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嬌軟女配寧寧
穿書嬌軟女配寧寧 連載中

穿書嬌軟女配寧寧

來源:google 作者:穩的廢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寧寧 顧笙

寧寧第一次看到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只留給寧寧一段恐怖的記憶,姐姐告訴她一定要遠離那個人,她明白了一定要遠離他,每一次見到他他都會躲着他展開

《穿書嬌軟女配寧寧》章節試讀:

嚴瑾在聽完了前因後果,覺得有些意思,找他評畫的人雖畫技並不是很高,但是欣賞畫作評畫的能力也是不錯。

不過他和另一個找事的人鑒賞畫作的能力都不差上下,一個對畫有如此之高的評價,另一個卻覺得『一文不值』,這便有意思了!

嚴瑾看着正是無聊的顧笙發起邀請「言之不如一起?我記得你的畫雖然不行不過還是有鑒賞能力的。」

「不去。」顧笙對於這些沒有什麼興趣。

「好吧!好吧!」嚴瑾樂呵呵的跟着兩人走了。

顧笙原本想再看看,蘇寧夏應變的能力,但腦子裡突然出現了另一張面孔。

顧笙揉揉眉中。

一旁走過了兩個人,正在討論這次貴女們的畫。

「你看見李飛和朱丹說的那幅畫嗎?」

「那幅讓嚴公子評的那個?」

「對,你不知道那幅畫還真不錯。」

「什麼不錯,那蘇家的那位小姐畫根本就是用來奪眼球的,一點技術都沒有,不過是畫的色彩鮮明了些。」

「等等」顧笙聽到二人說的那幅畫是蘇家的姑娘畫的,便起身想要詢問一下。

「你是?」被叫住的二人,見顧笙有些面生。

「我是嚴瑾,嚴公子家的門客,本是隨嚴公子一同參加宴會,只是一時與嚴公子失散,我聽二位似是見過嚴公子,便斗膽一問。」

顧笙生性冷漠但是他會演。

「原來如此,嚴公子就在那邊。」二人為顧笙指了指方向便要走。

「等等,敢問那幅讓嚴公子評的畫是蘇家的哪位小姐作的?」

「似乎是蘇家的不常出來的那個小姐吧。」

「多謝」顧笙躬身一禮,便向嚴瑾的方向走去。

————————————

嚴瑾看着二人選的兩幅畫,皺着眉頭。

兩幅畫左看看右看看,一時之間陷入兩難。

李飛選的便是蘇寧寧的畫,而朱丹選的則是郡主鄭敏兒的畫。

鄭敏兒雖然為人處世不怎麼好但是她的畫除了蘇寧夏,也算是數一數二的。

但是這次眾人在看這兩幅畫時第一眼都被蘇寧寧的畫吸引了目光。

毫無疑問蘇寧寧的畫與這個社會是脫軌的,但是與眾不同的畫技與鮮艷的色彩,毫無疑問這幅畫是非常美麗的。

但是鄭敏兒的畫是經過這個社會長時間的淬鍊,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很好的。

這個世界的人崇尚美麗,但是卻畏懼創新,害怕創新所帶來的一系列後果。

所以很多人雖然被蘇寧寧的畫所吸引,但是他們更認為是這個從來沒有參加過宴會的嬌小姐為了吸引眼球採用的手段。

但也有像李飛一樣的人,認為蘇寧寧的畫毫無疑問是開創了新的世界。

她的畫沒有世俗對畫的界限,是自由的,是無拘無束的,這才是真正愛畫的人。

嚴瑾看着這兩幅畫,毫無疑問蘇寧寧的從另一方面來說的確是美的,這是一種從沒見過的畫法,但是…..蘇寧寧的畫超出了現在世俗對畫的界定。

鄭敏兒的畫雖然沒有蘇寧寧的吸引人,但是她的畫技也算是不錯的。

就在嚴瑾猶豫不決的時候,看到了突然出現在這裡的顧笙。

「言之你來看這兩幅畫哪一個更好。」嚴瑾一把把顧笙拉過來。

顧笙一眼就被蘇寧寧的畫吸引住了。

這是顧笙第一次看到如此生動的畫,彷彿畫中的一切就在眼前。

但顧笙也明白嚴瑾的猶豫。

這幅畫不是他們可以評判的,明明很美,但是不知為何他們卻有一種詭異的排斥的感覺。

