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八零:我邂逅了悶騷痴漢
穿書八零:我邂逅了悶騷痴漢 連載中

穿書八零:我邂逅了悶騷痴漢

來源:google 作者:滿分奶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沐 現代言情 肖席

(年代+空間+甜寵+雙重生+偏執)林沐患癌症之後發現自己穿到了八零年代,還發現空間也跟着穿越了,於是她一路在八零年代開掛,賺大錢,虐極品,考大學,隨便牽手一直對她虎視眈眈的肖席,原本以為肖席是一個居家暖男,婚後才發現肖席就是一個頂級悶騷腹黑男林沐:「肖席你做飯為什麼會這麼好吃?」肖席:「我不僅做飯好吃,我本人也更好吃,沐沐要不要嘗嘗看?」這是一個大灰狼蓄謀已久的故事展開

《穿書八零:我邂逅了悶騷痴漢》章節試讀:

為了照顧林沐和背在肩膀上的小晴。

肖席這一路走的可是相當的緩慢,20分鐘的路程硬生生走了30分鐘。

不過他恨不得走地再慢一點,這樣他跟沐沐待的時間更多了。

直到終於走到達林沐家門口了,肖席就奇怪林韜夫婦這時候為什麼還沒回來,驀地想起張大聰一直蹲在這裡的原因,臉上剎那陰沉一片。

於是厚着臉皮要進去討一杯水喝。

說不定張大聰還沒走遠,自己要先保護沐沐的安全。

林沐自然放任他進來。

就他幫忙的份上,林沐還想請肖席吃一頓呢!

心裏默默記下這份恩情。

「沐沐,方便給我倒一杯水嗎?」肖席指了指鐵皮燒水壺的方向,對林沐說道。

沐沐?

林沐這時候才敏銳地發現,肖席對她的稱呼改變了。

搜刮原主的記憶,肖席一直都是管她叫林同志的。

難道!

林沐心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動起來。

呸!還說不做普信女,現在又普信起來了。

林沐猛地甩頭,試圖忘記這混亂的想法。

她這個善變的女人!在醫院的時候還說賺錢第一!

對!賺錢第一!

「沐沐,這是不方便嗎?」肖席被林沐突然地甩頭嚇了一跳「是不是有冒犯到你了。」

林沐回頭「不冒犯,你先坐着稍等一下,我先安頓小晴上床睡覺。」

「嗯。」肖席得到林沐的回應,很聽話地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媳婦大人的話自然要聽,肖席樂呵呵地想。

林沐進屋安頓小晴躺下之後,很快便出來了。

環顧了一下房子,狹窄卑濕,四壁破爛,光線昏暗,無一不是在彰顯着窮。

林沐想起家裡好像沒有多餘的杯子了。

於是翻找了一下碗櫃,找出一個看上去挺新的碗。

舀了一盆乾淨的水認真地清洗了好幾遍碗,才端着碗走近肖席。

「我們家窮,沒有多餘的杯子了,所以我就拿碗代替了杯子,你不會嫌棄吧。」林沐一瞬不瞬地盯着肖席。

肖席回答道,「不會,平時我都是拿碗喝水的,大口大口喝才滿足嘛!」

林沐聽後鬆了一口氣,掂量了一下面前的鐵皮燒水壺,還剩一點,不過已經涼了,想必是大嫂中午出去幹活之前燒的。

大哥大嫂這幾天非常忙,因為7月時令蔬菜有黃瓜、西紅柿、茄子、冬瓜、苦瓜、豇豆等等。

這時候大哥大嫂趕着村裡正好批收蔬菜,忙着摘取批發賣掉,大哥大嫂離開前原主還活蹦亂跳的,似乎是她穿越過來之後溫度才上升的。

林沐囧啊!她這是什麼吸病體質!

