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塵墟劍寒
塵墟劍寒 連載中

塵墟劍寒

來源:google 作者:莫頭莫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啟塵 莫頭莫腦

辰時採藥去,酉時戴月歸,何苦覓長生,此行且逍遙穿越修仙界的蘇啟塵只想在邊遠小城安靜的修行,奈何逃不過人情世故,逃不過因果糾纏,一入修行路多艱,此生已是苦命人……展開

《塵墟劍寒》章節試讀:

如果一個人有目的的去幫助另一個人,那麼另一個人是該感謝還是該憤怒呢。

蘇啟塵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他此刻心中恨不得二師叔不要救自己,現在一邊是妻子的性命,另一邊是要背叛師父做個不忠不義之人,蘇啟塵心中兩難,看着昏睡過去的安晴,蘇啟塵發出一聲嘆息:「讓娘子踏入修行,希望是福不是禍。」

蘇啟塵雖然服下了療傷靈丹,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恢復的,將安晴抱進山洞後,蘇啟塵開始打坐調息,待恢復一些法力再去尋鈴兒。

一個小人兒探頭探腦的走進山洞,見蘇啟塵雖然模樣狼狽,周身氣息卻並不紊亂,語氣恭敬的道:「大仙,幸不辱命,小仙子毫髮無損。」

他們兄弟三個離得遠,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只是遠遠看到兩道金芒輕易驅散了劫雲,心中對於蘇啟塵的實力有了誤判,起了抱大腿的心思。

他們兄弟三個乃蛟龍精血所化,對於喜歡吞噬精血的妖怪來說,他們無異於靈丹妙藥,走到哪裡都會有妖怪打他們的主意,那頭青魚妖就是想要吃了他們兄弟三個,可惜本事差了些,反而被兄弟三個反殺,可誰又能保證每次遇到的妖怪都是這種不入流的貨色呢,找個大腿抱住,他不香嗎。

蘇啟塵睜開眼,並沒有見到玲兒,問道:「我女兒呢?」

「大仙莫急,小仙子就在外邊呢。」

「老二,老三,帶小仙子進來。」小人兒對着洞外喊道。

不多時,另兩個小人兒一個扛着蘇鈴兒的頭,另一個扛着蘇鈴兒的腳進了山洞。

「我女兒怎麼了。」蘇啟塵暴起,一把將蘇玲兒攬入懷中。

「小仙子哭着鬧着要回來尋大仙,我們兄弟三個沒辦法才將她迷暈了過去。」三個小人急忙跪下。

蘇啟塵也是關心則亂,這時才發現蘇玲兒呼吸平穩,渾身沒有半點傷痕,只是熟睡了過去。

「按照約定,你們三個可以走了。」蘇啟塵道。

三個小人兒聞言,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三個小人兒打定了主意,納頭便拜:「大仙,我兄弟三個想鞍前馬後侍奉大仙,還請大仙不嫌棄我們,將我們收入門牆。」

蘇啟塵看着三個小人兒殷切的目光,眼前這一幕是多麼熟悉,一如自己當年目光灼熱的跪在靈崖宗山門前,懇求師父收自己為徒。

「既然如此,你們便跟着我吧。」

三個小人兒聞言,趕忙磕頭,為首的小人道:「弟子古精,給師父磕頭了。」

另兩個小人兒有樣學樣:「弟子古靈,給師父請安。」

「弟子古怪,給師父……」第三個小人兒話說到一半卻卡殼了,然後惱怒的對着古靈和古精道:「哎呀,你們把我想說的詞兒都說了,我該說啥啊。」

蘇啟塵看着這個彷彿憨憨一樣的老三古怪,心中陰霾也散去不少,但還是要敲打這三個妖怪,道:「我從未說過要做你們的師父,你們只是跟在我身邊修行,來去自由,只是有一點,不得再頑劣戲弄人,更不能害人性命,若非如此,我飛劍可不認人。」

「弟子謹記師父教誨。」古靈精怪三兄弟趕忙應道,可並未改口。

「你們既然隨我修行,需得知曉我的跟腳,我乃靈崖宗修士名蘇啟塵,我師父是靈崖宗前掌門葉興崖。」蘇啟塵道。

「可算抱上大腿了。」古靈精怪三兄弟一聽師父的師父是個掌門,全然沒聽見那個前字,心裏一心憧憬抱上大腿後的好日子。

蘇啟塵不知道三兄弟對蘇啟塵的實力有了錯誤的評判,更是不知道三兄弟心裏想什麼,只是覺得這三個小人頗為有趣,心地也不算壞,能夠給玲兒做個伴兒也是不錯的。

恰在此時,安晴悠悠轉醒,先是一臉茫然,隨後彷彿想起了什麼,驚魂未定的環顧四周,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一隻白色肉蟲不斷的撕咬自己的身體,可她卻不能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一點點的吃掉,那夢是如此真實,如此恐怖。

安晴發現了坐在自己身旁的蘇啟塵,眼神稍稍安定了些,然後一把抱住蘇啟塵:「夫君,我好害怕。」

蘇啟塵輕輕撫摸着安晴的頭:「娘子莫怕,一切都有我呢。」

古靈精怪三兄弟倒是很有眼力勁兒的不當電燈泡,道:「師父師娘,你們肯定餓了吧,我去給你們尋些吃食過來。」說完便一溜煙跑出去了。

「夫君,他們這是?」安晴不解。

蘇啟塵將三兄弟會跟着他們一家子修行的事告訴了安晴,安晴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蘇啟塵會約束好這三個小妖怪。

她只是靜靜的躺在蘇啟塵懷裡,雷劫落下的那一刻,她以為自己就要死了,自己死了沒關係,可是再也見不到夫君和鈴兒了,那股絕望與不舍,安晴只有感受着蘇啟塵的氣息才能忘卻。

「我傷了經脈,雖有青華丹,也需要一些時日療傷,待我傷好了,我們去尋師父吧。」蘇啟塵輕聲道。

安晴道:「夫君,你真的要去偷那什麼獸皮嗎?」

蘇啟塵的手輕輕拂過安晴的臉,留戀的停在她的臉頰,說:「我與二師伯有言在先,他救我們,我就替他做一件事。」

「夫君,先前我怎麼突然昏過去了。」安晴心中有些起疑,為什麼那個中年男子一揮袍自己就暈了過去,自己暈過去後又發生了什麼。

「二師伯與我說些機密話,不便讓你知曉,所以讓你昏睡了過去。」蘇啟塵並不打算把安晴中了噬心蠱的事告訴她,他不想安晴心裏有負擔。

「爹,我也要抱抱。」不知何時,蘇鈴兒也醒了,一把撲在蘇啟塵後背上,小猴子一般掛在蘇啟塵的脖子上。

蘇啟塵反手將蘇玲兒拽了下來,也將她摟在懷裡,一家子享受着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

靈崖宗後山有個不大的湖,湖中間有一個小島,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手持竹枝正在釣魚,魚線微動,老人慢悠悠的起竿,一尾金色的鯉魚被拉出了水面,老人雙手顫抖的解下魚鉤又將鯉魚放了下去,三分嘆息七分釋然的自言自語:「徒兒,再不回來,你可就看不到師父了。」

老人正是蘇啟塵的師父,靈崖宗的前掌門葉興崖。

《塵墟劍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