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連載中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來源:google 作者:要吃菠蘿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姬 趙正

穿越到剛剛駕崩的皇帝身體,趙正心中忐忑不安,快速過了一遍原主腦海中的記憶,他努力展開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章節試讀:

永福宮。
趙正走在最前,大步邁入內殿之中,氣場可謂霸氣側漏。
卻不料,進門時遭遇一太監阻攔。
「未得太后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
太監冷着臉厲聲呵斥。
趙正有些懵了。
「老子可是皇帝!」
「你算什麼東西?」
「一條閹狗也敢在朕面前逞威風?」
趙正一怒,後果相當嚴重。
「和尚....不,呂布,上去給他兩耳光,讓這狗奴才長長記性。」
皇帝話一說完,呂布沒有任何猶豫,走上去對準擋門的太監就是「啪啪」兩耳光。
這一下扇得太監眼冒金星,一屁股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你......憑什麼打人?」
「就憑老子是皇帝。」
趙正越想越氣,上去又來一腳,硬是把太監給踹暈了過去。
沒了攔路的人,三人一路進到內殿之中。
此時,太后趙姬早已經注意到外面動靜。
那名太監便是她故意放在門口阻攔皇帝的!
本以為按照皇帝怯懦的性子,必定不敢如此大膽直接闖入,沒想到今日皇帝卻這般蠻橫。
一時間倒令趙姬心裏有些發虛。
只是表面依然強裝鎮定。
趙正才剛踏入寢殿,她的訓斥就撲面而去。
「皇上登基以來倒是脾氣見長!」
「今日敢打哀家的人,明日是不是就要打到哀家身上?」
趙正可不是之前的那個趙政。
對於太后趙姬根本沒什麼感情。
見這老女人如此不講理,也根本不與她爭論此事,只命呂布將攜帶的湯藥端出。
「敢問母后,這葯湯是何物?」
趙姬心知陰謀被識破,面色有些閃躲,卻還是強撐着回道,「不過是治療風寒的藥物。」
「哦?」
「是嗎?」
趙正笑了,而後踹了一腳跪在地上的王振,將他叫到跟前,「太后說這是治療風寒的藥物,朕相信她肯定不會騙朕。」
「不過,朕的風寒已經好了!」
「王振,你便替朕將此葯喝下去吧!」
一聽皇帝要讓自己喝下這碗毒藥,王振腦袋如搗蒜一般不住磕頭請罪,卻始終不敢說出一個字。
「你這是作甚?」
「不過是一碗治風寒的葯,又死不了人,你怕什麼?」
趙正冷笑一聲。
「呂布,將這碗葯給他灌下去。」
「諾。」
呂布力大無比,一隻手跟拎小雞一般將王振抓住,另一隻手則接過碗來給王振朝嘴巴灌去。
王振不肯長嘴,呂布抬頭就是兩個大比兜,打得王振幾乎暈厥。
葯終於灌下去了。
不消片刻。
王振果然七竅流血,面目猙獰,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就沒了生機。
太后趙姬面色一片鐵青。
這個兒子可是她看着長大的,以前膽小怯懦,怎麼今日卻跟變了個人似的,讓她感到十分陌生與恐懼。
「母后,這便是你所說治療風寒的藥物嗎?」
面對質問,趙姬一臉慌張,不知所措。
趙正則端起葯碗上前一步,將還剩下小半碗的葯送到趙姬面前,柔聲開口道,「怎麼說我也是母后的兒子!」
「若是現在母后將這葯喝下去,只要不死......此前之事兒子既往不咎,也可留母后一條性命!」
此話嚇得趙姬面色發白。
不過她終究是太后。
又想到趙政生性怯懦,認定他不敢對自己痛下殺手,於是便出聲怒斥。
「放肆。」
「皇上莫不是以為自己這至尊之位穩如泰山?」
「哀家當初能扶你上去,現在也可輕易讓你下來......」 聽到太后趙姬的話,趙正卻是笑了。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吵嚷聲。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一群手持兵刃的武監沖入寢殿之中。
一進來,便將趙正與呂布團團圍住。
其中領頭的太監更是走到太后趙姬面前跪下。
「太后,奴才護駕來遲,罪該萬死。」
武監一到,太后趙姬臉上的擔憂頃刻消散而去。
她一改之前的畏懼神色,再度變得高傲起來。
