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女配後我罷工了
穿成女配後我罷工了 連載中

穿成女配後我罷工了

來源:google 作者:張遲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染 張遲遲 現代言情

張遲遲作為某遊戲的設計者,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若不是領導的責令,她斷不會再打開「一夢紫金」這個遊戲想起那攻略之路——第一次,她是別國送來的質子,長於大魏,與墨染為青梅竹馬第二次,她是京城鄉下的農家女,在棲霞山腳撿到了身受重傷的墨染第三次,她是青樓歌姬,於一日外出遊湖中與墨染相識第四次,她是丞相千金,與墨染有緣無分第五次,她是江湖赫赫有名女匪,在剿匪中與墨染不打不相識第六次......第六次還未開始便已結束更是在陰差陽錯下,她直接穿越到了遊戲的平行世界,遇見了溫暖的,有血有肉的墨染,卻也因此讓她膽怯了可是就是這本着安心討生活的心思,卻偏偏惹着墨染起了心思墨染挑眉:「我看你倒是挺閑的,要不要本王給你找點事做?」張遲遲發誓,她真的不閑,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展開

《穿成女配後我罷工了》章節試讀:

  日子總是在疏忽中流逝而過,眼看着隆冬已經步入了尾聲,院中桃樹的枝椏上也抽出了新芽,距離成親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鞦韆緩緩盪着,張遲遲的心緒也泛起了波瀾,從前那五次的經歷在腦海里如走馬燈般地過着,那張臉也無數次撓過心尖。
第六次,已經是第六次了,這次又會發生些什麼呢?

  這天,張府掛燈結綵,喜氣洋洋了起來。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姑娘兒孫滿地。」

  「.……」

  「九梳九子連環樣樣有;十梳夫妻兩老到白頭。」
家族中最有福氣的老夫人替她挽起了發,梳成了個婦人髮髻。

  忽然心頭起了酸意,眼眶裡竟也潤濕着:「夫妻到白頭。」
張遲遲在心裏默默重複了這幾個字,本是最美好的期盼,卻是在一來二往間變成了奢望。

  換成了大紅的簾幔被拉了起來,一個模樣周正的丫鬟捧了一個巨大的錦盒走了進來。
盒內,鳳冠霞帔,大紅喜服,零零散散的配飾耳環,一樣不少。

  這件由宮中送來的花樣繁複的鮮紅嫁衣穿在張遲遲的身上,勾勒着她極好的身形,尤其是那一把細腰,更是顯得盈盈不堪一握。

  外面三聲鑼鼓傳了進來,張夫人捏着帕子拭去了眼角的淚,而後伸手拿出了案盤裡整齊疊好的紅蓋頭,在女兒不舍的眼神中親手蓋了上去。

  王府來的姑姑攙起了張遲遲的手,將她一路帶上了前往王府的花轎。
道路兩旁吹鑼打鼓,撒花的,撒糖的,歡呼聲,賀喜聲,連綿不斷。
金陵城中的百姓已經許久未見過這麼盛大的喜事了,此刻卻是每個人都想參與進來,分這喜悅一杯羹。

  城中,將軍府離着王府並沒有多少路,一路吹吹打打,不刻,便到了王府。

  花轎的帘子被輕輕挑起,透過蓋頭底下的縫隙,張遲遲看到那人對她伸出了一隻手。

  指節分明,白皙修長,是一隻十分好看的男子的手。

  搭上這隻手,由他牽着,慢慢地出了花轎。

  「小心。」

  蓋頭下面,是一方火盆。
墨染牽着她緩緩地跨過了這一道,隨後一路走到了王府的正堂。
一路上,墨染還緊着她的腳步調整了好幾次步速。
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溫柔可親的墨染,張遲遲掩在蓋頭下的臉上微微有了幾分笑意。

