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
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 連載中

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

來源:google 作者:烏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伍清川 江以牧 現代言情

江以牧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到了死前未看完的末世小說,還是一個慘死的配角,所以第一件事,遠離男女主之後他發現,他的生活好像總能跟他們扯上關係,但是誰能告訴我,為什麼他們跟書里寫的一點都不一樣展開

《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章節試讀:

回到家,看到煥然一新的家,江以牧肯定的點點頭,雜草什麼的都清除了,屋內也是打掃乾淨,看完沒什麼問題,付過錢,人就離開了。

等人離開後,江以牧這才有時間認真看看自己的家。

房子總共有兩層,一樓有一間卧室,加一個儲物間,還有一個廚房,有一個公共衛生間,二樓有

三間房,其中一間房有一個衛生間。

走出去,在這棟樓旁邊有一間小屋子,屋子裡擺放的是一些農具,院子里有一口井,走過去看了看,還是可以用的。

原本還覺得院子有些小,誰知道把那些雜草去掉之後,院子瞬間空曠了許多。

看到這麼大的院子,他已經可以想像出來以後自己在這裡種花種草種蔬菜,養雞養鴨的場景,腦海中已經迅速把剩餘的空地分成幾個地方,什麼地方有什麼用途都劃分好了,但具體還得之後再說。

回到屋內,江以牧決定把幾個卧室再找人改一下,畢竟這是自己以後可能暫時生存兩三年的地方,他覺得趁末世還沒來,爭取再改一改。

一樓的那個卧室,江以牧決定在裡邊安裝一個類似於東北的那種炕,等極寒到來的時候睡着還暖和,旁邊的那個儲物間,依舊是放東西的地方,決定買幾個置物架,放一些基本的物資,再放幾個冰櫃跟冰箱,先凍一些冰塊,等到溫度升高的時候用。

二樓有衛生間的卧室,就當作平常住的地方,旁邊一間屋子就改成休閑間,放一個投影儀,平常可以看電影,還有電腦,遊戲機,書之類的,他買了許許多多不同的書,有小說,名著,也有食譜,安裝大全等等;剩下的那間就還是卧室吧,暫時沒想到其他的。

江以牧先是聯繫了傢具店,讓他們送二十個超市裡那種置物架到這裡,又找了人在一樓卧室製作炕。

傢具店的人來的很快,下午就把置物架送了過來,讓人幫忙拉進屋子,結過賬之後就離開。

之後江以牧把房間的東西都收了起來,然後一個一個重新擺放。

首先是二樓卧室,按照自己習慣的放好,去休閑間把電腦投影儀什麼的放到屋內,就等安裝師傅來裝,另外一間房什麼都沒放。

又去了一樓卧室清空,準備安炕的屋子也沒放東西,就等師傅,廚房把自己買的鍋碗什麼的一個一個放好。

之後就是儲物間,想了想,還是等到所有的東西安裝完畢再放,不那麼顯眼。

第二天早上,安裝師傅過來,跟他說了自己的想法,就是想要這間卧室加這個客廳可以保暖,在一樓和二樓的客廳都安上**空調,三間卧室的空調都重新換一下,然後在多整一些插座,太陽能換一個新的,再裝一些遮陽板……

跟安裝師傅說完自己的要求,就讓他們自己發揮,安裝材料什麼的都是他們直接買,到最後再直接結賬。

然後,自己回了卧室,躺在床上,又開始了新一波的網購之旅。

打開購物軟件,什麼零食,餅乾,泡麵,螺螄粉,自熱鍋,可樂,雪碧,酸奶,罐頭等等,各種零食只要看到就買個十箱,收貨地址就寫倉庫的地方。

然後又在網上根據自己的愛好,買了一些喜歡的羽絨服款式,之前在批發市場買的是物資,現在才是喜歡。

買過這些,江以牧拿出筆跟紙,看看自己有沒有什麼沒有買,突然想到自己還沒有買發電機,這萬一給停電了,趕緊記下,零零散散的又寫了一大堆。

下樓,看到師傅還在忙,跟師傅交代了一聲,自己就開車去市裡,按照紙上寫的把東西買完,取餐,然後又在美食街買了一波東西後回家。

在安裝師傅安裝的這幾天,江以牧的往返路線就是,早上等到師傅來,開門前,然後自己開車離開,去市裡早餐店鋪拿自己定的餐,沒錯,繼午餐之後,江以牧又想起了早餐。

因為自己不咋吃早餐,之前就忘了,只訂了午餐,領完早餐,就在市裡逛,看到感興趣的就下去買點上車,然後取快遞,取午餐,取快遞,逛夜市買東西,回家,看物資清單,記東西第二天買,然後再網購,最後睡覺。

小半個月後,安裝結束,江以牧對這很滿意。

等到師傅離開,開始整理那個儲物間,把置物架上放滿了必需品,又在房間里放了兩個冰箱跟三個大容量冰櫃,把飲料放到冰箱里冰起來,又拿出之前買的製冰模具,接滿水,放到冰凍那一層,在冰櫃裡邊放滿裝滿水的收納盒,凍成冰塊,每天都換。

這天下午,江以牧換完水,打算去院子里整一下空地,打算在空地上安裝起來圍欄,分幾個部分。

誰知道,沒整多久,江以牧心中越來越煩躁,他本來以為是自己不會,沒安裝好,所以才煩,之後他就沒繼續弄他們,想着休息一會兒。

躺在床上,江以牧翻來覆去的睡不着,總覺得心裏煩躁,最後,下了樓,開車打算去散散心。

一路上四處閑逛,不知不覺中,就把車開到了一個烏漆麻黑的小巷子附近,旁邊冷冷清清,也沒有什麼人,路上的燈還一閃一閃的。

停下車,江以牧盯着巷子口,總覺得裡邊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自己。

甩甩腦袋,怎麼可能,自己是想太多了,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開到這麼偏僻的地方。

扭回頭,準備開車離開,卻怎麼也做不到,手不斷的敲打着方向盤,內心也越來越急,覺得自己如果離開,可能會錯過什麼。

深吸一口氣,拔下鑰匙,從空間里取出一把匕首拿在手中防身,開車門,下車。

一隻手拿着匕首放在身後,一隻手拿着手電筒照亮前邊,小心翼翼的朝巷子口走過去。

剛拐彎,就看到一個人靠着牆躺在地上,離這裡不過五米的距離,他低着頭,戴着口罩,看不清樣貌。

江以牧皺了皺眉,拿着燈朝巷子深處找了找,沒人,慢慢低下身,拿起一塊石頭,朝人砸去,沒反應。

小心的走過去,推人,詢問道:「你還好嗎?」

沒人回話。

伸手拉下躺着的人的口罩,江以牧睜大了眼睛,滿眼都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