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吃藥丸的世界
吃藥丸的世界 連載中

吃藥丸的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有雨的日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有雨的日子 蘇霓士

一個股票交易賬戶,從一月入市兩萬本金干到年底變成25億;一個彩票投注點,一個人中了五千個一等獎掏空獎池不說,害得彩票部門無錢兌付;一個天才能夠懂得海陸空所有尖端武器以及最右威懾力的核武器的製造,這個人就是蘇霓士,他似乎無所不能,有他在的這個世界會是這麼樣的呢?展開

《吃藥丸的世界》章節試讀:

西施被勾踐獻給吳王夫差,成功的迷惑了他。而勾踐在越國卻是韜光養晦,等待翻盤的機會。

而後在范蠡文種輔佐下成功滅掉吳國。「三千越甲可吞吳,」話雖如此,但是沒有西施的美人計,恐怕勾踐還得再多嘗幾年「膽」吧!

范蠡也算功成名就了,選擇了急流勇退,帶走了身邊的財富,這時他最想帶走的其實是西施。

范蠡找到勾踐,說明來意:「大王,把西施賜給小人吧!」

「賜給你?她可是天下第一美女啊!」勾踐心想,但是面容依然和藹可親地說道:「小小的事兒,好說好說!」

其實勾踐早就把西施收入自己囊中。

范蠡等了好幾天不見動靜,又去找勾踐,中途被文種攔下,說西施已經被王后派人綁着石頭沉屍湖底了,勸范蠡不要自討沒趣啦!

范蠡含着眼淚說道:「與越王只可共患難,不可同富貴!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兄弟我準備離開他,你和我一起嗎?」

文種猶豫了。

范蠡見狀和文種短暫告別後就走了,來到了河邊,就是第一次遇見西施的河邊。

當天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沒有了西施,此時的范蠡似乎對後面的事情心不在焉啦,心想:「做范蠡也沒傳說中的那麼好啊,之前在網上搜到的美女泛舟相伴是假的啊,我草,網絡謠言啊!」說著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一顆紅色的藥丸吞掉了。

蘇霓士又回到了木床上,心情不好,心想:「古代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只是見了一面,手都沒拉過,倒是幫她成就了『沉魚』之名。」想到這裡,蘇霓士覺得沒意思,倒頭就睡了!

一覺醒來,他又犯神經了,嘴裏嘀咕着:「選劉備?選關羽?選張飛?」接着又搖搖頭:「這個遇不見美女!」

難道他是想玩《三國殺》或者《王者榮耀》?

當然不是啦!他想去三國時期轉轉,自言自語里含有美女,自然是貂蟬啦!

正在此時他忽然坐了起來道:「就選關羽吧!他不是和貂蟬是老鄉嗎?」

說干就干,他熟練地從桌子上取了四顆藥丸,兩顆黃的,一顆藍的,一顆紅的,順手把藍的馬上吞了下去。

時空瞬間轉到了東漢末年河東解良的一個村子,一條寬大的河流從村子裏穿過。

村子裏有家李姓的漁民,老頭五十來歲,叫李玉山,有個女兒叫李秀,二十來歲,父女倆相依為命,每天靠河裡打魚為生。

這天李秀和她父親撐船在河裡捕魚,今天收穫不小,整整的兩個筐子都裝滿了,比平時多出一倍。

他們把船划到河邊,人上了岸,魚在竹筐里,上來幾個想買新鮮魚的圍了上來。

父女倆忙着賣魚,此時一個少爺模樣的人領着三個跟班從河邊經過,也想看看。

三個跟班笨手笨腳的,結果把李家父女倆辛苦打來的魚給放跑了。

李秀見狀,上去理論,結果少爺模樣的人過來和她搭話。此人肥頭大耳,大肚便便,李秀知道他是村裡的惡霸白斐達,剛烈的李秀沒多想就讓他賠償。

白斐達就是不吃虧的主,怎麼會賠償呢?不過他看到李秀長得眉清目秀,身材婀娜多姿,不由起了歹意,就說出門走的急沒帶銀子,要李秀跟他回家取。

「可以叫你的下人回去取啊!」李秀道。

「他們跟我跑了一天了,都精疲力盡了,走不動啦!」白斐達裝着關切地說道。

「算啦算啦,不用賠啦!」李秀的父親見勢頭不對,趕緊上來勸說。

「怎麼能不賠呢?一定得賠!」白斐達邊說邊給三個手下使眼色。

那三個馬上領會了,一個攔着李秀的爹,兩個拖着李秀就要走。

這時一個身高九尺,相貌堂堂的年輕人路過此地,上來勸架,此人皮膚白皙、鳳眼蹙眉。

「放開這個姑娘,有什麼事情好好說!」年輕人道。

「關你什麼事情啊!」白斐達惱羞成怒,示意三個手下:「教訓一下這小子!」

三個跟班放了李家父女倆,直奔年輕人。

年輕人是個練家子,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們三個踹到河裡去了。

白斐達見了,有些慌,年輕人上來二話不說,兩手舉起他也扔到了河裡。

此時天空掉下一個不明物體,撲通掉進河裡,剛好砸到白斐達身上,這小子也命背,一下子就被砸死啦!

