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妻狂魔:爹地,媽咪是我的
寵妻狂魔:爹地,媽咪是我的 連載中

寵妻狂魔:爹地,媽咪是我的

來源:google 作者:一筆舊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莫沛琛 陳曦

慘遭妹妹陷害,她和陌生男人有了一夜情,五年後回歸,卻被腹黑又軟萌的小娃娃被纏上「介紹一下,這是我爸,我覺得你們非常般配」總裁一臉冷酷將結婚證丟到了她面前,「你已經是我的合法妻子了」什麼情況?撿娃娃還帶買一送一的?展開

《寵妻狂魔:爹地,媽咪是我的》章節試讀:

陳曦一愣,抬眼便對上了那女人的目光。

  五年未見,兩人的改變都是不小,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竟然感覺陳柔的身材有些走樣,面容也比之前老了許多。

  陳柔居高臨下的打量了她幾眼,見大家都看着自己,不免又換上那副假笑的面孔,「這不是姐姐嗎?怎麼回國了,也不和家裡人說一聲呢?」

  一句話如冷水入油鍋,順然激起了千層浪。

  眾人皆是一言一語的對陳曦指指點點,剛剛營造出的一點好感也都煙消雲散。

  「這就是陳家的大女兒?聽說五年前和外國人私奔了?」

  「是啊,現在看這模樣,是被拋棄了才回國?名聲惡臭。」

  「比起來,陳柔小姐就好多了,熱衷於公益事業,甩她幾條街。」

陳曦聽了也不生氣,畢竟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話,比起未婚先孕這樣的名聲,似乎和人私奔已經好了很多。

只是,幾年不見,陳柔的手段還是一如既往的下作,倒是讓她有點意外,這手段low到她根本都不想搭理她。

陳柔見陳曦對自己一臉蔑視的表情,心裏一陣無名火,還想繼續發作,哪知道一直沉默的莫默卻火了,當下狠狠的一跺腳,聲音嘹亮道:「閉嘴!都不許說她!」

  明明是奶里奶氣的聲音,卻好似帶着無盡的威懾力。

  在場的所有人都面色詫異的看着太子爺,就連莫沛琛的眼神中都帶着驚訝。

  「太子爺說話了?」經理最先反應過來,激動的幾乎要原地蹦起來。

  「沒錯沒錯!還說出了七個字!」一旁的人也附和道。

  莫沛琛指着陳曦,認真的對莫默道:「壞女人!」

  「?」陳曦懵了,我剛剛救了你兒子好嗎!你就罵我是不是有點白眼狼了!

  「不許說!」莫默憤怒的握着拳頭,眼眶都急的通紅。

  莫沛琛臉上閃過一絲喜悅,隱藏於冷峻的外表下。

  一旁的陳柔驚疑不定,但還要裝出開心的模樣,溫柔的對他道:「莫默,叫媽媽。」

陳柔話還沒說完,就被莫沛琛冰冷的視線逼退,沒想到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願意讓這個孩子和自己親近!

  「……」莫默面無表情的回過頭,拒絕再和任何人溝通。

  「陳小姐,這是我的名片,欠你一個人情,有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莫沛琛目光深深的落在陳曦的身上。

  五年來,莫默拒絕和任何人說話,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個啞巴,但今天,他不僅說了話,還是為這麼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

  陳曦有些茫然的點點頭,接過名片,才發現自己竟然誤打誤撞的救了Z市的太子爺!

  陳柔緊緊的攥着拳頭,指甲幾乎都要嵌進了肉中。

  這個死小孩就是養不熟!明明自己對他那麼好,卻從來不給自己面子!現在陳曦也回國了,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這個地位,絕對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

  「姐姐,你不在的這五年里,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也訂婚了……」陳柔說著,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紅暈,有些嬌羞的向莫沛琛靠了靠,莫沛琛不留痕迹地避開,摸着小傢伙的腦瓜。

陳柔臉上笑意僵了僵,但仍舊維持從容,「等有機會邀請你來莫家玩。」

「好。」

陳曦沒有過多情緒應聲,轉身就走,她需要休息,頭重腳輕,腦子好像要炸開了……

  然而,她剛邁開腳,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倒。

  莫默頓時瞪大了眼睛,一旁的莫沛琛下意識一把將她接住。

  陳曦自然沒有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了自己……妹夫的懷中。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就連她自己都驚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開什麼玩笑,就算是陳家不認她這個女兒了,她也不能做出這麼下賤的事情來!

  「不好意思,我實在是太難受了,我可以自己打車去醫院,謝謝。」陳曦掙扎着就要從男人懷中出來,卻被後者緊緊的桎梏住不能動彈。

  「既然不舒服就不要亂動。」說罷,莫沛琛便打橫抱起陳曦,不顧眾人的目光下了樓。

  陳柔眼睜睜的看着兩人離開,想要上前制止卻又不敢,狠狠跺腳,心中恨不得將陳曦撕成碎片。

  如果五年前的事情被揭開,她一定會身敗名裂的!

  陳曦只覺得一切都那麼熟悉,卻也覺得是因為自己發燒,腦子才不清醒的。

  她有些彆扭的強行從莫沛琛的懷中掙脫出來,尷尬的扶住樓梯,「我的朋友會來接我的,改天有機會一定登門拜訪,今天打擾了!」

  說罷,她步履蹣跚,一步步踩得虛浮,但是她很清楚,莫沛琛不是她該招惹的人。

  莫默見她要走,急的去拉爸爸的衣袖,莫沛琛卻沒有反應,只是看着她的背影離開,眉頭輕蹙。

總覺得那身形像極了曾經見過的一個女人。是誰,卻又怎麼都想不起來。

  ……

  手機恢複信號的時候,求助的短訊就發了出去。陳曦的直覺還是很準確,在路邊等了沒一會兒,就見到了開車過來的李承言。

  「收到你的短訊我就趕過來了,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李承言聲音溫柔,對待陳曦,他總是有用不完的耐心。

  「別提了,我現在頭暈目眩的,再不吃退燒藥我就要着火了。」陳曦嘆着氣坐在了副駕上,絲毫沒有察覺到門口處的莫總和小娃娃還在盯着她看。

  李承言自然知道她身體不好,不敢大意,趕忙拿出車上的葯給她吃下去。

  莫默看着車子越走越遠,轉頭看了眼自己的父親,默默的吐出兩個字,「沒用。」

  「……」莫沛琛幾乎被氣笑,莫默沉默寡言拒絕和人交流他是知道的,那今天這女人又是用了什麼迷魂湯,能讓他開了口?

  這個女人,他要好好的調查一番了。

  吃了葯的陳曦算是精神稍微好了一些,手中拿着李承言遞給自己水瓶,有些半開玩笑道:「要不是我一直身體不好,我都要懷疑是不是你給我下毒了,解藥送的這麼及時。」

  李承言猛的一腳剎車踩下,好在陳曦綁着安全帶,不然非撞了頭。

  「不過就是普通的布洛芬,你要是覺得有用,就把葯拿走吧。」李承言笑了笑,修長的手指卻緊緊的攥在方向盤上,骨節分明。

  「那我就不客氣了。」陳曦笑眯眯的將葯放回自己的包中,自然也看到了那張躺在包中的名片,不由的好奇道,「我出國這幾年,柔柔都有歸屬了?別人不告訴我就算了,你怎麼也不告訴我?」

  李承言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那張名片,「你自己都管不好,就不要再去管陳家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