「肖席大哥,你要喝熱水嗎?我家裡暫時還沒有熱水,你要是想喝的話,我去給你燒。」林沐一手提着鐵皮燒水壺問道。

肖席一聽沐沐要去燒熱水,那還得了,可不能累到沐沐了。

「我喝涼水,最近太熱了,誰喝熱水啊。」說完順手接過鐵皮燒水壺和碗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還有,你以後不要叫我肖席大哥,聽着怪彆扭的,我才比你大1歲不到,你以後可以喊我的全名。」

林沐聽完頓了頓,「嗯,那我以後就管你叫肖席吧。」林沐又想到什麼急忙補道「肖席,我以前年輕不懂事,叛逆期嘛,多有困擾到你,以後我不會跟以前一樣纏着你的。」

肖席正在喝着水,嘴裏的水差點噴了出來。

他還巴不得了,肖席心裏默默地想。

但還是開口說道:「雖然你這麼說,但以後你要是遇到什麼麻煩,我不介意你來找我。」

林沐權當是肖席客套話,沒有放在心上。

肖席看着林沐還傻愣愣地站着,連忙拉她過來坐下。

「你發燒了,就應該坐着休息,我去給你燒熱水吃藥。」說完就輕車熟路地走進廚房,搗鼓了一陣之後,便踱步到林沐旁邊坐下。

「我要看着你喝完葯再走,等你大哥大嫂回來,不然你這麼糊塗沒人照顧可怎麼辦呢。」肖席裝作苦惱,挑着眉,一眨不眨地盯着林沐調笑道。

林沐:……

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只好尬笑。

肖席訕訕地摸了摸鼻子。

心想:不會說話就不要說,看了要翻出珍藏多年的高情商說話小本本,來複習複習了。

「小晴,看爸爸給你抓來了兩條你最愛吃的黃鱔。」林韜一回家就想喊自己的女兒來看看自己今天的收穫。

林韜一進門,看到肖席坐在他家椅子上,不由的愣住了。

他回家之前就聽到村裡人說他妹跟肖席處對象了,他本來還不信的,現在陷入自我懷疑中。

「林韜大哥,您回來啦,我家裡還有事,既然您回來了我就先離開一步了。」肖席看到林韜回來之後不由地鬆了一口氣,這樣看來張大聰不會來了。

隨即他還朝林沐挑了挑眉叮囑道,「水燒開了就按時吃藥。」說完腳下像生了風似的,一溜煙地跑了。

林韜一臉懵逼地看了看肖席跑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家妹妹。

「沐沐,你發燒好點了嗎?」林韜後面走進來一個戴頭紗的女人關心的問道。

林沐看清楚來人之後便回答,「嫂子,不用擔心,我已經好多了。」

戴頭紗的女人就是林沐的大嫂,小晴的親生母親何白玉。

何白玉聽到林沐叫她嫂子的時候,她不由的楞住了,沐沐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她大嫂的。

無論她怎麼做,也改變不了沐沐對她的偏見。

「嗯,沒事就好,你看,我和你大哥今天給你帶回來一個蘋果給你補補。」說著就在菜籃里拿出一個蘋果,想要遞給林沐。

林沐看了看蘋果並沒有接過,「大嫂,這蘋果花了不少錢吧?」

林沐說實話是有點惱怒的,怒的是原主。

原主非常的好吃懶做,每天都想着嫁給肖席,因為肖席家裡是秋田村最早的萬元戶,原主想的是嫁入肖家之後她就每天享福了。

可人家肖席根本就不搭理她,她就覺得自己有顏值有身材的,總有一天肖席會喜歡她的。

原主不知在哪裡聽來的,說每天吃水果能養顏,就要求去嫂子每天幹完農活之後給她捎一個水果,自己也不去幫忙干農活,害怕晒黑自己的肌膚。

而何白玉一心想着林沐接納她這個嫂子,就無條件地天天給林沐帶回了一個水果。

要林沐說,林家之所以這麼窮,完全就是原主吃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