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末世炮灰:男主氣運我蹭定了
穿成末世炮灰:男主氣運我蹭定了 連載中

穿成末世炮灰:男主氣運我蹭定了

來源:google 作者:葉筱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南川 現代言情 陸衍

【無女主+穿書+末世+無線循環+甜寵】宋南川發現他穿到了一本末世文里,還是個一開場就死了連名字都沒有的炮灰系統告訴宋南川,他需要幫助男主陸衍糾正主線,才能回到他自己的世界還給了他一個可以復活的金手指卻沒想到厄運加身的宋南川總是以各種方式慘死被喪屍咬死,被車子後視鏡砸死,滑了一跤摔死......直到他無意間發現,只要他和陸衍有接觸,身上的厄運就會消散於是宋南川再遇到危險時,都會立馬跑到陸衍身邊,和陸衍製造接觸......陸衍握住了宋南川的手,「南川,我會一直保護你的」看着陸衍眼裡的深情,宋南川尷尬一笑「emmm……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你信嗎?」展開

《穿成末世炮灰:男主氣運我蹭定了》章節試讀:

「再說了,你在這說我們,誰知道你自己有沒有啊?說不定你才是被喪屍咬了,所以故意在這賊喊捉賊,好害死我們。」

男人立馬倒打一耙,想要把其他人拉到他的陣營里,一起抵制宋南川。

「你現在說得好聽,那剛才在外面,你為什麼把那人扔給喪屍自己跑回來了?你才是那個最自私最冷血的人,該被趕出去的是你!」

男人的話有了些效果,有些人開始站在他那邊。

「是啊,我親眼看到你剛才把那人扔到喪屍群里,就為了你自己活命,也太冷血了。」

「就是就是,那也是活生生的一條命啊。」

「沒錯,你也該出去,免得之後再把我們也推給喪屍。」

這些人開始了對宋南川的指責和討伐,一個個大義凜然的說著正義之詞。

聽着這些人說的話,宋南川覺得生氣又有些想笑。

「剛才叫囂的最厲害的要關門的不是你們嗎?」一個冷冽的聲音從宋南川的身後響起。

宋南川轉過頭去看,是陸衍。

陸衍一步步走到宋南川的身邊,視線掃過那些人,眼神冷冽又輕蔑,帶着一股壓迫感。

「你們現在這麼在意那個人,剛才為什麼不衝出去救他?」

那些人被陸衍說得有些尷尬,但人群中還有人不服氣。

「我們害怕怎麼了?誰碰到喪屍不害怕呀?最起碼我們沒害人啊。」

「就是就是,我們又沒害人。」

「要不就把他們兩個都趕出去好了。」

宋南川看着那些人望向他的眼神,心裏還是不免有些淡淡的失望和生氣。

不過很快,他就將那些不好的情緒驅逐了。

不過就是些沒所謂的陌生人,既然他們這樣子,他也沒必要和他們在這爭辯,反正他該說的都說了。

宋南川轉頭看着陸衍,「陸衍,你相信我嗎?你要是相信我,我們就離開這。」

那些人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只要陸衍能相信他就行。

陸衍抬眸看着宋南川,對上他澄澈中帶着些期待的墨瞳,點了點頭。

莫名的信任,沒來由的,他就是覺得宋南川不會害他。

見陸衍相信,宋南川的臉上露出笑意。

陸衍看着宋南川臉上的笑,神情一怔,他的信任就讓他這麼開心嗎?

陸衍轉頭看向一旁的關哲和林默。

關哲立馬說道:「老大你去哪,我們就去哪。」

林默抬手搭在關哲的肩膀上,勾肩搭背地嬉笑着說道:「就是啊,我們三個人什麼時候都要一起的。」

見他們都沒意見,宋南川握緊了手中的鐵架子,「現在外面沒什麼喪屍,我們正好出去。」

說完,宋南川就快步走到門口,把抵在門口的桌子拉開,陸衍三人也立馬過去一塊把桌子移開。

見宋南川幾人要走,剛才在鬧事的那些人里走出來了幾個,走到門口盯着宋南川等人,等着他們一走就立馬關門,免得被喪屍跑進來。

宋南川幾人開門走出去之後,又有幾個人跑了過來。

「我們也要出去。」

守門的人撇了他們一眼,「出去?你們可想好了,出去就別想再進來了。」

「嗯,我們想好了。」

守門的人頗為嫌棄地把他們往外推,「那就快點走,別在這耽誤事。」

後來出來的那幾個人立馬追上宋南川和陸衍幾人,眼神祈求的看着陸衍。

「能不能帶我們一起啊,我們保證,一定不鬧事,都聽你們的。」

陸衍幾人對視了一眼,都沒有人反對。

「可以。」

見陸衍答應,幾人都很開心,然後就跟在陸衍他們身後一起走着。

小屋裡,一開始被宋南川揪出來的那個男人見宋南川他們走了,心裏鬆了一口氣。

但是下一秒,守門的人就看向他,「還有你,你也給我出去。」

男人愣了,隨後立馬解釋道:「不是,我這傷口真的不是被喪屍劃的,你別相信那人的胡言亂語,我……」

不等他說完,守門的人就打斷了他的話,沒好氣地說著,「我不管你的傷口是怎麼弄的,只要有傷口就不能在這裡待。」

見男人不想走,守門的人立馬招呼身邊的人,一塊把那個男人架了出去,然後再次把門關上,用桌子抵住。

那男人被扔在大街上,摔了個狗吃屎,他的身體抽搐了幾下。

等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眼睛已經變紅了,他立馬撲向服裝店的門,張着大口不斷地嘶吼着。

守在門口那的人都被他嚇了一跳,隨後鬆了口氣,還好把他弄出去了。

但是還不等他高興多久,他就被身後的人給撲倒了,緊接着他就感覺脖子上一疼,除了慘叫他再也發不出其他的聲音。

平靜下來的屋內再次爆發出激烈的慘叫。

這慘叫聲穿透了玻璃,傳到了大街上,也傳到了宋南川等人的耳朵里,後來跑出來的那幾個人害怕之餘都是一臉的慶幸。

還好他們跑出來了,不然現在肯定也被咬了。

死裡逃生,也更加堅定了他們跟隨宋南川和陸衍的決心。

走了一會兒,陸衍看着停在路邊的車,提議道:「我們開車離開這。」

宋南川也認同他的想法,「開車好,我們就這麼走着,確實太慢太浪費體力了。」

一行人分成兩波,宋南川、陸衍、關哲和林默四人一輛車,剩下的五個人一輛車。

幾人先是開着車去了最近的超市,搜颳了一些吃的喝的,然後開車往他們的家裡去。

雖然家裡人的電話都打不通,可是他們的心底還是期盼着家裡人還平安的活着。

但現實是殘忍的,等他們去到各自家裡的時候,家裡早已沒了人。

接受了現實的幾人,開車到加油站,給車子加滿了油,又裝了幾桶油,然後開車往城外走。

想着去其他城市看看,說不定其他城市還沒有爆發喪屍。

但是就在快要開出去的時候,卻突然被路邊湧出來的喪屍給堵住了去路。

路兩邊是公園,這些喪屍都是來這裡郊遊出來玩的,人數不少,看起來得有幾十個人。

就在他們停下車子,準備往後退換一條路的時候,一直和後面車子通着電話的手機里,傳出了驚慌失措的聲音。

「怎麼辦?後面也有好多喪屍,我們被包圍了。」

聽着這話,宋南川立馬降下車窗,往後面看了看,後面也有幾十個喪屍,加起來的有上百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