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寡婦,在災荒年代發家致富
穿成寡婦,在災荒年代發家致富 連載中

穿成寡婦,在災荒年代發家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小草要發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小草 許眠月

【全文免費】穿成寡婦,帶個娃?許眠月大手一揮,絲毫不慌,手握致富系統,打臉虐渣,做美食,擺攤子,開酒樓,一步一步走上女首富之路展開

《穿成寡婦,在災荒年代發家致富》章節試讀:

    許萬財也愣了一下,把嘴裏的餅子囫圇吞下去後,很是不滿的盯着她,「許眠月,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想把二十兩銀子藏起來獨吞?」

    許眠月聽見這話氣笑了,扯了扯嘴角,「周家什麼情況你不清楚?你要是能搜的出來隨便拿。」

    許萬財氣的把手裡剩下的餅子一口吞了,掃了眼灰不溜秋的房子,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周家的家底,當即不滿的皺眉,「你這是誠心不給了是吧?許眠月,許家養你這麼多年,讓你拿點錢你就這麼摳搜?」

    「我不是說了,沒錢就把這小賤種賣了,不夠,這個婦人肚子里不是還有一個?反正,這二十兩你是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他氣哼哼的看了眼旁邊的春娘,說的理直氣壯。

    以往,只要他生氣憤怒,他這個沒用姐姐一定會驚慌失措的認錯,這一次肯定也一樣。

    聽到賣孩子,原本只覺得噁心的許眠月此刻火氣頓時上來。

    現在正是傍晚十分,不少人家吃完,都三三兩兩的圍在門口,聽到許家有動靜,個個探着頭往裡看。

    許眠月強忍着怒氣,叉着腰,學這原身的架勢:「小草是我的孫女,憑什麼你說賣就賣?」

    許萬財被她說的臉上不好看,咬了咬牙,「現在我讀書要緊,賣個孩子怎麼了?以後我做官了自然能再把人贖回來,你知不知道輕重?」

    許眠月看着他眼底的烏黑冷笑一聲,氣的一巴掌拍在木桌上,桌子頓時左右震蕩。她對着許萬財這幅醜惡的嘴臉破口大罵:「讀書要緊?我這麼多年給了你多少銀子,可你還是個秀才!你說,你是不是把銀子都拿去搞女人了!」

    許萬財臉色頓時青白變換,難堪至極,氣的怒火四竄,擼起袖子就要動手,嘴裏還憤憤不平的怒斥:「許眠月,你給我閉嘴!老子要跟你斷絕關係,以後你別想再回許家!」

    許眠月見他抬手就要打自己,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唇角,乾脆把腦袋仰高高的,一副苦情戲女主的模樣,「我一心一意為你,你不感恩就算了,現在還要對我動手,行啊,你打死我算了!我不活了!」

    她猛地逼過去,在許萬財兇猛的拳頭落下之前,扯住他的手往後一仰,眼底閃過一絲機靈,故意一個崴腳動作,直接跌躺在地。

    「哎喲!」許眠月趁他愣神之際,在地上聲情並茂的哀嚎,扯開嗓子控訴他,「你竟然推我,我這把老骨頭要散架了啊!許家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不孝子,我這些年掏心掏肺的對你好,結果卻對出個白眼狼!」

    一邊說,她一邊偷偷觀察周圍看熱鬧的鄉親,見他們都聚精會神的盯着,有些人甚至已經皺眉嫌惡起來。

    她暗中狠狠掐了把大腿肉,疼的當即飆淚,哭天喊地,「我許家是造了什麼孽啊,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子孫!不就是斷絕關係嗎,今兒大傢伙就做個證,我跟你許萬財從今以後再也沒有關係!」

    看熱鬧的鄉親們聽到這些,雖不喜歡許眠月,卻也看不慣許萬財這種沒良心的狗東西,議論聲此起彼伏,甚至還有人朝他吐口水。

    「這都什麼人啊,連親姐姐都打。許大嫂子對許家可算是仁至義盡了,怎麼會有這種喪盡良心的弟弟!」

    「你們看看他虛白的臉,還有眼睛感覺也不對,依我看,就是拿錢搞女人了,哪天死在女人身下都不知道!」

    「呸!人憎狗嫌的東西,要是我兒子,早就把他雙腿打瘸了,讀書讀到最後豬狗不如!」

    許萬財怒不可遏,氣的渾身發抖,目眥欲裂。今天就算不要名聲了,他也要跟許眠月這賤人拼了!

    他一把揪住許眠月的布衣領子,惡狠狠的憤懣道:「我弄死你!」

    「不準欺負我娘!」

    周成立和周知舟一看,急吼吼的抄起家裡的鋤頭木棍衝過去,一旁的周有林卻是冷淡的看了一眼,臉上心裏都沒有什麼起伏。

    老大老三兩個人都使了蠻力,一個打得比一個狠。許萬財還沒教訓許眠月就被打的在地上不停翻滾,慘叫聲連連。

    「別打了別打了!」

    他毫無反抗之力,身上挨了不少下,本來就虛的身體,現在更是哪哪兒都疼。

    許眠月心裏痛快極了,要不是怕弄出人命,她真想他就這麼被打死。

    她故作可憐的抹了把淚,從地上爬起來,制止兩個兒子,然後一聲又一聲的嘆氣,「萬財,你走吧,我不虧欠你什麼了,以後也別來找我了,我這做姐姐這麼多年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許萬財疼的直哆嗦,卻不敢再發狠話,咬牙瞪她一眼,連滾帶爬的跑出院子,跑遠了才敢吼:「你們都給我等着!今日之仇我不可能不報!」

    她暗中輕嗤一聲,壓根就沒當回事。

    熱鬧沒了,看戲的鄉親們自然而然也都散了。

    她心裏的大石頭一下子除去,整個人都鬆快很多,露出了從來到這兒到現在第一個舒心的笑容。

    想跟她斗,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許眠月在桌邊坐下,理了理凌亂的粗布衣服,眾人也不敢出聲,小心的瞧着她。

    既然選擇做戲,那就要做全。

    半晌,她重重嘆一口氣,臉上滿是失望,心裏卻不要太痛快,「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接濟許家,更不會理睬許萬財,經過這一遭,我已經徹底心寒。」

    眾人臉上都浮起高興的意味來,如果娘想通不再管許家,家裡一定會好過許多!

    許眠月嚴肅正經的看向春娘,「小草以後就在周家好好生活,我不會再打賣她的注意,你放心。」

    春娘身子輕顫,握着周小草的手緊了緊,眼底明明還是害怕,卻強扯着嘴角點頭,「好,我……我相信娘。」

    「阿……阿奶,小草一定聽話,不給阿奶添麻煩。」周小草半個身子躲在春娘後頭,聲音又弱又抖。

    許眠月心中嘆無奈,看着他們這幅樣子十分心疼,卻也只能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