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
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 連載中

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

來源:google 作者:沉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玄 沉彌 都市小說

【無限流】【熱血幽默】【無後宮】【不無腦】21歲的周玄,身負天魔血脈,穿越到了滿是怪物的驚悚世界詭異復蘇前,捶個貓妖被偷拍,被全網問候了祖宗十八代周玄:Σ(⊙▽⊙"a我這是成網紅了?系統:網紅?你這明明是被網暴了!周玄:沒事,今天過後,他們大多數都是死人了全網:真有怪物,求天師大神救我!————--——-——-——系統:當上天師後,狐仙御姐想泡就泡,獸耳蘿莉想推就推周玄:對不起,我沒有那種世俗的慾望,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平日里,周玄不但要穿梭於無限驚悚的詭域之中,降妖捉怪,還要和一群欺世盜名之徒鬥智斗勇鬥法術帶着自己馴服的上古魔獸到處踢館拳打神婆基地,腳踢神漢聯盟反派:這個男人,有億點囂張,不像天師,像魔王!——————————————「混沌世間,善惡不明」——「那便用天魔之惡,去行那天道之善!」展開

《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章節試讀:

原本。

周玄想的是,雖然酒吧里有厲害的角色,但就目前出現的這些怪物,全都不足1級。

收拾了也沒有聲望值可拿,所以不想動手。

但此刻他只想速戰速決解決掉它們。

周玄:「一個一個收拾太累,能不能搞一個厲害的法器。」

「來個瞬秒,我想我現在的聲望值應該能辦到吧。」

系統:「這樣的法器是有,但你現在的等級不夠,無法兌換。」

「不過,你可以自己臆造一個武器。」

「此功能首次使用,只需支付一千點聲望值,每次臆造的武器只能使用一次,雖然是臆造,但也需要有根據才行。」

「至於殺傷力如何,就看你自己的想像力了。」

一千點?還只是一次性武器?

而且這全是些不到一星的怪物。

怎麼算都是一場穩賠不賺的買賣。

這也太坑了。

周玄突然想起,剛剛跑的急,手裡居然還拿着黃毛的手機。

誰說就一定穩賠不賺?

「道友,幫我個忙,」周玄把手機遞給小道士。

「這些嘍啰我來解決,你負責把過程錄下來就行,記得找個好的角度。」

小道士有些茫然地接過手機。

雖然疑惑,但周玄此時身上的氣場,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

「對了,怪物最怕什麼?」周玄突然問。

「這種程度的……黑狗血就能對付……可我們現在去哪裡弄那麼多黑狗血……」

小道士躲在一旁的一個垃圾桶後,舉着手機邊拍邊回答道。

他有些泄氣。

果然。

這個人剛剛只是在虛張聲勢。

這男人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即便是天師,道行能有多高?

但下一秒。

他看到男人的衣角和頭髮無風自動,似有一股力量在他周圍盤旋。

只見男人結了一個手印,輕喚了一聲:

槍來!

小道士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男人手裡出現了一架閃着漆黑金屬光澤的機槍。

這是……加特林?!

尼瑪。

這什麼情況?

雖然是很拉風,但……

對怪物完全沒用啊!

即便被打爛了身體,也能迅速癒合再生。

周玄看着手裡的武器,也十分滿意。

他左右看了看,朝衚衕兩邊的怪物招了招手。

「別耽誤時間,一起上吧!」

這些低階的怪物剛剛得到力量,還沒有太多的自我意識。

但是卻聽懂了周玄那挑釁的話語。

一個個張牙舞爪,卯足了力氣朝周玄撲去。

周玄則不緊不慢,揚起加特林那足有三米長的槍管,朝着那些沖向他的怪物按下按鈕。

每秒幾十發的火力射出,足夠他變換方向。

小道士原還以為眼前這男人帥不過三秒,就會血濺當場。

但他卻驚奇地發現,那些子彈觸碰到怪物的身體時,並沒有將怪物的身體穿透。

而是像一朵猩紅的花朵,在怪物的身體上綻開。

隨後,怪物瞬間化成了一灘灘濃水。

小道士舉着手機的手止不住地顫抖,那不是普通的子彈,是黑狗血!