  「來,跟着我做。」

  墨染好聽的聲音傳到了張遲遲的耳朵里,像是一位老師般細細的引導。
在天子與皇后極為滿意的目光下,在喜婆高亢的嗓音中,二人行完了拜堂。

  整套禮節下來,已是近黃昏。

  喜婆牽過那條在中間攢成花球的紅綢帶,領着新娘子進了洞房。

  不時,看着蘇恪送走了最後一批賓客,作為新郎的墨染自然也是鬆了一口氣。
這一天下來,他已做了不少違背本願的事情,此刻他的心裏已如一團亂麻不可開解。

  捏了捏眉心,墨染對着蘇恪說道:「你去告訴王妃,讓她早點歇息,明日一早還要進宮拜見太后。」

  蘇恪臉色極為難看:「王……王爺,我去不太好吧,要不王爺還是讓姑姑去通報一聲吧。」

  墨染剛想說點什麼,隨即打量了一眼蘇恪,當初那個小男孩現下已經長成了大人模樣,叫他去通報新妃實屬不妥:「你去告訴知若姑姑,讓她去吧。」

  蘇恪點了點頭,看着滿臉疲憊的墨染,想了想,有些艱難的開口問道:「王爺,那您晚上睡哪兒?」

  墨染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裳,道:「書房。」
在蘇恪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繼續道:「累了一天,你也早點去休息吧。
明日,你隨我一同入宮。」

  「是。」

  婚房中,張遲遲在聽完知若姑姑來傳的話後,兀自掀起了蓋頭,坐在床榻上怔了好一會兒,只感覺那時那人的溫柔體貼就似是幻想一般。

  果然,一切正如她所想的,這場「喜事」真真是委屈了墨染。

  淡墨輕衫染趁時,落花芳草步遲遲。

  當初就是因為在博物館看到了那一幅畫,看到了這一句詩詞,她才設計出了最後這一個遊戲人物,只是沒想到她作為設計者都沒能完成一次完美的攻略。

  遣了綠蟻去休息,換下了喜服,滅了房中的燭火只留下了南窗下的那兩盞。
燭火搖晃,逐漸進入了夢鄉,從前的每一次失敗攻略都在夢中重新展了開來。

  第一次,她是別國送來的質子,長於大魏,與墨染為青梅竹馬。
後來太后賜婚,墨染拒絕了,與此同時,自己的家園也被大魏鐵騎踏破,她萬念俱灰,燒宮自焚而亡。

  第二次,她是京城鄉下的農家女,在棲霞山腳撿到了受傷的墨染,而後被墨染帶回了王府,卻因為不懂禮數衝撞了皇后,被杖斃而亡。

  第三次,選擇的是青樓歌姬,於一日外出遊湖中與墨染相識,後來墨染領兵出戰,一連等了幾個月不見迴轉,一時染病,不治而亡。

  第四次,是丞相千金,因為有第一次慘痛的經驗,這次在太后的賜婚下,她斷然拒絕了,而後卻被父親安排無數相親,嫁與不愛之人,鬱鬱而終。

  第五次,她是江湖赫赫有名女匪,在剿匪中與墨染不打不相識,因身份有異,墨染一直將其藏於王府,某天,墨染被召入宮,未隨同,卻不想在府中受到暗害。

  本着以設計者的身份挑戰全網最難攻略npc的想法,張遲遲一連五天都在攻略。
也正是因為接連五次失敗的刺激,她關閉了整個遊戲,並且在論壇里發表了無法完成攻略的帖子。

  而這也直接導致了公司官博被百萬粉絲蓋樓謾罵,領導大怒,責令她在限定時間內解決這個問題。
正因如此,她才大半夜回到公司大廈,再次打開電腦進行新一輪攻略,不成想夜半爆炸,竟讓她來到了這個世界。

