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成了男主的硃砂痣
穿成了男主的硃砂痣 連載中

穿成了男主的硃砂痣

來源:google 作者:御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舒舒 蘇越銘 都市小說

一覺醒來,秦舒舒錯愕發現自己竟然穿到了劇本里,而且還成了書中的炮灰女配更讓她感展開

《穿成了男主的硃砂痣》章節試讀:

大姨沒想到秦舒舒會這樣反駁,連帶何翠花的名聲都給敗壞了,她現在的臉可謂是青了又白,白了又紅,這都是被氣的。
她看秦舒舒的眼神彷彿如淬了毒般,牙槽骨咬的嘎吱響。
「舒舒,你怎麼能夠這樣詆毀你表姐,在這個家你表姐無論是吃穿都想着你,你有沒有良心啊!
當年你爺爺去世了,我心疼你,把你從鄉下農村接來都城,這兩年來,我們沒有虧待過你吧?」
如果林芳華不說這句話,也許秦舒舒不會那麼討厭她,可是這樣顛倒黑白的事,她怎麼能容忍呢?
秦舒舒滿臉害怕,趕緊道歉說道:「大姨您別生氣,是我不好,不應該說表姐的壞話,她吃過的東西給我吃,穿的衣服破了個洞還要剪掉一個袖子才給我,說這樣比較涼快,這都是為我好,我應該感謝她才對。
您讓我住雜物間,陰暗潮濕點沒問題,只要給我一個安身之處,就可以了。
這兩年你們這麼照顧我,我無以回報,大姨說女孩子吃多了會變成胖子,所以我一個月二十三斤糧,三兩油都是孝敬您的,你給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一天兩個黑面窩窩能填飽肚子,我已經很知足了,真的。」
秦舒舒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口舌有點干,卻還要跟大院里的娘們兒好好說道這兩年來,大姨一家人對她的「好」,她面上還顯得很感激,低頭垂眸抹眼淚,要多真誠,有多真誠。
哎呀!
這些口水仗還真不好打,早知道有這樣的事,剛才在外面向別人討杯水喝。
林芳華又聽到秦舒舒一番長篇大論明嘲暗諷的感謝,氣的倒仰,恨不能當場去世,這哪裡是道歉?
分明就是想氣死她!
林芳華沒想到一向一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小賤蹄子,今天怎麼會言詞犀利,本來想給她一點教訓,反過來,還把他們全家人的名聲給搭上了。
她真的後悔當初為什麼要把這個麻煩招進家裡,剛才秦舒舒說的那番話,她都想把這個死丫頭給撕了。
這年頭,凡是思想有問題的人是要拉去掛牌遊街,再接受勞動改造,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所以大姨現在的臉色煞白,肥碩的身體也搖搖欲墜,看似快要背過氣了。
秦舒舒粉紅色的嘴唇微勾,看到大姨那想把她吞了的表情,她內心一陣痛快,身上那一點疲憊感奇蹟般的好了很多,而且現在午休是不可能的。
門口外面的吃瓜群眾因為秦舒舒剛才說的話,皆震驚。
更有人連踩帶罵的指責大姨一家人是黑心肝的貨色,明明人家帶了糧食進來,還有臉罵別人是討飯吃的乞丐,下賤的泥腿子,這些話觸動了很多鄉下出身的媳婦兒,他們罵的尤其凶。
「泥腿子怎麼了?
泥腿子吃你家米了嗎?
我們靠雙手吃飯,腳踏實地,都說勞動最光榮,她林芳華肥的像個母豬,一看就是個懶惰的婆娘,有什麼資格罵我們鄉下人。」
這位說了那麼多話的大嬸以前就是鄉下人,現在嫁了個大院里的幹部,雖然說也算是城裡人,可她知道,在這個大院里,有很多人瞧不起她的出身,背地裡還叫她村姑。
和大嬸一樣從鄉下嫁到城裡來的一位三十多歲的大嫂子也同樣很憤怒,附和說道:「沒錯,咱們鄉下人怎麼了?
你們這些城裡人吃的米面不都是農村人種出來的嗎?
怎麼吃了飯就忘了本,這樣的人應該拉去掛牌批~斗,接受再教育。」
「這女人還說自己是舒丫頭的大姨,她的表姐吃過的東西才給她吃,衣服寧願弄壞了,也不願意給表妹穿,這一大家子,沒一個好東西。」
其他的人把秦舒舒的話分析出來,這才發現原來何副部長一家人就是這麼對待自己的親外甥女。
「還讓舒丫頭住雜物間,他們家客房那麼多,不能均一間出來給她住嗎?」
有知情的人立刻爆料,目光看着大姨,滿臉的鄙夷:「聽說有兩間客房,一間要給客人住,還有一間要給何副部長的親侄女住,舒丫頭又不姓何,哪能輪到她住。」
秦舒舒不得不給那位神攻特助的大嬸點個贊,這句話說到點兒上了,她感激地往那位大嬸那裡看了一眼。
她低垂着頭再偷偷的看向大姨,大姨一家人是怎麼對待原主的,他們的心裏沒有一點數嗎?
而今天她本來不打算撕破臉皮的,可是奈何別人不放過她,所以不能怪她。
林芳華被那麼多人討伐指責,她的手指顫抖的指着秦舒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論吵架,她哪是那麼多人的對手?
這會兒她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想反駁,再也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她沒想到,竟然還驚動了婦女主任。
「你們都聚在這裡幹什麼?
這麼熱鬧。」
婦女主任張春花剛好想去上班,經過這裡,發現那麼多人聚集在何副部長的家門口,她以為出了什麼事,趕緊向前詢問。
眾人看到廣大婦女群眾的福星,所以不用秦舒舒開口,他們就已經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婦女主任。
「主任您說對於這種思想有問題的人,是不是該進行掛牌教育?」
婦女主任聽了事情的經過,她的眉頭一皺,當場做起了大姨的思想教育。
「林芳華同志,好歹你也是個上過學有知識的人,怎麼能教你的女兒對廣大的農民同志有意見。
要是鬧到了上級那裡,可是真的要挨批的了,還有舒丫頭是你親外甥女,她也有糧食可以領,你怎麼能夠一天給她兩個黑面窩窩,正在長身體的小姑娘,一天吃兩個黑面窩窩,怎麼能夠吃得飽。」
然後婦女主任又回過頭看向一旁的秦舒舒,這個小姑娘在她印象當中一直都是畏首畏尾,走起路來腰脊樑都不曾像現在這樣挺直過,以前她身上還有一股小家子的氣息。
可是現在無論是氣質還是整體的形象,都勝過以前幾十倍。

《穿成了男主的硃砂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