就這樣。

不到半分鐘,伴隨着槍聲,衚衕兩端的怪物全都被團滅。

硝煙散盡後。

周玄站在一地的惡臭膿血中,身上不染半點血跡。

他手裡的加特林已經消失不見。

他轉動了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腕,道:「這重型武器果然不適合我。」

……

就在這時,系統傳來提示。

【恭喜宿主獲得骨灰級崇拜者一位,獎勵10點聲望值】

周玄不用猜也知道,這位崇拜者是誰。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小道士,那少年呆愣在原地。

因為震驚久久沒有合上大張着的嘴巴。

周玄道:「還不走?酒吧里的東西可不止這些。」

周玄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和LV5的鬼怪遇上。

小道士這才回過神來,跟着周玄迅速離開了巷子。

身後,以酒吧為中心的四周,漸漸被一團血絲般的繭包裹起來,那血繭還在肉眼可見的擴大。

到了一個空曠的廣場前,兩人停了下來。

「現在應該……應該安全了!」小道士氣喘吁吁道。

他發現周玄一路跑下來,氣息絲毫沒有亂。

果然是位高人,於是不禁又暗暗崇拜了一番。

「你是誰?怎麼惹到那堆髒東西的?」周玄沉聲問小道士。

小道士的模樣可不像是會逛酒吧的樣子。

「我叫張盟,是市郊清凈觀的弟子。」

「前幾日,我師父算出這個地方會有強大的妖怪出沒,但他不讓我管,還說連他也管不了,但我還是偷偷跑來了。」

「我潛入了酒吧的內廳,一開始沒發現什麼,但接近凌晨時……這些怪物就出現了。」

看得出小道士沒有說謊,周玄神色漸緩。

「那你師父有沒有算出,今晚過後,這個世界會有一場大的浩劫。」

小道士撓撓頭,很天真地道:「這倒是沒聽他說,是什麼浩劫?」

「你自己去看吧!」周玄道。

他說話時,目光越過小道士,落在了對面的馬路上。

小道士轉頭看去。

只見對街的馬路上,是一堆警車和私家車的廢墟。

廢墟還冒着陣陣濃煙,看來事故才發生不久。

兩人走近,發現車身已經嚴重變形,玻璃窗上到處是噴濺的鮮血。

周玄親撫上其中一個血手印,一張張因為恐懼而扭曲的臉,浮現在周玄腦海中。

他們歇斯底里地尖叫着、掙扎着。

「車裡沒有人,連屍體也沒有。」

小道士估計是想看看有沒有倖存者,奮力拉開了幾道變形的車門道。

周玄將那些畫面趕出腦海,對着地上的一道血跡揚了揚下巴。

這血跡沿着馬路邊緣,消失在了下水道井蓋旁。

看來是被什麼東西拖進了下水道去了。

小道士臉色慘白。

不但如此。

他還發現,遠處一座座冒着詭異色彩的建築里,各種慘叫聲不絕於耳。

小道士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他終於意識到,這所謂的「浩劫」有多嚴重了。

詭異復蘇。

無論是天災還是人禍,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周玄本以為小道士會為此自責消沉。

誰知這少年像是猛然清醒了般,單手握拳錘了一下自己的手掌,恢復了之前那副天真的模樣。

「不行,我得趕緊回去告訴師父,他老人家一定有辦法的,對了……」

小道士打開剛剛周玄給他的手機,劃拉了兩下。

突然,他像是看到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似的。

「啊啊……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就點開了,對不起……」

小道士突然鬼叫起來,他將手機趕緊遞迴給周玄。

如同燙手山芋。

他臉色有些發紅,看向周玄的眼神裡帶着幾分古怪。

「我先走了,今晚的事情還要多謝你……請保重,金髮小奶狗大哥哥!」

小道士說完,行了一個道家禮後,一溜煙跑了。

原來,這小道士以為黃毛手機里那個賬號是周玄本人的。

周玄很無語。

心想這麼沒品的昵稱,一看就和自己的氣質不符。

「老子叫周玄!」

他朝小道士離開的方向喊了一聲,也不知道對方聽到了沒有。

隨後,他點開手機,想看看剛剛拍攝的視頻效果如何。

誰知下一秒,他的臉就僵住了。

只見黃毛那6.5寸的最新款手機相冊里,赫然是一張張女人的照片。

咳,全是不穿衣服的那種。

【系統提示:由於人設在崇拜者心目里崩塌,獎勵的10點聲望值全部扣除。】

靠!!

黃毛那混蛋,真是死了也要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