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被禁慾男主撩哭了
穿書後我被禁慾男主撩哭了 連載中

穿書後我被禁慾男主撩哭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白阿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玄夜/ 沈月

be美學作者沈月被男主集體控訴,穿書到新劇情中成為女主改寫男主命運,卻不料男主集體想要群毆她,為求自保,沈月暗暗發誓要把男主哄好,只是,男主太難哄男主一號:「聽說我病嬌偏執,體弱多病還心狠手辣?」男主二號:「聽說我冷酷無情,暴戾、殺人不眨眼?」男主三號:「聽說我清冷貴氣,白天是人,夜裡是狼?」沈月欲哭無淚,塑造人設的時候怎麼就沒想到他們有一天會站在她面前,男主大佬,求放過!展開

《穿書後我被禁慾男主撩哭了》章節試讀:

「沈大小姐,好巧啊。」

葉玄夜拎着沈月,就跟手裡拎只小雞一樣輕鬆,沈月急眼了,「葉玄夜,趕緊放開,這麼多人看着呢。」

「你確定?」

沈月點頭,下一秒,她就被扔到地上,差點屁.股開花,抬頭看着葉玄夜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氣急敗壞的起身。

他到底記得哪些劇情,她死的山洞的劇情他記得嗎?

「沈大小姐瞪着我,可知我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葉玄夜逼近,沈月抬眸,這熟悉的台詞,配方沒變,真是他。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也不認識你。」

「沈大小姐真會開玩笑,不認識又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沈月身體一僵,她怎麼把這個給忘了,看來裝傻充愣是行不通。

「那是因為你惡名遠揚。」

「說來聽聽。」葉玄夜看着圍觀的百姓,聲音提高不少,沈月氣的直咬牙,這葉玄夜怎麼這麼討人厭,這麼多人,她不要面子嗎?

「我請你吃飯,換個地方說話。」

沈月說著就要走,可葉玄夜卻站在原地,等走遠些,突然身後傳來葉玄夜的聲音:「沈大小姐,你會對你說過的話負責對吧?」

沈月腳步頓止,她說過的話,她說過什麼了?

圍觀的百姓又開始指指點點起來,沈月看着不懷好意的葉玄夜,生氣的走回來,拽着他的手臂,「閉嘴。」

逆子,氣死她了。

可沈月不知道,她這一拉,她的傳聞又炸了。

很快,沈家大小姐當街強搶美男子的謠言四起,一頓飯的功夫,已經傳的人盡皆知,女人們都在說她不知羞,那些貴公子卻恨不得放鞭炮,再也不用擔驚受怕被沈月盯上了。

沈月盯着對面坐的『逆子』,看着滿桌的美味,她吃不下,而葉玄夜卻優雅的享受着。

「葉玄夜,你不會特意來找我的吧?」

沈月算了算時間,提前了,劇情也變了,劇情完全摸不懂走向 。

「聽聞你被退婚,跳湖自盡?」

「你閉嘴,胡扯!」

那根本就不是她,可要怎麼和葉玄夜解釋。

算了,不解釋。

「那你為什麼不再招親,是因為有自知之明還是因為我?」

沈月瞪着他,「你哪來的自信?」

「沈大小姐莫不是忘了你可是答應要做我的小丫鬟,還是貼身的那種。」

「放肆,你居然……」

小桃剛開口,對上葉玄夜冷厲的眼神,嚇得閉嘴,渾身瑟瑟發抖。

「你回去告訴沈老爺,就說沈家大小姐我帶走了,等她把債還清了,就把人送回來,沒準還有驚喜。」

沈月連忙起身,退後兩步,「葉玄夜,這裡可是酒樓,而且,我家有的是錢,你要是敢把我帶走……」

「不帶走,那就住你家。」葉玄夜話落,沈月氣的心肌梗塞,這傢伙居然劇情全都記得,看來她白死了。

「我的能力想必沈大小姐是知道的,冷血無情,暴戾且殺人不眨眼,武力值爆表……」

「閉嘴。」沈月冷聲喝道,孽債逃不掉的,與其留在這裡丟人現眼,還不如走遠點去丟,起碼沒人知道。

「小桃,回去告訴我爹娘,就說我去遊山玩水,順便給他們物色個女婿回來 。」

沈月話剛落,小桃應聲,頭也不回的跑了。

……

「不愧是沈家大小姐的丫鬟,跑的真快。」

葉玄夜起身,拉着沈月就走,沈月想要掙開卻被抓走死死的,面對圍觀的百姓,他們議論紛紛,那眼神分明就在說:你也有今天!

沈月想,圍觀的人這麼多,爹娘知道肯定很快就會找來,到時候沒準葉玄夜還能給她爹娘一個面子,她就不用被帶走。

只可惜,想法是極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她爹娘沒來,連小桃也是沒回。

「走吧。」

葉玄夜雇了一輛馬車,沈月看着周圍圍觀的百姓,眼神求助,卻沒想到一個個都轉身,完全無視,很快,圍觀的人都沒了。

「不是你說你要遊山玩水嗎?沈丫鬟。」

沈月聽到沈丫鬟的時候,拳頭捏緊,做任務要緊,不就是丫鬟嗎?屁大點事。

「聽你的,上車。」

沈月轉身,衣領被揪了起來,葉玄夜慵懶道,「你見過哪個丫鬟比主子先上馬車的,趕馬車去。」

沈月愣住,趕馬車?

「你確定?」

「難不成你還想和我一起坐,就不怕我對你做點什麼?」葉玄夜話落,沈月腦海中浮現一些不可描述的畫面,「趕車就趕車。」

逆子 ,到時候人仰馬翻可別怪她。

果不其然,沈月坐上去,鞭子一抽,驚了馬,一頓橫衝直撞,人仰馬翻,嚇得她驚叫連連,下一秒就被人撈起,腳尖輕點,免了和大地親吻的慘案發生,而馬匹也被秒殺了。

沈月驚魂未定的被葉玄夜抱在懷中,索性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大家放心,所有的損失都由沈家賠償。」

沈月聽到這話,想要求救,可葉玄夜已經帶着她施展輕功出了城,把她扔到馬車上,這下,沈月真暈了過去。

「去葉城。」

葉玄夜冷聲吩咐,看着身側的沈月,眼神如冰。

馬車一路上顛簸,沈月做了個很長的夢,她夢見葉玄夜那凄慘的一生,還看見了葉玄夜最愛的女人把他給捅死了。

沈月是被嚇醒的,睜開眼,她發現自己還在馬車上,葉玄夜閉着眼,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滲人的冷意。

沈月看着葉玄夜的腹部,想到她夢見葉玄夜被她筆下女主捅死的畫面,自己寫給他凄慘的人生就算了,還讓女主捅死葉玄夜,實在是太慘了。

「葉玄夜,對不起。」

沈月發自內心的道歉,伸手想要去觸碰葉玄夜被女主捅的腹部,不知道葉玄夜是不是已經經歷過了。

突然,沈月的手被抓住,沈月抬頭對上葉玄夜冰冷的眼神,「你想做什麼?」

「葉玄夜,對不起,我不該把你寫的這麼慘,也不該讓女主殺死你,你放心,這個故事,我會補償你的,你沒有的我都會補償給你,你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葉玄夜鬆開她的手,把衣服解開,露出腹部的疤痕,沈月臉色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