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成了首輔的心尖寵
穿書後我成了首輔的心尖寵 連載中

穿書後我成了首輔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今 唐闖 現代言情

宋綿綿剛穿書就喜提和離書一份為了避免重蹈劇情的覆轍,她當即抱住男主大腿指天為誓,死不和離!謝淵:呵呵可後來――首輔大人:我家娘子膽子小,打雷都怕,怎麼可能動手打你?一定是你們碰瓷!首輔大人:我家娘子善良,雞都不敢殺,怎麼可能提刀砍人?一定是你們污衊!首輔大人:我家娘子……眾人無語:大人,您夫人文能賺錢當首富,武能拳打鎮關西,您是不是對膽子小有什麼誤...展開

《穿書後我成了首輔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4 八點…零五分明天還要上學,早點去,我可不想跟她一起吃早飯。」
唐彌誠從遊戲廳出來。
低頭看手機。
七點半。
司機一直在對面的停車場等着。
到時候送他到小區門口,八點前進小區應該是沒有問題。
他往前走,看着川流不息的車道,又看了一眼旁邊,忽的一個哆嗦。
馬路上架着天橋,上面沒人,亮着白色路燈。
這往日最尋常的情景,在唐今與他說過那話之後,都好似籠罩了一層陰影。
艹。
唐彌誠罵了一聲,想着他管她做什麼,腳下往天橋方向走了兩步,那種無形的心理壓力最終讓他止步,繞路。
唐家大宅所在的小區安保嚴密,時間已經很晚了,司機將唐彌誠送到小區門口。
唐彌誠踩在滑板上,一路往唐家大宅滑去。
他腳下的滑板卻好似是承受不太住他的體重,時不時發出一兩聲吱悠聲。
路上沒人,起風。
風將遮擋住月亮的雲霧吹散了些,月光落下,卻更覺清寒。
那風聲好似誰的嗚咽聲一般,帶動着旁邊樹搖晃。
身後保安亭的燈光也看不見了,只有冷白月光和暖白的路燈,一人滑在道上,唐彌誠有些後背發涼,不由得動作更快。
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這個世界上哪裡會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全都是因為唐今出門前的那一句!
都是因為唐今!
要是她沒有回來就好了。
要是她沒有回來……呼——哎呀,小朋友你剛回家嗎?」
這一聲混合在風中。
唐彌誠一個踉蹌,滑板自腳下飛出去,身子差點直接摔倒。
『咚——』的一聲。
滑板撞到路燈燈柱上。
沒事吧?」
女人的聲音擔憂,越靠越近。
嚇死我了,黑着天,不要在那邊突然開口行嗎?」
唐彌誠穩住身子翻了一個白眼,才看清楚這個本來站在路邊的女人。
她笑着,燈光落在她臉上,一片的白。
是個年輕的陌生女人。
看清楚人,唐彌誠本放鬆下來的心情一瞬間又緊繃起來。
這小區里有好幾戶人的祖宅,大家鄰里,大多認識。
但他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這個女人。
不好意思,我跟着男朋友回來見家長,有些緊張出來透透氣,就看見你了。」
唐彌誠又悄悄看了一眼她腳下的影子,稍稍放心,他就說嘛,都是他自己想的太多。
那你注意點啊。」
他隨口說著,抬腳去撿自己的滑板。
那女人的陰影卻在他蹲下身子的時候,籠罩在他的頭頂。
手機順着口袋掉出來。
小朋友,我這裡有些自己做的糖果,給男朋友家的小輩分剩下的,送給你吧,當做嚇到你的補償。」
糖?
他最喜歡甜的,但家裡人不樂意給他多吃,收下也不是不可以。
但他在看清旁邊的影子後一瞬間僵住了,這女人剛才不是還站在路燈下嗎?
一眨眼怎麼就站在自己身邊了?
她走過來的速度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手機捏着手中收緊,識別到人臉,屏幕亮起。
八點…零五分。
-唐彌誠裝回手機,大着膽子踩上滑板直起身,回過頭又去看了一眼女人的臉。
她保持着一樣的動作,朝他遞着幾塊花花綠綠的糖。
但是,笑的——特別假。
像是一個發灰的石膏,被人硬生生鑿出來的笑。
他內心發虛,臉上卻強裝淡定,小胖臉上滿是嫌棄。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姑娘,不喜歡吃甜的。」
他腳下蓄力,瞬間蹬出去,滑板如箭一樣飛出。
那女人最後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說謊,你明明最喜歡吃甜的!」
艹!
什麼東西!
唐彌誠死死的壓着聲音,悶頭要往家裡沖。
這麼邪性的嗎?

