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農家婆婆靠美食暴富了
穿成農家婆婆靠美食暴富了 連載中

穿成農家婆婆靠美食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王滋滋

28歲女青年王滋滋,就餐的時候搜了本小說下飯,不成想正嘎嘎樂的扒飯的時候,穿成了一39歲的農家老太太農家老太太孫王氏拜天拜地求老天給個活路,結果求來了浪費糧食的王滋滋一時接受不了的王滋滋成功昏了過去,意識跟機械音討價還價拿了個小系統王滋滋來這裡一個月,發現也太爽了——孝道大於天的時代,說話,管事兒!——美食大荒漠的大國,賺錢,爽快!——士農工商固有模式,誥命,好用!「架空」「溫馨」「系統」「種田爽文」「美食」展開

《穿成農家婆婆靠美食暴富了》章節試讀:

「夜裡滿國和紅娘到地里看着苞米,明天滿民滿昌(三兒子四兒子)跟着我去找東西,滿國紅娘睡好了把家裡屋頂補補,滿富和花娘白天擱地里看苞米,晚上再換老大家的替。」

散會後,有力氣的兒子就輪着劈柴,沒力氣的就垛柴垛,最小的孫滿全站在高高的柴垛上踩實,眼裡都有活兒。

臨夕食時,孫滿國瞧見二叔,小聲道:「二叔,你夜裡不用給俺水了,俺娘床底下攢着一點兒,夠用了。」

孫二叔肉眼可見的放鬆了肩膀,他抹不開面,於是給大侄子偷水,自打答應了大侄子之後心就一個勁兒怦怦跳,這不用偷了,孫二叔心理負擔一下就沒了。

「夠用就行。」

他倒不是怕媳婦兒,他就是嫌婆娘念叨,一說起給大嫂家什麼東西,吱吱的不幹,能念叨一晚上。

屋裡桌上。

天已經徹底黑下來了,沒蠟燭沒油燈的夜裡,夕食也是摸黑吃的。

若是3個月之前這麼吃夕食大家倒是不稀奇,那時新麥剛收下來,但這三個月的大旱,家家戶戶就將交了稅後剩下的新麥全換成了粗糧慢慢嚼用,只吃午食一頓。【第1章重新修改了】【我這句話是對一開始只有的四個讀者說的】

畢竟不知道乾旱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就怕明年也旱着,他們這個地方為了土地肥力,是一年麥和苞米,一年稻米的交替着,明年若是旱着,稻米沒法兒種,今年收的麥怕是要嚼用兩年的。

今天輪到於小花做夕食,今天婆婆不止用水大方,用糧也大方,全家好久沒吃稻米了,尋思婆婆都拿去換了粗糧,沒想到還有,這稻米,好久不吃聞着就是香。

婆婆沒說開飯,一家人都看向黑乎乎上首位置的王滋滋。

王滋滋站起身將醋溜馬鈴薯絲夾出來摻到麵湯和米粥里,多少是個滋味兒。

在食堂午餐時,她夾馬鈴薯絲不是這挑一筷子那挑一筷子,她是從一個角開始吃,王滋滋非常確定剩下的馬鈴薯絲沒有弄上她的口水。

「紅娘花娘分吧,每人1勺稠的米粥,1勺稀的麵湯,裏面我切了些腌的蘿蔔絲。」

「是,娘。」

王滋滋右邊長凳上坐着3歲孫子和孫女,再緊靠着孫子孫女的就是他們娘,小家成被抱在周紅懷裡,然後又從五兒子到大兒子排,轉了一圈靠在王滋滋左邊的是老太太,孫大河在後面床上已經拿好了飯。

