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鎮上惡婦後
穿成鎮上惡婦後 連載中

穿成鎮上惡婦後

來源:google 作者: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月悠 楊文軒 現代言情

蘇沐歡一朝穿越就接受了一個爛攤子,原主在鎮上可謂是狗憎人嫌,也正是如此,才會在新婚之日就被休棄回家,原以為是不小心掉入湖中,誰知竟然是有人暗下黑手,所幸還有自家人視她如珍寶本想查清幕後黑手後就成為一個鹹魚,結果卻結交了各種各樣的人,就連前夫也粘了上來展開

《穿成鎮上惡婦後》章節試讀:

第4章當然急用,我家裡只剩這三兩銀子,沒別的余錢,現在都要揭不開鍋了,你必須立刻給。」
蔣氏寸步不讓。
好,這可是你說的,」方月悠斷定她肯定是把銀子藏在家中了,一會兒過去必然能找着,如果我能從你家裡找到丟失的三兩銀子又如何?」
蔣氏瞪大眼睛,什麼?
那不可能!」
讓我去你家找找,不出半柱香的工夫,我就能找出來,敢跟我打這個賭嗎?」
方月悠緊逼道。
還是說,你怕我真的找到,揭穿你訛錢的陰謀?」
可笑!
我有什麼可怕?」
這死丫頭這麼囂張,莫非是昨天看見她藏銀子了?
蔣氏如此想着,但很快又否定這個想法,誰不知道她貪財,要是看見了,還不偷走?
她看向圍牆外的村民,這些人最喜歡看熱鬧了,嘴也碎得很,自己要是拒絕,只怕會被他們說成心虛。
行,我倒要看看你多有能耐。」
方月悠就要出門,手腕上一涼,耳邊傳來楊文煜低沉的聲音:你搞什麼名堂?」
我在幫你省錢呀。」
回頭沖他擠擠眼,跟着蔣氏來到隔壁二房的農院,村民們也緊隨其後,轉移看戲陣地。
蔣氏站在堂屋門口,抱着雙臂道:找吧,你要是能找到,我摘下腦袋給你當凳子坐,但是......」說著,拽住方月悠胳膊,你要找不到,得跪下給我認錯。」
方月悠輕勾唇角,一口答應。
沒問題。」
隨後,她進屋走了一圈,沒有收穫,又從屋裡出來,行至院中,四下掃視一圈,最終將視線定在槐樹下的那塊地里。
在現代的時候,她就擁有一種特殊技能,只要是與金」字有關的東西,哪怕藏得再深,都逃不過她的眼睛,憑藉著這項技能,小時候她就在自家地里挖到過兩隻金鐲子,後來爺爺拿到城裡換成現錢,供她上完了大學。
想不到穿越一遭,肉身都換了,這個技能居然還在。
二嫂,借你的鋤頭一用。」
方月悠拿起牆角的鋤頭,大步走過去,作勢就要挖。
蔣氏怒道:你要作甚?」
找銀子啊。」
胡鬧,地里怎麼會有銀子?」
你自己埋的,忘啦?」
方月悠笑盈盈地指了指腳下,你瞧,這裡的土是新的,很明顯不久前才被人翻過。」
村民們伸長脖子來看,七嘴八舌地又討論了起來。
蔣氏見狀忙說:這是我前兩天才埋了兩罈子酒下去的緣故。」
不對吧,我昨兒來你家串門的時候,這還好好的呢。」
李二家的疑惑道。
是你記錯了!」
蔣氏繃著臉瞪她一眼,總之這裡不能動。」
方月悠挑眉,莫非二嬸是決定割腦袋給我當凳子坐了?」
蔣氏悔得不行,誰知道她眼睛這麼利,居然找得這麼准?
挖吧,快挖。」
是啊,我們都很想知道,下面藏了些什麼寶貝呢!」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村民紛紛起鬨。
這酒可值幾十兩,你要是弄毀了,得加倍賠償。」
蔣氏開口威脅,企圖以此嚇退她,就你家那點財力,砸鍋賣鐵也賠不起!」
弄壞了我賠就是。」
方月悠手一擺,開始掘土。
不多時,便挖出一隻巴掌大的木盒來。
李二家的叫道:噢喲,果然有好東西!」
方月悠打開一看,裏面卧着的正就是三兩銀子。
二嫂,你的銀子我幫你找回來啦。」
蔣氏早已面色鐵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一把奪過銀子,翻臉不認人似的將方月悠往外趕,出去,都給我出去,看什麼看?
走,都走!」
惱羞成怒了,要殺人啦,大家快跑呀!」
幾個夫人鬨笑着,譏諷了蔣氏幾句,各自回去吃午飯了。
方月悠回頭道:二嫂,你前後訛了我家至少有二十兩吧?
打算什麼時候還呢?」
還,你做夢去吧?」
蔣氏收好銀子,扭頭回屋,嘭」一聲關上門。
不多久,裏面就傳來慘叫聲,隨後是低弱的哭泣聲。
那是蔣氏的女兒楊秀秀。
方月悠嘆了口氣,轉身回家。
院子里,飯菜的飄香陣陣,母子三人已經在吃,折騰這麼一上午,她還真是餓了,當下也不客氣,過去坐了,自行盛了碗飯開吃。
吃完後拿休書走人。」
還沒扒幾口,聽得楊白氏冷冰冰地說,方月悠右手一抖,筷子掉在地上。
相公答應再給我一次機會的。」
你答應的?」
楊白氏看向楊文煜,顯然很不高興。
楊文煜夾了根小青菜進碗里,頷首說:她會劈柴,我不常在家,您和文軒力氣不夠,以後重活就讓她做,您也輕省些。」
方月悠嘴角抽搐,她的作用就跟頭牛差不多嗎?
她要真能做,那是再好不過了,就怕勤勞不過兩天,又回去了。」
若是那樣,我立刻寫休書。」
母子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着,權當方月悠這個當事人不在一般。
楊文軒看了方月悠一眼,扭着眉頭唉聲嘆氣,瞬間覺得飯都不香了。
用完午飯後,方月悠殷勤地把碗筷洗了,之後又將一堆柴劈完,一一壘放在屋檐下,晚上還爭着做了頓飯。
楊文軒實誠地給出評價:味道還挺不錯,不過比娘做的差一些。」
方月悠瞥了眼楊白氏,抓緊機會拍馬屁:那是,娘的廚藝在村裡都是出了名的好,我那能跟她老人家比?」
楊白氏丟給她一個背影,進廚房忙去了。
不管怎麼樣,總算暫時是留了下來,臨睡前,方月悠默默感慨了幾句自己命不好,閉眼睡去。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時,方月悠被外面公雞的打鳴聲吵醒,一激靈起來,穿戴整齊,開門出去。
正好對面的楊文煜也從房裡出來,兩人碰個正着。
這麼早就去衙門嗎?」
巳時之前要到。」
楊文煜系好腰帶,拿住掛在牆壁上的佩刀,要走時忽又停住腳,別再惹事。」
方月悠乖巧地點點頭,笑道:知道了,相公慢走。」
楊文煜用古怪的眼神瞅了她一下,出了院門。
趁着老太太還沒起,方月悠進廚房搗鼓了一陣,很快將早餐的食材洗凈準備好,再到灶前生火。
你行不行?」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穿成鎮上惡婦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