這種莫名的感覺,就彷彿這幅畫不是這個世界的,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東西。

顧笙看着明明很想選蘇寧寧這幅畫,但是卻在這個簡單的事上猶豫不清的嚴瑾。

嚴瑾很想選蘇寧寧的這幅畫,他覺得這將會是開闢畫作的另一個領域,他們還沒有接觸過的領域。

但是在每每嚴瑾想要選蘇寧寧的畫的時候,總有一股聲音告訴他,不對,不能選她,這個不應該出現在這。

就在嚴瑾掙扎的時候,突然顧笙拍了拍嚴瑾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嚴瑾最後還是選了——蘇寧寧。

然而就在嚴瑾選擇蘇寧寧的畫後,突然烏雲密布空中的雷聲像是怒吼,要將天空撕裂一般。

雷聲過後一陣狂風嗚~嗚~的吹着,雷聲參雜着狂風嚇得人們四處亂竄,原本壓在桌上的畫被吹得四處飄散。

嚴瑾見蘇寧寧的畫要被吹走連忙想要壓住它,結果還是從指尖划過飛了起來。

所幸一旁的顧笙眼尖,立馬抓住了蘇寧寧的畫,避免了它的結局。

就在顧笙抓住蘇寧寧的畫後,狂風雷鳴像是短暫的停了一瞬,然後直接下起了暴雨,拇指大小的雨滴打在四處躲避的人的身上。

另一邊的蘇寧寧和蘇寧夏……

原本正在閑聊的蘇寧寧和蘇寧夏,眼前多了一道身影。

一旁靜靜獃著的蘇寧媛和蘇溫雨,見鄭敏兒突然出現在她們身邊嚇了一跳 也不知這鄭敏兒又要做什麼?

還沒等鄭敏兒要做什麼,突然烏雲密布又是打雷又是下雨,一時之間鄭敏兒也是沒了作妖的打算。

雨淅淅瀝瀝的下,蘇寧夏和蘇寧寧整理整理衣服。

看着屋外的雨,蘇寧夏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和蘇寧寧。

一個婢女從另一邊過來為蘇寧夏和蘇寧寧領路。

「蘇大小姐、五小姐,這邊請。」

蘇寧夏和蘇寧寧進入這個屋子後一眼看見蘇寧媛和蘇溫雨。

蘇寧夏幾個姐妹各自坐好。

郡主鄭敏兒也在重新梳妝後,來到了屋子,她環視一周便坐在主位上。

郡主府的管家在安排好公子們的事情後,便來向鄭敏兒彙報。

鄭敏兒原本計劃好的被這突如其來的雨毀了心情,只想最後趕緊結束這場宴會。

鄭敏兒讓管家將前十名的畫拿過來。

結果卻得到畫作還未評選完成,便被風刮飛 有的被雨水打濕已經模糊不清了。

這時一個拿着畫的小書童進來。

「參見郡主。」

「嗯?」鄭敏兒認識這個小書童,這個小書童不是別人的正是嚴瑾的書童。

書童將懷裡的畫拿出來高舉,說道。

「這是我家公子和眾位公子,一同選出的最好的一幅畫,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鄭敏兒本想着蘇寧夏不參加比畫,那這個第一名肯定是自己的,嚴瑾竟是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護着自己的畫。

鄭敏兒連忙讓身邊的嬤嬤將畫拿過來要把畫展示給眾人看。

原本眾人也想着第一名應該是鄭敏兒,結果這幅畫打開後卻讓眾人大跌眼鏡。

這幅畫與平日里的水墨畫與眾不同,這幅畫里充斥着濃重鮮明的色彩,與往常的水墨畫與眾不同。

但是在震驚過後眾人回想起,郡主鄭敏兒何時學的這種畫技。

有些貴女十分熱愛畫,便耐不住性子詢問道。

「郡主可是請了新的畫師傅,可否能引薦一二,這幅畫可真是與眾不同啊。」

說話的女子可能是站的有些遠,沒有看到越來越黑的臉色。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穿書嬌軟女配寧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