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醜女將軍太囂張
醜女將軍太囂張 連載中

醜女將軍太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洒家愛喝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樂平 現代言情 祝觀良

時歷三年的春天,周樂平打了勝仗,一劍將鮮虞名將姬嬰斬殺馬下,鮮虞國君倉皇而逃,一幫子士兵死的死跑的跑,鮮虞侵擾趙國邊境多......展開

《醜女將軍太囂張》章節試讀:

《醜女將軍太囂張》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醜女將軍太囂張》作者為洒家愛喝酒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周樂平祝觀良,講述了:...時歷三年的春天,周樂平打了勝仗,一劍將鮮虞名將姬嬰斬殺馬下,鮮虞國君倉皇而逃,一幫子士兵死的死跑的跑,鮮虞侵擾趙國邊境多年,到底栽在了周樂平手上。
捷報跟隨周樂平負傷的消息一同傳回宮中,皇帝下旨廣徵名醫,但**者卻寥寥無幾。
一來不知將軍何處受傷,見不到人,無法確診,若是傷重不治,揭榜等於送命。
二來即便治得好,拿了賞銀,將來也是隨軍出征的命,離家千里之外,跟家人分開,到那刀槍劍戟的戰場上去,仍舊性命堪憂。
皇榜張貼出去三日,無一人敢揭榜,皇帝勃然大怒。
終於,在周樂平回京復命這天,有位年輕人揭了榜。
周樂平率眾兩千回京,為了避嫌,那兩千士兵都駐紮在離京兩里外的桃花坳,只由身邊兩個副將送回將軍府。
祝觀良奉命趕到將軍府的時候,周樂平已經生生疼暈了過去。
她受的是箭傷,差半寸就被扎個透心涼,箭身取出來了,但箭頭還留在身體里,箭頭有毒,傷口周圍的肉都已經腐爛,箭頭嵌在一堆腐肉里,想要取出來只能把腐肉挖出來。
處理傷口很容易,但毒卻難解,他思索解毒之法的時候目光落在她臉上,禁不住眉頭一皺。
這長相,怎麼說呢,像胡匪,皮膚粗糙,黑黢黢的毫無光澤,眉骨有道疤,眉毛很濃,五官乍一看都挺周正,但組合在一起,放在這麼一張臉上就是說不出的丑。
他很少用丑來形容一個女人,但周樂平的長相實在叫他很難鼓起勇氣再去看第二眼。
罷了罷了,救人最重要。
他幫她蓋好被子,心下驚嘆她身體跟臉的膚色差異,方才脫衣時見過,她身壯如牛,難怪能堅持到回來也還沒斷氣。
勞駕他洗了手,打開門,一邊用帕子仔細擦拭,一邊視線來回巡視,最後落在一個丫鬟身上,給我拿壇酒來。
要酒做什麼?
面前書生模樣,臉色蒼白,峨冠博帶的男人是周樂平的大哥周樂麒,他身後那位凄凄艷艷的美人兒是周樂平的妹妹周樂安,一家子齊頭整臉的好樣貌,偏生就她,生了張凶神惡煞,醜陋不堪的臉。
取箭。
祝觀良收回視線,眸轉來回間,又看到齊思腰間的匕首,順勢就拿了來,借用一下。
齊思揚拳要動手,被齊渺攔下,我家將軍傷勢如何?
祝觀良搖搖頭,不大好,若是找不到解藥,不出兩日就會毒發身亡。
你是揭了皇榜的大夫,要治不好我家將軍,不用等皇上動手,老子先把你剁成肉泥喂狗,聽見沒有!
齊思的威脅讓祝觀良想到為主人看家護院,見到陌生人就狂吠不止的狗,他並未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等丫鬟拿來了酒,轉身進去,順便一腳踢上門,終於換來耳根清凈。
酒倒在碗里,用火點着了,燙一燙匕首,視線自然而然略過周樂平的臉,掀開被子,未有一絲猶豫,照着傷口刺下去。
周樂平疼暈過去又疼醒過來,皺着眉,慢慢睜開眼,看見有人在她身上動刀子,下意識就握住祝觀良持刀的手。
什麼人?
這聲音完全符合祝觀良基於她這張臉的想像,沙啞,渾厚,難聽的像不久前他剛來京城時,在街邊聽到的瞎子拉二胡的聲音。
這張臉不入眼,這聲音同樣也難入耳。
他蹙眉,輕而易舉拿開她的手說,救你命的人。
周樂平想要坐起來,祝觀良按着她肩膀,極不情願的把目光挪到她臉上,別亂動!
然後又很快挪開。
我這是在哪兒?
暈倒時記得是回家了,但眼前這屋子的裝飾又不像她記憶里的那個家,很陌生,陌生到她不敢確認。
祝觀良嫌她醒了聒噪,手上稍微使了點兒力氣,周樂平忍不住叫出聲,看見他把腐肉連同一個血糊糊的箭頭一起剜出來,扔進一旁盛了水的木盆里。
她額頭沁出了汗,因為疼痛而表情猙獰,祝觀良不小心覷見了,閉閉眼,再不敢分心,目不斜視,繼續手頭的工作。
等腐肉清理乾淨了,周樂平扛不住剜肉之痛,不知何時又暈了過去。
祝觀良幫她包紮好了傷口,讓人進來收拾東西。
周樂平的大哥小妹,連同兩個副將一起沖了進來,只不過還沒見到人就都被祝觀良趕了出去,她暈了,現在需要休息,我回來之前,誰都別吵她,她現在每說一句話,多活動一下都會加快毒性發作,所以解藥配出來之前,她一直昏着最好。
還是齊思,上來一把揪住祝觀良的領子,咬牙切齒的威脅,那你就趕緊去配啊!
祝觀良平靜的看着他,你抓着我我怎麼去?
周樂平中的毒並不難解,只是祝觀良在猶豫,她是趙國最驍悍勇猛的將軍,是趙國皇帝趙時謙的左膀右臂,她死了,趙時謙有如斷臂,少了一員虎將,邊防脆弱,正好給人可乘之機。
死了固然好,但那樣就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了。
所以不如放長線,釣大魚。

《醜女將軍太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