其他三個跟班嚇個半死:「難道是上天神仙來懲罰我們家少爺的?」他們連連求饒。

李家父女也被這個場面驚呆了:「什麼怪東西從天上掉下來啊?」

年輕人也很好奇,叫上李家父女乘坐他們的船過去看個究竟。

來到白斐達屍體跟前,看見一個**男人站在河裡,水面沒過前胸。

他有些愧疚,驚奇的看着大家問道:「請問這是哪裡啊?你們是誰啊?」邊說邊在自己身體四周找東西:「剛才河裡好像有條大魚被我給重重地砸了!」

魚是沒找到,找到了一具白胖的屍體。

**男就是咱們的蘇霓士,見狀嚇了一大跳。

三個跟班看是個人,膽子大了起來,上來要把蘇霓士拉上岸。

蘇霓士懇求道:「不管多大的事情,叫我穿上衣服再上岸啊!」

李家父女的船上有衣服,李秀轉身去了船尾,蘇霓士進了船艙換了身李秀爹爹的衣服。

三個跟班不依不饒,非要拉着蘇霓士要去見官。

青年人看不慣了,上來道:「此事因我關羽而起,跟這位大哥沒什麼關係,是我把你們少爺扔進河裡的。」

蘇霓士聽到眼前這個年輕人自報家門稱自己是關羽,興奮不已,仔細的端詳着眼前這個年輕人。

「你的臉不應該是紅的嗎?」蘇霓士自言自語道。

「臉為什麼應該是紅的啊?」關羽也蒙圈了。

「紅臉的關公戰長沙啊!」蘇霓士道。

關羽更加迷惑:「大哥,先別管我的臉是什麼時候色了,咱們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聽到他們的談話,三個跟班溜走了,肯定去報官了!

「還商量什麼啊,三十六計,走為上,趕緊跑吧!」蘇霓士說著連忙拉着關羽就要逃。

起初關羽不願意,奈何此時李家父女也上來勸說他們趕緊逃跑,無奈之下,只能和蘇霓士一起逃走。

逃了一天了,沒吃沒喝,兩人已經精疲力盡了。

天色已晚,還是找個地方歇腳才是正事。

他們看見前面不遠處有戶人家,想在這戶人家留宿。

這家人是一對年邁的夫妻,老兩口見兩人投宿,很是熱情,招待他們了吃喝,然後安排一間屋子讓他們休息。

蘇霓士和關羽兩人睡在一張床上,沒聊幾句,兩人就呼呼大睡啦!

蘇霓士畢竟是有心事的,半夜起來,拿出自己準備的黃色藥丸,趁着關羽熟睡給他餵了一顆,自己吃了一顆,兩人角色瞬間互換了!

角色換成功了,趕緊溜之大吉吧!

蘇霓士趕緊趁着夜色跑了。

有了關羽的身份,他很自豪,但是心中仍有疑慮:「臉紅不紅先放到一邊不說,『美髯公』,『美髯』也沒有啊!難道電視劇里說的都是騙人的?」

此時蘇霓士邊跑邊想問題,加之夜裡黑燈瞎火的,一不留神,他失足滑落到了一片棗樹林里。棗樹個頭比較矮,但是渾身都是刺,蘇霓士的衣服都給劃破了,臉和手都被棗樹的刺給劃得不堪入目,特別是臉,數不清的紅色劃痕布在臉上,好幾處都流出了血。

「好嘛,這次終於變成紅臉啦!」蘇霓士調侃道。

他也跑累了,臉上的血跡用袖子抹了抹,用衣袍蓋起臉睡了。

「醒醒,小夥子!」蘇霓士聽到有人在叫他,並且自己鼻子感覺酸酸的。

睜開眼睛一看,周圍有七八個人,就像看耍猴似的把他圍了起來,都想看看熱鬧。

一個年齡大的老者離他最近,面相和藹可親,語氣平和的問道:「你是哪裡人啊?怎麼睡在路上啊?臉上怎麼滿是血絲啊?」

蘇霓士默默不語。

又是個一問三不知。

老者見狀,自報家門:「我們是戲班子的,四處流浪賣藝為生,你願意和我們結伴而行嗎?」

「嗯,願意!」聽到這話,蘇霓士連忙點頭同意。

跟前一個小伙不同意了道:「頭兒,這人底細咱們不清楚,能收留嗎?」

「都是苦命人,相見就是緣分,何必計較太多。」老者道。

從此,蘇霓士跟着戲班一路漂泊。

在戲班裡不養閑人,蘇霓士也得跟着表演。

戲班裡化妝有白臉的、黑臉的、黃臉的、藍臉的,還有紅臉的,因為之前蘇霓士臉被棗樹划過,雖然劃痕的傷疤掉了,但是滿臉一道道紅色的印痕還是有的,無奈之下,每次給他化妝都叫他扮紅臉,給他臉上塗上紅色的顏料。

