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之長公主她不做惡毒女配
穿書之長公主她不做惡毒女配 連載中

穿書之長公主她不做惡毒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玲瓏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塵淵 蕭雲凝

【雙潔+強強】蕭雲凝穿進《盛寵天下》里成為惡毒女二,為保性命,她決定不再走女二拆官配的道路,為輔佐炮灰太子侄兒登基,她斗反派,斗男主卻因受太子之託,要她救出因父獲罪而淪為階下囚的男二,秉持着扶危濟困的宗旨,蕭雲凝把人收為男寵,好吃好喝供着,時不時噓寒問暖,結果對方一直扮豬吃虎,幫其翻案後,蕭雲凝立馬把人送走三年後再見面,君塵淵已是威名赫赫的大將軍,看向蕭雲凝的目光時,好像她欠了他許多債……展開

《穿書之長公主她不做惡毒女配》章節試讀:

在宮道上遇見了裴爻。

這其實沒什麼好意外的,禁軍統領前段日子病逝了,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替上,所以蕭元駒暫時把禁軍交給裴爻帶領。

此刻在這裡遇見他,應該是帶着禁軍在皇宮裡巡邏。

裴爻一開始還不相信蕭雲凝不會再糾纏他,結果第二天就聽聞對方收了男寵,之後的日子,也沒見蕭雲凝出現在他面前嘰嘰喳喳。

對方態度轉變得如此快,裴爻說不清心裏什麼感受,蕭雲凝朝他走近,眼神卻沒看他,頷首道:「見到本宮,為何不行禮?」

裴爻見她完全一副面對陌生人時的冷漠疏離,長睫撩起的弧度格外無情,裴爻看了眼身後垂首抱拳的幾個禁軍,也忙跟着行禮:「末將參見長公主。」

話落後,對方已經頭也不回朝前走去,裴爻直起腰,目送着那個高貴的背影,不自覺眉頭一皺。

御史台里,今天氣氛難得格外凝重,新任的御史大夫端坐在書案後面,雖然嘴角帶笑,但不經意流露出的狠戾卻讓在場的官員大氣不太敢喘。

只見屋裡都擠滿了御史台的官員,手裡各自拿着幾本公文,一個一個地進行述職,額角不禁有汗流出,生怕被沈煜希抓到什麼錯處,對他們先來一招殺雞儆猴。

沈煜希要了御史台近兩年的賬簿,一直看到深夜還未歇息,這股拚命勁兒倒還真是恪盡職守,難怪江南百姓都傳他是個大好官。

蕭濯知道他平時做事認真,眼裡容不下半點沙子,但凡有一點點錯處都會被他挑出來找茬,可比學堂里的老夫子還要嚴厲。

見沈煜希一邊看賬簿,一邊勾畫出不對的地方,就等着明日到找人興師問罪,蕭濯在心裏默默替御史台的官員們點了根蠟。

燭光搖曳,一室靜謐,沈仁文見書房裡頭還亮堂着,打算過去詢問用不用幫忙,才剛走近,就發現靠在廊邊睡得無比香甜的小夏子。

沈仁文:「……。」

得,有太子在裡邊,就沒他這老頭什麼事了,進去幫忙處理公務,人家只會嫌棄不會感激。

沈煜希擱下狼毫,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一頭歪倒在蕭濯的肩膀上:「殿下,臣困了。」

蕭濯將他攬入懷裡:「孤帶你回房間去。」

沈煜希捏住他的下巴,眸底倒映着蕭濯俊美的面容,滿眼都是他,忽而道:「臣去江南那三年,便是當了三年的和尚。」

他眼尾微揚,含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深長。

蕭濯抬指從他眼尾處的淚痣上抹過,薄唇微勾:「孤也是。」

沈煜希伸手拽住蕭濯的衣領,輕笑一聲把人往下拉,閉着眼睛親吻過去,蕭濯愣了愣,旋即按住他的後腦勺反客為主。

十幾年來的生死相依,即便是看不清將來的路,但並不妨礙知曉眼前人是往後餘生所追求的心中所想。

雪還在繼續下着,天際上陰雲濃重,遮擋得太陽不見蹤影,蕭雲凝站在廊下,看着君塵淵在雪裡練劍,一招一式凌厲迅猛,平日里穿着白衣溫潤得跟只病貓一樣,但真練起劍來,猛虎般的氣勢便毫無保留地顯露出來了。

蕭雲凝撫掌嘆息,不怕讀書人狡猾,就怕他還會武功,如此一來,想欺負人就沒那麼容易。

其實蕭雲凝覺得,男二比男主要厲害得多,如果沒有圍着女主轉,肯定能凌駕於男主之上,只可惜劇情不允許。

如今有了她在其中攪和,男二不知道還會不會被女主的主角光環吸引,要不就等君家的案子成功翻過來後,給他找個世家小姐好了,讓他在喜歡女主之前,先愛上別人。

蕭雲凝想,過兩天要再去寧婧瓷別院拜訪一趟,儘快把君家的案子解決掉,就能把君塵淵這尊大佛給送走。

忽然間,蕭雲凝想到一事,五天後是霜降,也是蕭元駒十六年前登基為帝的日子,所以他每逢那天,都喜歡在太極殿里擺酒設宴,邀約宗室子弟和大臣及其女眷進宮赴宴。

而按照劇情的發展,畢瑗會讓人在太子酒里下藥,再命自己的侄女畢懷筠以送醒酒湯的為由去東宮,主動跟太子春風一度。

蕭濯雖在藥力作用下尚能保持清醒,沒讓畢懷筠得手,但畢瑗留了後手,如果畢懷筠拿不下太子,就會讓事先安排好的人闖進去,坐實她跟太子之間有肌膚之親。

就算沒真正進到最後一步,但皇家向來在乎名譽,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且都衣衫凌亂,這樣的情況下,太子定會被逼着娶畢懷筠。

畢瑗患有不育症,無法誕下皇嗣,所以她才會機關算盡地想要讓畢懷筠成為太子妃,再謀划著如何讓太子成為自己的傀儡。

君塵淵收劍回鞘,練劍過後就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脈似的,渾身上下無比舒坦,他抹掉鬢邊沾着的雪,餘光卻見蕭雲凝站在廊檐下,隔着幾丈遠,還能瞧見她那抹嘴邊不懷好意的笑。

君塵淵眯起眼睛,琢磨着她這笑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要是對自己的話,到時候就搞她個兩敗俱傷,如果對別人,他很樂意當個幫凶,看戲沒意思,煽風點火才帶勁。

古語有云,無毒不丈夫嘛。

宮宴那天,皎月撥開烏雲散出如水月華,天地間風聲颯颯。

穿金戴銀的夫人和小姐們領着丫鬟陸續進殿,還在口若懸河談天論地的世家公子們當即沉默下來,像在欣賞百花齊放似的,視線從官家小姐們身上一一掠過,時不時露出驚艷的神色,有的甚至蠢蠢欲動,很想過去跟瞧上的美人攀談一番。

這時,蕭雲凝也進到殿里。

無數道視線齊齊投射過去,殿中陡然響起不少吸氣聲。

滿堂宮燈璀璨,也不及蕭雲凝周身半分珠玉光華。

再加上她還是個身份尊貴的長公主,更引得無數少年郎心動不已,一時間忘了尊卑禮儀,都將視線停在蕭雲凝身上。

但在看到她身後跟了一個白衣公子,原本驚嘆的目光霎時夾雜着羨慕嫉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