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
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 連載中

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

來源:google 作者:御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舒舒 蘇越銘

一朝穿書,秦舒舒成了書中的炮灰女配,令她感到驚恐的是,她竟然和女主住在同一個屋檐展開

《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章節試讀:

秦舒舒暗自打量着眼前這個男人,嘖嘖,的確有做男主的資本,英俊挺拔的身姿,清逸俊朗的面容,還有一雙深不見底的能吸人心魂黑眸。
不過蘇越銘再怎麼好看在她的眼裡他就是個渣男,蘇越銘在原劇中他明明不喜歡原主,卻一直不跟原主退婚,又和女主曖昧不清,他作為原主的未婚夫,最後連她被女主被賣了都不知道去找。
這樣的未婚夫她要來幹嘛?
不行,為了以後不被賣掉,秦舒舒想儘快與蘇越銘取消婚約,以後各不相干的好。
蘇越銘霽月清風的臉上依舊冷峻,如墨般漆黑的眸子微眯,他感覺面前這個女人今天和以往有點不同了。
至於哪裡不同?
他暫時還沒看出來。
「這是爺爺給你的東西,拿着。」
蘇越銘把一個盒子遞給秦舒舒。
秦舒舒愣愣的接過盒子,眼中滿是疑惑的問:「這是什麼?」
「爺爺知道你生病了,買了雲芳齋的正宗桂花糕讓我拿來給你。」
蘇越銘如實回答。
秦舒舒看到他面無表情的樣子,心裏對他的印象更差了。
秦舒舒撇嘴說道:「替我謝謝蘇爺爺,你要是有事的話,你先去忙吧。」
原話的意思是,沒什麼事,你可以滾了,她不想看到他棺材板般的死人臉,影響她心情。
蘇越銘沒想到秦舒舒說拐彎抹角的話趕人,他看她的眼神頓時深邃了許多,於是他向她點了點頭走了。
秦舒舒沒想到自己餓了,馬上就有人送來吃的,雖然是男主送來的,可是她也不會和自己的胃過不去,不吃白不吃。
秦舒舒抱着桂花糕往前面不遠處的小公園走去,因為那裡沒有人打擾她吃東西的興緻。
吃完了做工精緻的桂花糕,秦舒舒的胃舒服多了,精神也好了不少。
她想要離開那個家,首先是要與那家人撇清關係,避免以後在生出諸多的麻煩。
還有就是找個合適的時間跟蘇老爺子談一下退婚的問題,秦舒舒不想當蘇越銘這個渣男的未婚妻,假如兩個人以後真的做成夫妻了,她還不得帶一頂綠油油的草原呢。
秦舒舒想想就覺得惡寒,全身都起雞皮疙瘩。
所以說無論是男主或者是女主,她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中午外面的太陽太大了,秦舒舒的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她想回去休息一下,頭有點疼。
秦舒舒打開門進去,就看到大姨黑着張臉望着她,不高興的說道:「你出去也不吱一聲,整個上午都不見人影,家裡的飯也不做,還有一大堆衣服沒洗,你要累死我嗎?
真是的,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任性,以後嫁到了婆家看誰還這麼慣你!」
秦舒舒聽了大姨這些話,眉頭微挑,嘴角勾起一道諷刺。
大姨說好聽的是為她着想,實際上是在指責她不懂事,大姨說的這麼大聲,恐怕有別的意義吧。
果不其然,他們家鄰里聽到了大姨的話,紛紛走出來打聽八卦。
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嬸和大姨是最要好的姐們兒,她又多管閑事,嘴頭又藏不住話,要是什麼話被她聽到了,那就等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芳華,這是咋了?」
大嬸看到大姨臉色不好看,認為是秦舒舒惹她生氣了,把話轉向秦舒舒問道:「舒舒,你怎麼又惹你大姨生氣了,你大姨這麼辛苦養活你,你趕緊跟你大姨道歉,你大姨會原諒你的。」
秦舒舒要被這位大嬸的話氣笑了,讓她到哪門子的歉?
她都還沒有進門口就被明裡暗裡的指責了一頓,現在又說她不懂事兒,她哪兒不懂事了?
大姨看到秦舒舒默不作聲,還以為被她的話嚇到了,內心高興,面上卻不顯。
「你別這麼說,舒舒出去一個上午不見人影,她也不是故意的,或許她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家裡的衣服我來洗,飯我來做就可以了。」
秦舒舒:呵呵!
暗中指責她偷奸耍滑才是重點吧。
門外的大院鄰居聽到了大姨的話,對秦舒舒把家務都丟給長輩來做,都覺得她過分了。
「舒丫頭,大嬸一直以為你老實本分,但是把家務都丟給長輩做,你出去玩的安心嗎?」
「就是,長輩們上了一天的班兒,回來也想有口熱的飯菜吃,你竟然連衣服都不洗了,這我可不幫你。」
「嗯,你大姨她養你也不容易,你就不能省心點嗎?」
「你們別這樣說她,我妹妹人不在了,養她是應該的。」
秦舒舒看到大姨滿臉達到目的的虛偽笑容,她覺得更像吞了一個噁心的蒼蠅。
做戲,誰不會?
如果她不出口惡氣,也對不起原主她娘。
秦舒舒瞬間慘白了臉,泣不成聲的說道:「大娘大嬸說的對,都怪我昨天暈倒生病了,今天起來晚了,大姨不給我吃飯,不給錢我看病是應該的,都是我的錯,沒有一大早拖着病體起來給他們做飯,表姐罵我是他們家裡討飯的乞丐,下賤的泥腿子,她罵的沒錯。
大姨,對不起,我剛才去火柴盒廠請假了,沒有告訴您,要您為我擔心了。」
其實她只是在公園裡坐了半天,並沒有去廠里請假。
「......!」
眾人聽了這番哭訴,都滿臉訕然,更多的是心虛。
然後口風又一轉,為秦舒舒說起好話來。
「那個,芳華這就是你不對了,舒丫頭病了,你不給錢她看病還要她洗大家子的衣服,真是可憐噢。」
「舒丫頭病了還要燒飯給你們吃,做不到還沒得吃,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外甥女?」
「對啊,她是你的外甥女,你這樣苛責她,你妹妹知道了,估計會從墳里爬出來找你算賬。」
「還有他們家的翠花,她一個大姑娘怎麼可以說出這樣刻薄的話?
好歹舒丫頭是她的妹妹,怎麼能把她說成在他們家討飯的乞丐呢?
哎呦!
攤上這樣的親戚,嘖,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可不是嘛,嘴裏說一套,背地裡做一套,好人和壞人全讓他們給做了。
翠花那丫頭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怎麼尖酸刻薄,要是誰娶了,還不得禍害別人一家。」
另外一個看不慣大姨的女人非常高興有機會抹黑她的女兒,誰讓大姨看不上她兒子,還說她兒子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娶她家翠花,沒門兒。
所以自從那次以後,就記恨上了,今天有機會報仇,真是痛快!

《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