他形象高大英俊,化妝粘上長鬍須更是氣宇軒昂。

於是蘇霓士在戲班就有個固定形象:紅臉的「美髯公」。

一路上演戲頻繁,蘇霓士也索性不卸妝了,這樣能省點時間睡覺,倒是挺方便的。

這個習慣一直保持着,結果化妝的紅顏料久而久之順着他臉上還沒完全好的舊傷處滲透到臉上,鬍子也因為膠水從傷口處滲入,永遠固定到臉龐上。

大家看着蘇霓士現在的形象: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塗脂;丹鳳眼,卧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都覺得不錯,於是蘇霓士一直保持着這個形象。

三年輾轉,跟隨戲班到了涿郡。蘇霓士聽到這個名字,不覺得耳熟。

這日,蘇霓士找到班主,先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然後說明了自己的想留在這裡,不想四處奔波啦!

老班主語重心長道:「好男兒不應該拘泥在這戲班子里混日子,志嚮應該遠大。」

隨即同意了蘇霓士的請求。

老班主是個熱心腸,知道蘇霓士在這裡落腳需要盤纏,給了一部分錢,但是錢總有花完的一天,這幾天在涿郡演戲,有錢的給的是錢,沒錢的給的是糧食、稻穀、紅豆、綠豆……之類的東西。

老班主考慮長遠,叫人帶蘇霓士帶上些,可以賣了再賺些錢,戲班也少些運送的負擔。

來人領略了老班主的來意,就領着蘇霓士去了他們臨時的儲物室。

蘇霓士謝別了老班主,跟着來人去了儲物室,此人深知老班主用意,就從儲物室取出幾袋東西,蘇霓士也不知道是什麼,只要是糧食就行。

來人給蘇霓士取得是幾袋子綠豆,既然是讓他賣東西,什麼都無所謂了,而戲班一路上要吃飯,糧食穀物自然更重要 ,何況豆類比較沉。

蘇霓士不管這些,第二天離開了戲班,在街市上找了個地方,把昨晚那人給的幾袋東西打開。

打開後瞬間愣了一下:全是綠豆!

豆子是紅色的還是綠色的無所謂,是豆子還是糧食也無所謂,關鍵有一個問題,昨晚走的時候老班主送給他一套衣服,也是綠色的,想想這個場面:一個紅臉的大個子,胸前半米長的黑鬍鬚,一身綠色的長袍,在賣幾袋子綠豆,似乎有哪裡不協調?

不管這些,先把生意做起來。

蘇霓士之前是干過地產的,所以銷售這樣的事情還是手到擒來。

「跳樓價大甩賣啦!便宜的綠豆,不買也可以來看看……」蘇霓士嘴巴賣起東西來特別的溜。

不一會兒,跟前圍了好些人來看,並且好些人都買了,不到一個小時,一半豆子已經賣掉啦!蘇霓士喜笑顏開。

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皮膚白皙、相貌俊郎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給蘇霓士行了個禮道:「大哥的生意挺火啊,能不能教教我,我的老賣不出去。」

蘇霓士看到眼前這個年輕人態度很誠懇,就決定幫助他:「兄弟的攤子擺在什麼地方啊,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好,大哥這邊請。」年輕人說著,領着蘇霓士到了他的攤位上。

這個青年是賣字畫的,字龍飛鳳舞,畫以侍女圖為主。

蘇霓士看了,有些尷尬了,相貌堂堂的大帥哥竟是個賣字畫的,暈!

「大哥,你我認識就是緣分,我叫張飛,字翼德,你呢?」帥小伙道。

聽到「張飛,字翼德。」這幾個字,蘇霓士立馬來了精神,可是定睛一看眼前這個人和自己印象的那個張飛相差太大了,印象中的是:「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

除了身高差不多,其他的都對不上。

「我叫蘇……嗯關羽,字雲長。」蘇霓士差點答錯。

「蘇關羽,好名字!」張飛道。

「不是,叫關羽。」蘇霓士改正道。

倆人聊得很開心,蘇霓士把他的綠豆早忘了,張飛也顧不上自己的字畫了。

「這是誰的綠豆?誰的綠豆?」有四個男人在那邊吼了起來。

蘇霓士和張飛聊得不亦樂乎,竟然沒在意,還是他攤子旁邊一個賣菜的老奶奶指了指這邊,那四個男人走了過來。

「那邊的綠豆是你們兩個誰的?」其中一個身長七尺五寸,兩耳垂肩,雙手過膝,目能自顧其耳,面如冠玉,唇若塗脂的中年人道。

這個人像是他們的頭兒。

蘇霓士看見眼前這個人不由得一驚,沒顧得上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你是叫劉備吧?」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啊?」中年人道。

「哈哈哈哈!」蘇霓士笑道。

中年人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惱怒道:「你到底是誰啊?再不說老子可要揍你啦!」說著吩咐手下就要動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