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痴情抵不過絕情
痴情抵不過絕情 連載中

痴情抵不過絕情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冷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芷 現代言情 蕭煜寒

痴心絕對,悔不該當初,統統都已經晚了,蕭煜寒再也找不回那個一心為了他的傻女人了!展開

《痴情抵不過絕情》章節試讀:

他將她像丟垃圾一樣丟在墓碑前,按着她的頭狠狠的磕在地面上。
「洛芷,因為我不愛你,所以也不會恨你,我要讓你也知道,愛而不得的滋味!」
說完,蕭煜寒嫌棄的擦了擦手,站在一旁冷眼的看着。
她只覺得還沒恢復的身子冷的厲害,額頭一陣眩暈疼痛,可遠不及此刻的心疼。
淚水順流而下,洛芷起身,再次狠狠的對着那塊冰冷的墓碑磕着頭,不過幾下,額頭就已經血肉模糊。
她的嘴裏像是沒有靈魂一般的嘟囔着。
「我有罪,這是我欠洛晴的,我有罪。」
蕭煜寒咬緊了牙關,看着她這幅帶死不活的樣子,他本以為心中會有一絲的舒坦,可這一刻卻莫名的更加心煩意亂。
「在這裡看着她,不磕滿一百個頭,不準起來。」
他留下冰冷的一句給鄭雲。
隨即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刺骨的冷風加劇,雪越下越大,洛芷額頭上的血跡已經順着流了一臉,嘴唇凍的發紫。
卻仍然像個沒有靈魂的機械人一般,一個接着一個狠狠的磕着頭。
直到晚上太陽落山,溫度驟降的厲害,她咬牙堅持着磕下了最後一個頭後,終究是再也沒有起來,完全沒了直覺。
睡夢中,她彷彿回到了五年前的婚禮,滿懷期待的穿着婚紗,一步步的走向這個她愛了大半輩子的男人。
可他卻冷着一張臉,在她的耳邊留下一句:「是你偷走了小晴的人生,就算你和她長的一模一樣,我也一輩子都不會愛上你。」
她的確偷走了洛晴的人生,她們雖然是雙胞胎,可是從小父母便離異。
洛晴跟着父親,洛芷則跟了母親。
一個享盡了榮華富貴,一個只能做兼職和母親相依為命。
蕭煜寒是洛晴的青梅竹馬,他對她的愛從來沒有任何的掩飾,可洛晴和她說過的,洛晴親口說過,她不愛蕭煜寒,她有自己愛的人。
五年前,蕭煜寒成功繼承蕭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洛家下聘,求娶洛晴,可是當晚卻在酒會上中了葯神志不清。
洛芷因為擔心想要扶他去休息,可卻被他認成是洛晴奪走了第一夜。
同一天晚上,洛晴竟然也意外的出了事,她因為被幾個混混堵截,掙扎的時候從高層掉落,所以成了植物人。
洛晴成了植物人,蕭家便逼着蕭煜寒準備放棄這門婚事,造化弄人的是,那一夜,洛芷懷孕了。
洛家為了和蕭家聯姻,只好利用她肚子里的孩子做籌碼,逼着蕭煜寒娶了她。
她本是不願意的,可母親那時候病重,她沒有錢醫治,只有嫁給蕭煜寒,洛家才肯出錢救人。
從一開始,他們之間的婚姻,就是一場鬧劇。
可她一直抱有幻想,認為只要自己努力,只要自己付出,就一定會換回他的真心,可事實卻是,他從未正眼看過他。
這五年來,她也不過就是他的一個玩物,在他的眼裡,自己卑鄙至極,為了給洛家換來利益,不惜挺着肚子嫁給他。
而他也從不相信,那個孩子是他的,在他的眼裡,孩子的父親是許青山,所以他從未給蕭子言任何父愛。
洛芷再次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蕭家公館了,渾身難受的厲害,可還不等她緩一緩,王嫂就已經沖了進來。
「不好了夫人,你快去看看吧,小少爺他......」 子言!
她強迫自己起身,渾渾噩噩的衝進孩子的房間,就見好傢夥手裡還抱着那個已經髒兮兮的小熊,小臉通紅的厲害,渾身抽搐不停,臉色難堪的很。
「子言,媽媽來了,這是怎麼了,別嚇媽媽啊!
王嫂,子言這是怎麼了!」
她手忙腳亂的將孩子抱在懷裡,才發現,小傢伙身上的溫度低的嚇人。
「這幾天小少爺一直不說話,就抱着娃娃,昨天晚上您昏迷了被送回來,滿臉是血的,許是給小少爺嚇到了,他昨晚就把那個最愛的小熊的手給剪下來了,今天一早我想着叫小少爺去吃飯,結果一開門就......」 想到自己不在的這幾天,子言不知道經歷了什麼,洛芷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趕緊叫救護車,快!」
這孩子,是老天給她的禮物,是她努力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如今母親已經去世了,她只有這個孩子了。
救護車來的很快,可洛芷仍然覺得不夠快,等到了醫院,醫生進行了搶救後,給孩子做了全面的檢查。
「洛小姐,孩子的父親,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醫生的表情十分凝重。
「他......他父親工作比較忙,您和我說就好。」
大夫看她臉色已經有些發灰,想必也是在硬挺着,心裏有些沒底,可情況緊急,也只好嘆息說到。
「這孩子的情況很不樂觀,初步已經可以診斷為白血病,而且這孩子應該是受到了驚嚇和心裏打擊,可以診斷是患有較為嚴重的自閉症的,這樣下去的話......」 醫生欲言又止,白血病,自閉症......洛芷只覺得大腦一陣嗡嗡作響,頭部崩裂的疼痛讓她幾乎暈厥。
可她不能,她的孩子還在等着她。
這一刻,她甚至連眼淚都消失不見,發自內心的恐懼和無助幾乎將她吞沒。
「他才四歲,大夫,他才四歲啊!
救救他,您一定要救救他!」
她的聲音幾乎在瞬間沙啞,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失魂落魄,不知所措,這一刻,她什麼都不想要了,只想要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活着。
「洛小姐,你先起來,作為醫生,這是我們的職責,現在重要的是,你先和孩子的父親一起做一個骨髓檢測,先找到匹配的骨髓,以備後患。」
「另外,這孩子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需要儘快做化療,這個費用也是一個問題,初步來算,你這邊得先準備好五十萬的化療費用和手術費。」
這番話,聽着似乎充滿了希望,可沒人知道,在這個家裡,在洛芷的心裏,這番話如同告訴她,這孩子的病沒有活路。

《痴情抵不過絕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