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荒年老婦:我是極品我怕誰
穿成荒年老婦:我是極品我怕誰 連載中

穿成荒年老婦:我是極品我怕誰

來源:google 作者:大西瓜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大西瓜兒 蘇嬌

【種田+系統+爽文+萌寶+荒年+無CP】時空錯亂,星級大佬蘇嬌穿錯年代,來到天災頻發的古代未談戀愛喜當奶,還35的年紀,就早早當了極品惡婆婆!原身人憎狗嫌,系統有點缺弦商城三天一開,交易直抵位面治旱、滅蝗、抗瘟疫,發家致富有良方,看蘇嬌如何頂着極品的名義,在荒年打出一片天!展開

《穿成荒年老婦:我是極品我怕誰》章節試讀:

「什麼玩意?」

蘇嬌有點懵,這個系統聽上去好像有點耳熟。

她腦袋一轉,反應過來。

好傢夥,這不就是K教授的那個實驗品嗎?

位面美食交易商城系統,直白點說就是諸天外賣系統。能直通各個位面,入駐系統後,可以美食作為基礎,交換異界獎勵,運算法則是最基礎的以物換物。

因為是實驗研發品,抵達的位面並不確定。所以你很可能用一車野菜,換來一箱手榴彈,也可能用一鍋佛跳牆,換來兩碗白粥。

總得來說,換什麼靠命,運氣不好,自認倒霉。

怕蘇嬌解綁,系統特意搬出新手大禮包,送給蘇嬌兩張白麵餅。

君子不食嗟來之食,蘇嬌不是君子,不計較這個。

對她而言,食物是上天的恩賜,何況那一碗蛋羹根本不管飽。

一張餅,三口下肚,蘇嬌感覺身體暖洋洋,好像充滿了力量一樣。

「不是好像,系統的自然獎勵會增加宿主的體能。系統等級越高,宿主的體力值越強,我們是利益共同體。」

蘇嬌不傻,自然聽懂了這缺德系統的言外之意。

不過,一拳打死鎧甲蟲的女將軍她已經做過了,沒意思。她只想擺爛吃美食。

蘇嬌叼了根草,老神在在,不為所動。

突然,一陣白光沒入蘇嬌眉心。

不由蘇嬌細想,香而不膩的紅燒肉、鮮香四溢的荷葉雞、清香味美的炒時蔬像走馬燈一樣在她腦海播放。

原來,天殺的系統看穿蘇嬌心思,把藍星美食以植入的方式,灌進她的腦海。

現在,為了肚子里的饞蟲,蘇嬌算是被迫接受了系統,再不想自殺,非但如此,她還燃起了一股新的希望。

想到今天吃的蛋羹,蘇嬌打起精神,繼續向山頭前進。

按照蘇嬌掌握的信息上說,有山的地方就會有些野雞野兔,想到系統菜譜里的荷葉雞、叫花雞、小雞燉蘑菇,蘇嬌忍不住振奮起來。

很快,她就要吃上肉了。

蘇嬌耐着性子,沿着草叢出發,豎起耳朵,仔細分辨聲音。

系統沒用,只會在一邊打氣加油,誇着雞肋彩虹屁。

太陽有些烤人,對於見慣了戰場的蘇嬌來說算不上事,她屏氣凝神,還真聽見半山坡處傳來「咯咯、咯咯噠」的聲音。

蘇嬌心裏一喜,藍星生物圖鑑快被她翻爛了,這聲音!

說明附近有母雞在下蛋!

她舔了舔嘴唇,搓了搓手,有點興奮,母雞和蛋,一網打盡!

蘇嬌屏住呼吸,悄聲靠近,等待時機。

說時遲,那時快,蘇嬌撿起一塊石子,用力一揮,正打住母雞的後脖頸,只見雞頭一翻,就昏了過去。

蘇嬌走到暈倒的母雞面前,還沒來得及開心晚飯有肉吃,誰曾想眼前白光一閃。

白光過後,原本的地上光禿禿一片。

蘇嬌:?

蘇嬌:??