跑什麼呀?」
女人的聲音如影隨形。
風吹得唐彌誠直哆嗦,原來他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另一側,唐家大宅的客廳里。
唐今捧着熱的甜牛奶坐在沙發上,小腦袋仰着,看着牆上的鐘錶。
她軟軟的嘆氣,又喝了口牛奶。
暖洋洋甜滋滋的味道讓小姑娘愜意的眯了眯大眼。
果然小孩子更容易不聽話。」
*女人彷彿在戲弄他一般。
這條路也好似看不到盡頭。
周圍是一成不變的路燈房屋,卻寂靜的好似無人。
唐彌誠,你不是最喜歡吃糖了嗎?」
變得詭異的笑聲伴着女人的聲音,她的聲音也飄忽不定,像是風聲呼嘯組合形成的。
腳下本來飛速前進的滑板猛地頓住,因為慣性,唐彌誠從滑板上一下子摔出去,往前滾了好幾圈。
他也不管額頭膝蓋和胳膊磕成了什麼樣,翻身撐起來就要跑。
救命!
救命啊!」
血腥味道好似更刺激了那不知名的東西。
風更加呼嘯,夜盡天明,可現在明明就是晚上。
他跌坐在地,往後一點點挪着,面露驚恐。
還是那個假笑的女人,面容沒有一絲的變化,一瞬間就到了他的跟前,抬手,探向他的臉——她漆黑的頭髮像是鋼絲直接勾住了他的脖頸,往後一帶,將他甩在了橋邊上,唐彌誠恐懼的瞪大了眼睛,只見這橋立地至少五米,自己如果被這頭髮甩出去,肯定要弔死在這個橋下!
告訴你八點前進家門,可不是讓你再在外面猶豫個幾分鐘的。」
唐彌誠緊閉上眼,卻發覺勒住他脖子的東西,軟軟的,是暖的。
唐彌誠猛地睜眼,一隻小東西已經掛在了他的胸前,擋住了岌岌可危的柵欄,唐今一手環着他的脖子,拂塵抵着柵欄。
他對上一雙漆黑的眸子,她小臉鼓着,身上卻散發著甜牛奶的味道異常好聞。
讓你不聽話吧,看!
是不是要完蛋啦?」
唐,唐今。」
她還穿着家居服,踩着拖鞋,手中捏着一柄拂塵。
這裡是哪裡,我出門的時候你為什麼要說那種話,這東西是你弄出來的?」
他嚇得有些哆嗦,受到了巨大衝擊,往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妹妹懷裡鑽,聞着她身上的甜牛奶味道,格外的有安全感,那委屈一下子爆發出來,眼淚往下滾。
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該不聽話,我都努力往回趕了,你讓我回正常世界好不好,我還不想死,我也想要喝甜牛奶!」
哭的毫無骨氣,半點沒有之前給唐今甩臉子的高傲。
反倒將唐今嚇了一跳,想要撒手,卻被他死拽着不放。
唐今思量了半天,在對方緊張的眼神里開口。
其實我覺得甜牛奶也就一般吧,不過爺爺說多喝能長高。」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穿書後我成了首輔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