一副歷經滄桑的沒落神情,委實有些令十八歲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憂鬱特質。 丟掉煙屁股,用腳下那十塊錢一雙的解放鞋碾了碾,瀟洒的甩了甩頭上那不足一寸的頭髮,給了地產公司一個鄙夷的眼神後,便蹬車向杭城大學趕去。 當陳六合帶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時候,還沒進門,赫然就看到大門外停着一輛紅色的寶馬車,一個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車旁。 看到女人,陳六合微微皺了皺眉頭,善於嚴察言觀色的沈清舞輕聲問道:哥,你認識? 不算認識。陳六合說道,三輪車在大門外停下,陳六合沒去搭理那臉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輪車,才對眼巴巴的女人說道:有事? 有事想請你幫忙。秦若涵連忙說道。 陳六合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道:那你趕緊打哪來回哪去,我還要做飯,很忙。 你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絕嗎?秦若涵臉色一緊,說道。 呵呵,管你什麼事,我都沒那閑工夫參與你的破事。陳六合擺擺手,扶着三輪車走進大院,懶得去搭理對方。 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陳六合,臉色有些煞白,銀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臉的無助與絕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層霧氣。 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掃了秦若涵一眼,臉上無喜無悲,看不出什麼,不過秦若涵此刻流露出來的神情,卻是讓她心中微微一嘆,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鳴亦或是回憶。 這樣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現過在自己身上,那時候的自己,爺爺離世、哥哥入獄,京城那潭深不見底的渾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對周圍的冷眼與譏諷,甚至還有報復。 那時候,自己或許就像眼前這個女人一樣,無助又凄涼吧。 遇到大麻煩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問道,別看她年齡不大,但早已經不是不諳世事的青蔥少女,在京城那個大染缸里侵染了這麼多年,別說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個成熟的心智來。 況且她這個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這二十年來所經歷的事情,可不僅僅是用悲慘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寫成一本書籍,都綽綽有餘。 她不會去憐憫誰,也不會去同情誰,僅僅是因為眼前這個應該讓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讓她有那麼一瞬間的不忍。 聽到沈清舞的話,秦若涵含淚點頭,她真的遇到大麻煩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煩,否則她也不可能會找到陳六合的家門來,從她出現在這裡的那一刻起,就證明她已經窮途末路別無選擇了,死馬當活馬醫的把陳六合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 沈清舞點點頭,沒說什麼,操控着輪椅進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時候,沈清舞的聲音傳來:院門沒鎖,有什麼事進來說吧。 剛停好車,正準備洗菜的陳六合聽到沈清舞的聲音,輕笑了一聲:怎麼?動了惻隱之心? 沒有,只是覺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這句平淡的話,卻是讓得陳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現出一瞬間的至寒,旋即很快隱沒,他沒說什麼,只是笑着點了點頭,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開始洗菜。 沈清舞似乎發現了陳六合的心裏活動,她來到陳六合身邊,輕輕拽了拽陳六合的衣角,小聲道:哥,苦也不苦。 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頭,有着這個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樑!陳六合咧嘴笑着,沒有酸澀,沒有苦楚。 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對跟進來的秦若涵說道。 不等秦若涵說話,陳六合就先開口:你能到我家來等我,就證明你現在遇到的事情很嚴峻,也證明你現在到了急病亂投醫甚至走投無路的地步,否則你不可能會求到我這個根本就不熟悉的人頭上來。 陳六合一邊洗菜,一邊輕描淡寫的說道:往往遇到這樣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頓了頓,陳六合道:說實話,我們無親無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我為什麼要幫你? 秦若涵深深吸了口氣,看着陳六合那張似乎永遠掛着懶散的面孔,道:對不起,我已經沒辦法了,我所能想到的辦法都想過了,最終直覺告訴我,只有你才能幫我。 陳六合嗤笑了一聲:直覺?那玩意值幾個錢?你又憑什麼認為我能幫你?而不是你拉着我陪你一塊去死? 秦若涵嬌軀一顫,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陳六合笑了笑,這句話倒是沒讓他去反駁什麼,而是說道:先把你的事情說給我聽聽,然後再看我能不能做一次活雷鋒。 聞言,秦若涵的臉色一喜,把眼眶中的霧氣生生的收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有人要對我圖謀不軌,為了達到目的,甚至連狙擊手都請了,跟你猜測的一樣,他們並不是想要我小命,擺出那麼大的陣仗只是想嚇唬我而已。 這件事情要從我父親說起,我家裡雖然不算巨富,但在杭城,也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有錢人家了,去年,家父開了個娛樂會所,生意很好,但沒多久,就被黑勢力給盯上了,威逼利誘恐嚇家父讓出會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說到這裡,秦若涵的臉上出現了悲痛:那會所耗費了家父所有的精力和財力,我父親當然不會白白讓出去,更不會向那些惡勢力低頭,可過了沒幾天,我父親就死在了一場車禍當中,而我接手了這家會所。 秦若涵的臉頰被淚水打濕,不過她下意識的昂着臉蛋,似乎是不想讓眼淚淌下,她的嘴唇也死死抿着,強忍着不讓自己抽泣出聲。 陳六合接茬道:然後,那些對你們家會所覬覦已久的人就開始對你下手?對於這樣的事情,陳六合倒沒覺得有多震驚,他的經歷告訴他,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有黑暗存在,所以聽到這樣的事件,也不算太過稀奇。 只不過對眼前這娘們的經歷,倒是有些同情,家境殷實,卻遇到了這般破事,甚至已經家破人亡了。 頓了頓,陳六合說道:這也好辦,你讓給他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就完了?畢竟錢是永遠賺不完的,如果命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 聞言,秦若涵激動了起來,她狠聲道:絕不可能,我父親就是為了這個會所被那些人謀害的,現在會所到了我手上,我更不可能便宜了那些劊子手,否則我父親的堅持不成了一場空?我父親的死,豈不是白死了? 陳六合搖了搖頭道:這叫緩兵之計,懂不? 你所說的我也想過,但沒有用,他們現在看我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要的已經不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而是想用兩百萬買下整個會所。秦若涵說道。 呵,那些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心這麼黑。陳六合冷笑了一聲,頓了頓,問道:那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我要保住會所,我要跟那些人抗爭到底。秦若涵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神色,陳六合知道,那是怨毒與仇恨。 昨天晚上,他們已經給我下最後通牒了,如果三天內再不把會所讓出來,他們讓我準備好棺材,下去見我父親。秦若涵說道,未來,她深吸口氣,加了句:他們都是亡命之徒,他們敢說出這樣的話,就一定做得出這樣的事。 秦若涵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陳六合:只要你幫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我調查過你們的底細,知道你們兄妹兩相依為命,也知道你妹妹是杭城大學的高材生,但你們的生活過得並不好,僅靠你收破爛維持生計,並且你妹妹身體不好,體弱多病,需要靠中藥調養,這筆費用對你們來說就是個巨大負擔。 只要你幫我渡過難關,幫我保住會所,這些問題我都能幫你們解決。秦若涵眼神炙熱的說道。 陳六合打量了秦若涵一眼,輕笑道:你的準備功課做的倒挺足,一語切中了我們現在的窘境。對於秦若涵能查到這些,陳六合併不覺得奇怪,如果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這個女人也太沒手段了。 下意識的摸着下巴上的鬍渣子,陳六合看了眼不動聲色的沈清舞,溫和道:小妹,你覺着呢? 秦若涵的悲慘命運並沒有讓沈清舞臉上出現太大波瀾,她平靜的看着陳六合:你覺着呢

《陳六合沈清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