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書成反派:女主開始內卷了
穿書成反派:女主開始內卷了 連載中

穿書成反派:女主開始內卷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中樞神經病患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中樞神經病患者 都市小說 韓凱

【系統、殺伐果斷】【無情冷血馴化流】直男韓凱穿越書中,成了反派高富帥面對即將到來的命運,韓凱主動出擊,與嫂子結成聯盟戰場歸來兵王,狗窩未婚妻的天尊才子,尿素袋子醫仙,女帝聖子……而此時韓凱忽然發現,被他無情對待的女主居然開始內卷了!韓凱甚至沒怎麼出手,內卷的女主已經將這些主角統統收拾了韓凱:「看來做一個反派BOSS也不是很難嘛!」展開

《穿書成反派:女主開始內卷了》章節試讀:

嚴剛帶着來到一家檔次不錯的餐廳。

進出的都是衣着光鮮的人士。

「先生您好,您看已經沒有位置了,您在這裡稍等一會兒吧。」

服務員笑着說道。

嚴剛揚起了下巴,拿出一張銀卡晃了晃。

本來還一臉為難之色的服務員立刻臉色一變。

這是餐廳的VIP鉑金卡,是有專用預留座位的。

「您這邊請!」

服務員立刻躬身引着幾人走向一個包間。

韓凱冷笑一聲,果然都是套路,裝逼無處不在。

進了房間坐下。

溫珊拿着菜單看了眼,心頭一陣驚嘆。

以她在平台一個月的收入,估計只夠吃一頓飯。

抬頭看了看一臉得意之色的卓季娜,溫珊冷哼一聲隨便點了兩道。

菜上的很快。

剛吃了幾口 ,嚴剛拿出幾個啤酒杯,給幾人倒滿白酒。

然後他端起酒:「來,難得聚一聚,大家喝一杯!」

說完他仰頭一飲而盡,接着拿着杯子看着眾人。

卓季娜拿起杯子跟溫珊碰了一下,乾脆利落的喝了。

聶潼應該酒量最小,被嚴剛按着胳膊喝下去一杯,臉上已一片緋紅。

韓凱冷冷坐着沒動。

他怕喝酒誤事,更何況這個世界對他來說還是危機四伏的,更要小心。

嚴剛看在眼裡,並沒說話,不過已經有了三分火氣。

很快他又起來倒了一輪。

卓季娜酒量略好,但眼神已經飄忽,而聶潼整個人已經迷迷糊糊了。

溫珊放下杯子不願意再喝,嚴剛勸來勸去,溫珊就是不再喝了。

嚴剛此時面色有些難堪。

「我說溫珊,你這人太沒意思,來了也不喝酒你來做什麼?」

卓季娜指了指溫珊說道。

溫珊哼了一聲,抬頭對着卓季娜說道:「喝醉了做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紅的!」

這句話似乎戳到卓季娜的痛處。

她嘩的站了起來:「你少在這裡裝清高!」

嚴剛也一臉嘲諷的道:「勞資喜歡給她刷,要你管?不要以為有他捧你,你就了不起!」

「來,喝了這杯!」

嚴剛再次將酒杯推了過去。

溫珊轉頭看向一直看熱鬧的韓凱,卻聽到嚴剛威脅的話:「你連這點酒都喝不了,還想進我們的圈子?」

對於他們這些富二代來說,這些女人跟陪酒女郎沒什麼區別。

本來這次他們兩個就存了灌醉了帶走的想法。

如果可以把溫珊灌醉了,他們不介意把溫珊也安排上。

至於韓凱?

隨便叫個車送他走就成了。

溫珊鄙夷的看了卓季娜一眼,接着冷笑一聲。

不錯!有人願意被人看不起,但她溫珊不會!

只要她一聲令下,韓凱可以馬上俯首帖耳,對她百依百順!

可是接下來韓凱的話,卻讓她的心如墜冰窟。

「我澄清一點,我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

韓凱冷冷瞟了眼溫珊。

溫珊驚訝的看着韓凱,整個人如遭雷擊。

怎麼可能?

那個溫柔馴服的韓凱去哪了?

「唉喲,我還以為溫珊你多了不起呢,鬧了半天,人家就沒把你當回事呀,真是出來丟人現眼!」

卓季娜笑的花枝亂顫。

溫珊臉色一片蒼白,低頭沉默不語。

終於,溫珊咬咬牙,雙手捧起酒杯,一飲而盡。

「叮!宿主改變溫姍對你的看法,獎勵積分300!」

韓凱神色微動。

這個應該只是個女三或者女四,地位不如汪清怡。

喝完這杯,溫珊歪在椅背上,睜着迷離的雙眼看着桌上的人。

她一直以為自己與卓季娜她們不同,她是高高在上的,因為一直有韓凱在捧着她。

她不需要像卓季娜一樣,奴顏屈膝,歡場做笑。

她只需要勾勾手指頭,韓凱就會對她百依百順。

可是現在她明白了,自己算什麼呀,對於這些富二代來說,恐怕早已見多了像她這樣的女孩。

想通了這點,溫珊沒再看韓凱,因為她還有最後的自尊!

很快一圈轉完。

嚴剛與陸豐對視一眼,陰着臉到了韓凱面前。

這個韓凱一點面子都不給,他準備給他點厲害。

「來吧,咱倆整一個!」

韓凱不屑的笑了下,然後將杯子扣在桌上,冷冷看着嚴剛。

嚴剛怒氣浮上了臉。

砰!

嚴剛一把將韓凱的酒杯拿起來,倒上酒。

「你喝了,今天這事就算過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嚴剛惡狠狠的威脅道。

韓凱沒說話,眼中卻有了一絲寒意。

卓季娜雖然暗恨溫珊揭她的底,卻對韓凱很感興趣。

「嚴哥,算了,不想喝就不喝吧。」

「你給我閉嘴,我給你臉了?少他嗎摻和我的事!」

嚴剛兇狠的看了卓季娜一眼,也顯示出平時卓季娜在他面前有多卑微。

卓季娜臉一白,終究沒再敢說一句話。

嚴剛回頭惡狠狠的盯着韓凱的雙眼:「你!喝不喝?」

整個房間的氣氛已經到了冰點。

所有人都看着韓凱,想看他要作何反應。

溫珊的手捏的發白,臉上神色複雜,她覺得韓凱是為她出頭,又覺得不像。

韓凱冷笑了下:「你算個什麼東西,讓我喝酒?」

一瞬間,整個空間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感到心頭一顫,暗叫不好。

熟悉嚴剛的卓季娜,甚至有些微微發抖,他知道嚴剛要發火了。

溫珊擔心的看了看一臉平靜的韓凱,想說話又不敢。

啪!

酒杯砸在嚴剛的臉上,酒水潑的滿頭滿臉都是,韓凱站了起來。

「尼瑪!」

嚴剛猛的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朝韓凱的腦袋砸去。

彭!

房門爆開,接着眾人眼前一花,嚴剛就已經橫空摔到了牆角,手裡依然拿着那個酒瓶。

牆角的桌子,杯子、分酒器、茶具摔了一地碎片。

嚴剛蜷縮在碎片里,正往外大口的嘔吐。

所有人都慌亂的站了起來,獃獃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一個彪悍的保鏢正在韓凱旁邊,是保鏢趙龍。

「收下尾。」

韓凱站起來,輕飄飄丟下一句話,出了包間。

兩個精悍的保鏢守在門口,趙龍拿出手機發了條信息。

「等下!」

溫珊也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剛才的狀況,她的酒也嚇醒了。

是她拉着韓凱來的,如今韓凱甩手走了,她不敢留在這裏面對這些富少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