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沖喜
沖喜 連載中

沖喜

來源:google 作者:司徒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徒錦 司徒雪 現代言情

殘秋的陽光直直地穿過窗棱,投射在清冷的殿里,在泛着寒意的地磚上留下了幾塊斑駁的影子大殿的正中央是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儘管天氣早已轉涼,女子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衫子,整個人看起來弱不....展開

《沖喜》章節試讀:

司徒錦見無法勸服司徒雪,乾脆搬出名聲來壓她。

「妹妹說的時,我司徒雪的名聲不值錢,但若是壞了將軍府的名聲,那倒是大大的罪過了。

見司徒雪鬆口,司徒錦會心地笑了。

「香兒,你過來,把地上那隻綠瓷瓶撿起來,看看裏面的東西可還在?」

香兒沒料到司徒雪會忽然叫自己,有些不確定地看了一眼司徒錦。

香兒在一堆殘瓷中找出了那一瓶沒有被摔壞的,按照司徒雪的吩咐拔開了紅色的布塞子。
就在拔開蓋子的一瞬間,一股濃烈而刺激的異香撲鼻而來,熏得香兒險些有點站不穩。

那是用西域的曼陀羅製成的藥膏,塗抹在傷口上有止疼的奇效。
但是氣味特殊,人聞了會產生眩暈之感。

「拿過來我看看。

司徒雪抬起手,香兒想要將瓷瓶遞過去,卻猛地眼前一花,手一空,那瓷瓶擦着司徒雪的指尖落了下去。
嫣紅色的葯汁四濺開來,在司徒雪的裙角留下點點污跡。

司徒雪眉頭一揚,立刻道:「連個瓶子都拿不好,將軍府養你何用?拖出去打十大版。

司徒錦的臉色立刻僵住了,她人還站在這裡,司徒雪竟然直接略過她去懲罰她的丫鬟,這是在打香兒嗎?

不!這是在打她司徒錦的臉!眼光中閃過一絲慍色,沉沉道:「香兒是妹妹院子里的丫鬟,她犯了錯,妹妹自己會管教,就不勞姐姐費心了。

司徒雪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妹妹說的是,妹妹院子里的丫鬟卻是輪不到我管,是姐姐考慮不周,逾越了。

就在眾人以為她服軟的時候,司徒雪突然話鋒一轉道:「這麼說來,那我院子里的丫鬟犯了錯,也輪不到妹妹來多嘴吧?」

司徒錦霎時白了臉,發現自己中了圈套,可一時又分辯不出什麼,好一會兒才勉強道:「妹妹本是一片好意,卻不曾想讓姐姐誤會了,是妹妹的錯。

那跪在地上的丫鬟見司徒錦鬆口,頓時嚇得連連求饒。

司徒雪不去管她,朝這一屋子的人道:「我不管你們以前是在哪個院子里,當什麼樣的差,進了我司徒雪的院子,就得按照我這裡的規矩來。
若有不願意的,儘管現在就離開,找你們的高枝去,我司徒雪決不強求。
但那些留下來的,就要時時刻刻注意你們的言行舉止,如有二心,定不輕饒。

司徒雪一口氣說完,屋內的人再也不敢小瞧這個剛回來的小姐了。

司徒錦本想殺殺司徒雪的威風,誰知道卻被她反將一軍,心中已然火冒三丈。
見那跪在地上的丫鬟還在求饒,頓時沒好氣道:「還跪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出去領罰?」

「算了。
」司徒雪懶懶地坐到了鏡子前,「念在你是初犯,便饒了你這一回。
將地上的東西收拾收拾便都出去吧。

這次一次交鋒,司徒雪便佔了上風。
本來被下了套子,司徒錦的心中已經非常不快,這會兒又在她說要罰那丫鬟的時候免了那丫鬟的處罰,搞得好像是司徒錦非要罰那丫鬟似的。
這般偷梁換柱,氣得司徒錦險些吐血。

等到一屋子的人都散空了,司徒雪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她不敢再讓那些丫鬟經手她的東西,於是只留了梨白一個。

「小姐,這裏面有封信。

正在整理包袱的梨白取出信件,遞給了正坐在鏡前的司徒雪。

司徒雪拆開信封,發現裏面竟然是師兄送給她一些葯膳的方子。
除此之外,師兄還在信中說讓她按照這些方子做葯膳給父親母親。

司徒雪有些疑惑的放下了信封。
前世為了討好李容璟,給他調理身子,她也曾向君蓮師兄討要過葯膳的方子。
可是當時師兄怎麼說也不肯給,說那藥方是祖傳的秘方,不可輕易外傳,今世怎麼會主動給她了呢?

在山上時,師兄不愛習武,只愛搗鼓葯膳,正因為如此,前世的她並不怎麼喜歡師兄。
今生因為重生,心中對君蓮師兄有所愧疚,才屢次幫他在師父面前打掩護,讓他有時間研究葯膳。

有好幾次沒瞞住,她還因此被師父責罰了呢。
想來恐怕便是因為這個,師兄對她心存感激,才給了她葯膳的方子吧?

轉眼間夕陽已至,橙黃的霞光穿過雲層灑在大地上,司徒雪想起晚上還有接風宴,又看了看手中的葯膳方子。

自己常年在外,未能向父母盡孝,如今回了府,就先從這葯膳開始吧。

司徒雪熬好葯膳後吩咐廚房的人將那葯膳溫着,等她換好衣服後再一同端去。

再回到房中時,丫鬟們已經將衣服首飾準備好了。

「小姐今日想穿哪一套?」

丫鬟們捧着托盤,讓司徒雪挨個看了一遍。

司徒雪本想說隨便,但想到晚宴時司徒錦也會參加,她素來不喜歡別人壓過她的風頭,前世她處處讓着她,現在,她偏要跟她作對。

「就水紅色這一套吧。

幾個丫鬟馬上行動起來,不到半個時辰便已打點好了一切。

梨白見了,忍不住感嘆道:「小姐可真好看。

司徒雪望着銅鏡中的自己,一身水紅色交領上衣,淺淺的紅映襯着白皙的肌膚,臉上帶着一絲溫和的淺笑,最醒目的是那一點朱紅的小嘴,飽滿欲滴。
整齊的流雲髻上墜了件冬雪寒芳的步搖,美得不可方物。

司徒雪看着看着,心中湧起一陣悲涼,明明是芳華正茂的年紀,心卻瞬間蒼老了,想想前世的一切即將重新來過,女子狹長的鳳眸中迸射出駭人的精光。

司徒雪的接風宴被設置在正花廳,那是司徒府用來招待貴賓的地方,每年只有在貴客造訪的時候或者過年過節等大節日才會上那裡擺宴。

司徒雪在丫鬟的簇擁下來到正花廳的時候司徒洵、柳氏、司徒錦還有司徒瑜早就已經到齊了。

司徒錦原是家裡的老幺,又是個女孩子,一家人從來都把她當成掌上明珠一樣捧在手裡,事事都讓着她,何曾讓她在飯桌上等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