  做了一晚上的夢,張遲遲醒來靠坐於床頭,閉着眼睛按了按太陽穴,長舒了一口氣,掀開被子下了床榻,任由丫鬟擺布,穿上了屬於她王妃的衣飾。

  用過早膳後,二人以一種極為尷尬的方式在門口打了個照面,看着墨染身旁蘇恪那恨不得將人血肉剜出的眼神,張遲遲不禁打了個冷顫,突然有點後悔沒讓綠蟻跟着了.……

  這極為詭異的氣氛,連帶着一向沉穩的知若姑姑也亂了方寸。

  墨染看着那渾身散發出委屈意味的人,心頭竟升上了一抹莫名熟悉的感覺,冷了好一會兒,他率先開了口:「走吧,不早了。」

  張遲遲點了點頭,小聲「嗯」了一下,隨即跟在姑姑後面,邁着步子便往第二輛馬車走着,在她正欲踏步上去的一瞬間,一隻手搭了上來,將她領到了前面那輛上。

  馬車緩緩行進着,墨染抓着心頭縈繞着那股熟悉感細細打量着眼前的人。
兩彎柳葉眉細長,一雙桃花眸清亮,不點自紅櫻桃唇,膚若凝脂,輕雲出岫。

  被盯得有些難為情的張遲遲垂目,偷偷將身子往邊上側了點,微微掀開了車簾一角,瞧着京城街道上的車水馬龍。

  初春的風裹挾着寒意,偷偷溜進車裡,涼意絲絲。

  「你在看什麼?」
看着那人微微翹起的嘴角,墨染生了幾分好奇。

  聽到這話,張遲遲立馬放下了車簾,對着墨染的眼,笑道:「沒什麼,就是看着外面熱鬧。」

  見她拘謹小心,墨染回了一個「哦」便閉目養神了起來,至少不用在此時把關係攪的如此難堪。

  王府的馬車剛到宮門口,早有太后身邊的李玉公公來接着。

  李玉公公領着墨染與張遲遲等人往慈寧宮方向走着,一路上,張遲遲都驚訝於皇宮的莊重華麗,具象化的事物總是能衝擊到一貫的認知。

  「李公公,太后的頭痛可還在犯着?」
墨染收回了黏在張遲遲身上的眼神,轉而問道。

  李玉稍稍低頭答道:「有溫姑娘在旁仔細伺候着,太后娘娘的頭痛已經許久未發了,而且這段時日,太后的氣色也比以往好上了不少。」

  「如此本王便安心了。」

  聽着這一問一答的對話,沒一會兒便到了慈寧宮前。
李玉引着二人進殿,張遲遲想趕上墨染的腳步,卻不曾想墨染竟刻意與她保持着半步的距離。

  依着禮數向太后請完了安,又被抓着問了許多七七八八的事,更出格的便是太后這老人家竟問着她與墨染在新婚夜相處的如何。

  突然被這樣問着,張遲遲瞬間羞紅了臉,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答。
見她如此,太后卻是一臉頓悟的表情,兩聲咳嗽過後自然而然地翻過了這個話題。
她知道太后必定是誤會了什麼。

  從慈寧宮出來,已不見墨染的身影,就連一同前來的蘇恪也不見了蹤影,知若姑姑剛剛好像也被太后吩咐着去庫房拿東西了。

  寒風凜冽,空等了許久也不見有人回來,張遲遲嘆了口氣,踏上了來時的路,只是宮路岔口繁多,兜兜轉轉之下,竟是在這宮裡迷了路。

  一籌莫展之際,有交談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循着過去,是兩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宮女,正在修剪冒着新芽的花枝。
喟然一笑,算是找到了救星。

  「你知道嗎,我剛剛在宮門口看見了宸王和王妃。」

  聽到這句話,張遲遲停下了腳步。
似乎這宮裡的人對她都不太友好,剛剛那一路上,每遇上一群宮人,就會被他們在背後議論指點着。

  旁邊那位年紀稍小點的宮女抱着疑惑問道:「王妃.……就是那個因為王爺拒婚,然後跳河自盡,後來又逼着皇上繼續賜婚的那個張家大小姐嗎?」

  大點兒的宮女如小雞啄米般點着頭:「就是她。
這皇親貴胄的誰不知道宸王心儀溫姐姐許久了,要不是因為溫姐姐身份有異,皇上怎麼可能會讓王爺娶那個驕橫的大小姐啊。」

  溫姐姐.……宮中姓溫且地位較高的宮女,就只有太后身邊的那位了。
難怪剛剛在太后宮裡墨染會與她保持距離,原來是怕心上人誤會。

  「明明就是個一對一的攻略遊戲,怎麼突然冒出來個第三者了呢?
隱藏劇情嗎?」
張遲遲在心底問着自己,難道當初敲代碼的時候哪裡出了問題?
怪不得無人能攻略成功,敢情是從源頭上就出了問題。

  她沒有去打擾那兩個正聊得開心的宮女,當做沒出現的樣子轉身就走,但腦海中卻想着剛剛宮女的對話,不知不覺間居然走到了御花園。

  一陣窸窣間,叼着根草的蘇恪落在了她的面前,周身都是討厭的意味。

  張遲遲嚇了一跳,瞬間回過神來,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目光突然越過眼前的蘇恪,定格在了臨岸枯柳下的那一幕。

《穿成女配後我罷工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