不是,她那麼大一隻雞呢?

蘇嬌繞地轉了一圈,系統欠兮兮的電子音適時想起。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位面交易商城。」

怕蘇嬌罵人,系統搶先一步,把位面交易商城的好處一一說了個遍。

呵,賤人!

說得那麼多,就好像她現在有足夠的資本以物換物一樣。

罷了,沒有雞,有蛋也行。蘇嬌這樣安慰自己。

只是她一轉身的功夫,蛋就被一個穿着破爛的小孩兒死死抱在懷裡。

「是我的蛋。」

「那是我先看見的。」

「是我的蛋。」

蘇嬌看着面前穿着破草鞋,瘦得皮包骨一樣的小孩兒發笑,「小鬼,你說是你的,有什麼依據?」

「是我的蛋。」

不管蘇嬌怎麼說,對方都咬死了一句話。

「嘿,你這小鬼,你知不知道我是誰?」蘇嬌說著,比划了一下手腕。

一路上山,村裡人見她如見鬼,倒是頭一次看到這麼不識趣的小鬼。

不等蘇嬌進一步行動,就看見一個衣衫縫補地像塊調色盤,拄着小木棍、一臉溝壑的老太太。

看模樣,大概有個六十來歲,身體佝僂,不太好的模樣。

那孩子見到老太太,忙把手中的雞蛋遞過去,獻寶一樣,「奶!給!」

老太太見到蘇嬌,卻是身一顫,把到手的雞蛋又塞到了蘇嬌的手裡。

從田間勞作回來的婆娘漢子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心裏犯嘀咕。

「蘇春花這婆娘也忒不是人了,村裡誰家受難,大夥不都是能幫一把是一把,她可好,還撿人家小孫子的蛋吃!」

「那也沒辦法,當年李奶奶逃荒過來,是有信心善,接濟了八斤黍米。可那幾口,還是沒挺過來。」

「有信真是瞎了眼,娶了這麼個媳婦過門!要是他沒聽着蘇春花數落,當什麼兵,咱村的稻穀也不至於這樣!」

「誰不知道,有信是十里八村種田的一把手,可惜了!」

蘇嬌耳不聾,將這數落聽得一清二楚。

她橫眉相向,還沒等開口,那點說小話的就散了個乾淨。

對於蘇春花這個極品,周家村人就是背後數落數落,可不敢和她動真格的。這婆娘瘋起來,撒潑打滾犯渾碰瓷,滾刀肉一樣,誰也遭不住啊!

「起來,別拿這一個臭雞蛋糊弄我,這點東西,還不夠我塞牙縫的,也就是你和那小鬼嘴饞,起開起開,別耽誤我曬太陽!」蘇嬌對着李奶奶祖孫兩個說到。

原身脾氣不好,語氣刁鑽,這麼說,倒不算是破壞她的人設。

李奶奶聽到蘇嬌的話,老淚一含,什麼都沒說,摸着孫子的腦袋就走了。

走到半路,回頭深深看了蘇嬌一眼。

有信媳婦就是嘴壞,但這心終究是善的。

蘇嬌不管別人怎麼想,繼續上山摸蛋。

只是轉了一圈,讓她失望了。

本就是村裡沒有條件上學,小孩兒滿山跑,把能探的地方走得七七八八,恨不得盯在野雞屁股後面撿蛋。

別說是雞蛋,就是鳥蛋,她都吃不上。

野雞倒是有,可跑得飛快,以她現在的體力是怎麼追也追不上。

也不知道最開始打到的那隻母雞是打哪來得,看着肥噠噠,顏色還鮮亮,最重要的是笨、好抓。

在山上轉了半圈,沒找到肉不說,這肚子還有點逛餓了。

蘇嬌失望之際,盯着腳尖發獃。

和幾個孩子穿得紮腳草鞋不同,蘇嬌腳上是納得千層底布鞋,上面還綉了兩隻蝴蝶,看上去像模像樣。

蘇嬌低頭看鞋的功夫,心神不由被向陽山坡處的東西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