兩個3歲的孫子孫女餓的撓心撓肺的也沒有先動筷,而是看着嬤嬤吃了第一口之後才拿起勺子。

「這蘿蔔腌的好,咸脆咸脆的。」鹽這麼貴的時代,便是麵湯沖走了大部分鹹味,一點點味道也是能嘗出來的,個個吃的香噴噴的。

黃瓜雞蛋湯王滋滋自己喝了,雞腿早就撕成了絲,王滋滋給孫子孫女夾了一筷子,「蒸的爛乎乎的筍子。」

這頓夕食吃的雖然不飽,但大家都很滿足,肚裏有個底兒心不慌了。

碗被舔得很乾凈,鍋里連個糊底都沒有,但王滋滋還是覺得得刷刷。

「老大家的舀半瓢水去把鍋碗收拾收拾。」

周紅應是,婆婆說話她是半點不會反駁的。

平常三間屋,東邊一間,大兒家的住半間,二兒家的住半間,中間王滋滋和孫大河住,第三間老太太孫氏帶着三兒到五兒住。

晌午昏過去的時候,王滋滋是在北三屋休息的,商量事兒的時候,孫大河又被抬到了北三屋,連夕食也是在北三屋吃的。

這讓王滋滋犯了難,講真的,她不想和孫大河一起睡,她心裏過不去那道坎兒。

「老大不用把你爹搬過來了,咱家午食夕食都在三間吃,你爹喜歡熱鬧不喜歡一個人吃,就讓你爹住三間,住不開的滿昌滿全過來睡,就這麼定了。」

全家再一次安靜。

王滋滋沒管什麼,急忙進了二間,將孫大河用的被褥抱進三間,貼心的鋪好。

孫大河沒說話,殘疾的他就是喜歡熱熱鬧鬧的,但每天搬來搬去他也過意不去,心裏覺得自己不中用,老婆子說的也對,住三間他不用搬來搬去。

解決一個大問題,王滋滋去了系統18的浴室洗了個澡,想着18查出的水源地,漸漸睡去,平和渡過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晚上。

外面天光大亮,王滋滋若有所覺的醒了。

她睡得很不錯,沒有電子的時代,她完完整整睡了近9個小時。

王滋滋在系統的衛生間洗漱完,這裡沒有早食一說,於是吃了4個小籠包墊了墊肚子。

院子里靜悄悄的,只有滿民滿昌收拾雞糞等娘起來,其他人要麼補覺要麼出去了。

自打王滋滋來了,就沒同二房三房的人打過照面。

午食王滋滋沒出去,喝了一肚水飽,沒見着二房三房做午食。

至於夕食,二房三房的糧比大房的更緊張,自然不可能吃夕食的。

「娘,你身子還爽利不?」咋比前幾日晚這麼長時辰才起?

「爽利,拿上筐子鐮刀走。」

滿民滿昌早就準備好了,順便幫他娘也拿着。

沿着小路出了村子,地上長得雜草也蔫蔫兒的,地上的洞一個接一個,挖野菜的人這一片也挖差不多了,這時候家家戶戶都挖野菜曬野菜乾,留到冬季。

三人沒在這地方停留,而是繼續向山腳下前去。

孫家溝並不在山腳下,從孫家向北瞧,可以瞧見一片青綠綿延的山脈。

山裡也有人進,但進的大都是些依附山脈的小山,有漢子從裏面逮到過野兔子野雞,大型獵物是沒有的。

再就是進了深山,經驗豐富的獵戶敢進去百十米搏一搏,再裏面就沒人進了,因為夜夜有狼群嚎叫,所以村民叫它為狼山!

現在附近數十村子的村民都在為「明年依舊乾旱」這個可能早做打算,還不是天下大亂生靈塗炭的時候,所以就算知道山裡有好東西,進大山的人也沒幾個。

「娘,再往前在就是大山裡了,俺們就拿三把鐮刀,碰上狼咋辦?」滿民跟着娘進山時臉都白了,一路上欲言又止,眼看着進了大山走了百十米了娘還沒停下,於是急忙開口。

王滋滋就是奔着進山來的,她讓系統算過了,規划了一點稍遠但是危險係數不大高的路徑接近水源。

王滋滋將話繞回去,「來都來了,進去瞧瞧,說不定有好東西!」

滿昌的臉煞白煞白的,「娘,咱找村正商量商量,村裡叔伯結伴進好點兒。」

「俺有神仙點化。」王滋滋作出一副神神道道的表情,全然無懼。

倆人不說什麼了,這個時代對鬼神都是極其敬畏的,鬼神說的話都是真的!

「俺跟着神仙。」

「俺也跟着神仙。」

兩個半大小子覺得進了仙境,綠油油的野菜到處是,滿昌眼裡冒光,「娘,挖野菜!這野菜水靈!!」滿昌說著,蹲下身已經靈活的挖了一把野菜。

滿民也有些興奮,「野菜水靈也是水喝飽了才水靈,光顧着野菜,找到水你澆多少菜都行!娘你看,俺褲腳好些金氣(露水)沾上了!」

王滋滋意外的看向滿民,有些驚訝這孩子觀察之敏銳,思維之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