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邊撩反派邊逼瘋渣男主
穿書後,我邊撩反派邊逼瘋渣男主 連載中

穿書後,我邊撩反派邊逼瘋渣男主

來源:google 作者:清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霽 江琦 現代言情

江琦在上個世界當男人當得好好的,結果別人在她飛機上放了炸彈將她炸到了小說里,她變成了女炮灰!她發現渣男主還是殺害她小弟的仇人,於是當天晚上她砸傷了渣男主那玩意後,帶着被下藥的女主去了醫院裏系統讓她將虐文變成甜文,她於是拉渣男主下位!系統讓她拯救反派余霽,她於是和反派一起虐渣男主!後來某一天,她發現在她飛機上放炸彈的人跟反派有關,她盯着心虛的反派心裏想着到底要不要閹......展開

《穿書後,我邊撩反派邊逼瘋渣男主》章節試讀:

江琦接着對1111說:「把反派的信息傳送一下。」

【好咧!】1111高興地回答她,立馬把反派的信息傳送給江琦了。

這個世界的反派叫余霽,是個孤兒,很小的時候被一個孤女撿到,因為沒錢,所以他過的很苦。

後來孤女病重,為了賺錢他跑到娛樂公司當藝人,又不接受潛規則,所以還是個18線小生。當藝人的生活不好受,受同行排擠,又因為長得太好看而被上司騷擾。

他通過自己的努力開了一家公司,因為女主幫助過他,他送女主一條很貴的項鏈,結果被男主誤會他要撬牆角,於是打壓他公司,他的養母也因為男主的關係而去世了。

沒了家人的反派黑化了,處處針對男主,最後死在海里。

江琦消化了一下反派的信息,嘖了一聲,「這個反派也太慘了。」

【宿主。】1111叫了她一下。

「什麼?」

【剛剛那個路過的男生就是余霽。】1111好心提醒了她一下。

江琦沉默了。

剛剛看她像看傻子一樣的188的男生就是余霽?反派?

「咳咳,我又不慌。」江琦淡定道,實則心裏唉聲嘆氣。

這什麼破事啊!

【宿主加油!我為你服務的期限到了,就先回去了,你完成這個世界的任務後還可以用積分兌現當男人的!】

1111說完後立馬消失了。

淦!

江琦鬱悶地雙手抱胸靠着牆。

不靠譜的四個幺。

過了一會,她往余霽走過的方向走去。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余霽的養母余蓮在這所醫院治病,剛剛余霽排隊是為了給養母辦理住院手續。

江琦佯裝找人,最後發現余霽的養母在頂樓的一間單人病房裡。

她透過門上的玻璃小窗看到在病床上睡着的余蓮。

余蓮的頭髮幾乎白了一大半,身形枯瘦,臉上的皺紋很多,看着像是60歲的人。

明明不到50的人,因為生活艱苦和病痛折磨,一下子老了那麼多。

不過余霽不在這裡。

江琦在頂樓左轉轉右轉轉,發現余霽在樓梯拐角處打熱水。

她躲在另一處,在他往她這邊過來時,她裝作什麼都沒看見,結果往人家身上撞了過去。

因為反作用,她被撞得一屁股坐地,而余霽手裡的水杯差點甩出去,他連忙穩住水杯,絲毫不在意地上的人。

江琦震驚地看着他,只見他檢查水杯的好壞,然後繞道離開了。

「……」

「等一下!」江琦挪着屁股轉過身,對着余霽的背影喊:「你撞了我就走是幾個意思?」

她的聲音裡帶着質問和不滿。

余霽停下腳步,面無表情地看她:「是你故意撞我的。」

江琦立馬換了張臉,脫口而出:「那你撞傷了沒?要不我帶你去看看?」

說著立馬起身飛快地往余霽那跑,然後雙手搭在他肩上,上下左右檢查了一番。

最後她的雙手在他的胸前滑溜了一把,心裏想着這麼好的身材不摸可惜了,再說了要拯救反派就及時和反派建立聯關係。

余霽的臉色立馬沉了下來,推開江琦,怒瞪她。

「你有病是不是?」

江琦對着他的眼睛,眨巴眼問他:「你有葯嗎?」

余霽被噎了一下,不耐煩地轉身離開。

江琦連忙跟上去,「你的身材很符合我家公司一個產品的形象代言人,如果你同意,我們可以約個時間簽約。」

余霽沒理會她。

她接著說:「是**的產品,代言費上千萬。沒有任何的潛規則。」

余霽這時停下腳步,低頭看着這個才到他肩膀的女孩。

女孩抬頭看着他,白皙乾淨的瓜子臉,一雙漂亮的琥珀眼正誠懇地看着他,這讓他一時無所適從。

「我說的是真的,你相信我。」江琦再次說道。

余霽問她:「為什麼?」

「因為我有錢!」江琦很自豪地回答。

江城首富的千金,怎麼可能沒有錢,而且反派那麼窮,就該用錢綁着他。

余霽:「……」

見他沒反應,江琦從裙子的隱藏口袋掏出了手機,點開二維碼,說:「先加個好友。」

余霽本不想搭理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孩說的話跟那個人有些像,於是開口問她:「你叫什麼?」

「江琦,江水的江,琦是王字旁加一個奇怪的奇。」

余霽一愣,握住水杯的手加緊了力道。

他想從女孩身上看出什麼,但很快將眼裡的情緒壓了下去。

最後他加她為好友。

江琦看着純黑色頭像,眉毛挑了一下,接着將備註改為余霽。

余霽看着她的手機屏幕,面色激動:「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江琦愣了一下,心裏暗道糟糕,腦子飛快地轉,打哈道:「你不是唯藝的練習生嗎?在綜藝上看過你。」

余霽盯着她好一會,把手機收了起來,臉上的激動很快沒了,他冷淡說道:「你要簽合同的時候再聯繫我。」

說完就離開了,留下無情的背影。

江琦看着他的背影,於是將手機上的備註改成了無情反派。

回到江家後,江琦就聽到客廳那裡傳來的哭聲。

她走向客廳,站在玄關那裡看到一個穿着白色連衣裙女孩的背影。

她聽到女孩裝模作樣地哭着說:「我昨天一直勸琦琦回家的,可是她跟我說她要和別人過夜,還說我沒資格管她跟男生玩的事。」

在女孩一旁的中年男人聽到這話時頓時氣得臉黑,手中的平板被他重重地摔在茶几上。

「這個孽女,平時不聽管教就算了,居然還夜不歸宿!」

另一邊的中年婦女也氣,一邊給江霜霜擦眼淚,一邊說:「等她回來就教訓她,再不行就扣掉她的零花錢。」

江琦想到這個中年男人就是原主的父親,而中年婦女是原主的母親,穿白色裙子的就是江霜霜。

「喲,我昨天在醫院一夜,轉頭就被冤枉和別人夜不歸宿了?」江琦雙手抱胸,走向大廳,似笑非笑地自嘲道。

江霜霜聽到江琦的聲音時,身體頓時僵住了。

她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江琦!你還有臉回來?」江父還沒看向江琦,就先發了火。

江琦沒理會江父,而是看着江霜霜的後背,然後走向她的後背停住,朝她的耳邊說道:「江霜霜,你這潑髒水污衊人的技術一如既往啊!」

一股陰冷包圍着江霜霜,讓她不寒而慄。

她輕皺眉頭,裙子被她緊拽着,扯出一絲笑容:「琦琦,你怎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