「趙政,你不過孤身一人,如何與哀家斗?」
「在外人眼裡你是皇帝,可在哀家眼裡,你就是一隻螞蟻,哀家隨時都能輕易踩死.......」 趙姬居高臨下道。
趙正搖了搖頭,對此感到並不認同,「朕可不是一個人。」
「朕身邊不是還有他嗎?」
說著指了指呂布。
呂布面色凜然,看不出任何喜怒,只站在趙正身前直挺着身子,幫他擋住那些手持兵刃的武監們。
趙姬笑了。
「僅他一人又能如何?」
「皇上難道不知後宮武監足有百人之多?」
「他們可是自幼習武,比之皇城禁軍也絲毫不差!」
「只需哀家一句話,皇上與此人便會身首異處.......」 趙正突然擺出一副「魯里魯氣」的樣子。
「是嗎?」
「我不信。」
「要不試試?」
話音落下,趙正身前的呂布突然暴起。
他連腰間的佩劍都未拔出,只猛撲上前,一隻手抓住距離最近的一名武監,不過輕輕一舉便提拎到半空中,而後一下摔出,那人便飛出去幾米重重倒在地上。
其他的武監見呂布如此生猛,不由得一擁而上。
呂布仍未拔劍,只拽住一名武監的手,藉由此人手中兵刃格擋沖他揮砍而來的刀。
砰。
格擋之後,呂布飛起幾腳,接連踹翻數人。
一名武監趁他不備,從身後撲過來死死抱住他的腰身,卻不料呂布反手就是一提,捉住此人瞬間擰斷對方的脖頸。
片刻之後。
大殿上一片狼藉,武監們全軍覆沒,無一人再站起。
更無一人活着。
趙正對於這樣的結果很是滿意。
「母后,喝葯吧!」
「今日你必死無疑。」
此時太后趙姬已然嚇得面色慘白,聽到趙正的話,卻還是不想認命。
「不,我不喝。」
「你要敢殺我,長信侯不會放過你的!」
「用不了一個時辰,他就會帶兵進宮......皇上的護衛,難道敵得過數千大軍嗎?」
趙正見她如此執迷不悟,也不再跟她廢話。
「呂布。」
「伺候太后喝葯!」
「諾。」
呂布沒有任何遲疑,端起葯碗走到趙姬面前。
趙姬手腳並用,試圖抵擋呂布,卻被呂布猛地一把抓住脖頸,拎起之後將葯湯狠狠灌下。
「呃.....啊.....」 趙姬掙扎不止。
片刻之後。
倒地咽氣。
「恭喜宿主達成『反殺』成就,請問是否領取獎勵?」
系統提升聲再度出現。
趙正有些驚喜。
「領取。」
「恭喜宿主獲得一百名武藝高強的玄甲軍精銳。」
「我靠!」
「一百?
怎麼才一百?」
「這麼摳?」
趙正有些失望。
皇城內的禁軍雖然有數千之眾,可這些人不一定靠得住。
更何況,據他所知,長信侯嫪毐手下就有私兵兩千餘人,他還掌控着拱衛京師的南衙禁軍。
相較於守衛皇城的北衙禁軍,這支南衙禁軍可足有兩萬之眾。
若是全都被他調來攻打皇城,恐怕自己手中這點兵力還不夠塞牙縫的。
「趙姬必定把消息送出了皇城。」
「恐怕用不了多久嫪毐就會叛亂。」
「當務之急,必須將宮城防禦抓在朕的手裡......」 太后趙姬雖死,可她的印信還在。
自從趙正登基以來,趙姬垂簾聽政,權勢大到凡國家大事必須稟告於她,朝堂上的任何決策,沒有她的印信也根本無法通過。
此舉使得趙正完全被架空,天子玉璽也成了擺設。
沒想到此時卻幫了他大忙。
趙正在太后寢宮內一陣翻箱倒櫃,終於搜出了趙姬的印信,而後當即手書兩道懿旨。
第一道發給南衙禁軍,命他們緊閉軍營不出,不論何人前來都不得調動兵馬。
嫪毐雖權勢熏天,卻也不是萬能的。
太后才是名義上的帝國掌權人。
趙正雖不知南衙禁軍有多少被滲透,卻也只能冒險一試。
即便不能讓南衙禁軍前來護駕,能讓他們保持中立也對自己有益。
第二道懿旨則發給北衙禁軍,命他們前往朝陽宮集結。
北衙禁軍乃皇城禁衛,即便其中有嫪毐的人,卻也並非完全不能掌控。
拿下他們,才有守住的可能。
否則僅憑一百玄甲軍,如何敵得過數千叛軍?
而之所以去朝陽宮,也是因為此地建於皇城最東端,地勢較高,有居高臨下之勢,難於進攻易於防守。
趙正將一百玄甲軍精銳全部召喚出來。
一小隊人馬火速出發,將第一道懿旨護送出宮。
其餘人等,則跟着他一同前往朝陽宮去。
—— —— 長信侯府。
嫪毐一直在等宮裡的消息。
毒死皇帝這種事趙姬一個人可不敢做,正是因為他不斷在趙姬身邊勸說,才終於使趙姬痛下殺手。
在嫪毐看來,毒死一個傀儡皇帝輕而易舉。
一旦趙正崩逝,他便將自己與趙姬的兒子送入宮中,假稱這是先帝在民間的私生皇子,屆時便能讓兒子登基為新君。
反正有太后撐腰,自己在朝中也可謂權勢熏天,這等「狸貓換太子」的把戲縱使被人識破,可又有幾人敢站出來反對?
「侯爺,宮裡來人了!」
侯府管家突然闖入內院,驚醒了正在幻想的嫪毐。
「何事?」
嫪毐悠然地靠在躺椅上,抬起頭問了一句,「可是太后傳來的消息?」
管家將宮女的話複述一遍。
嫪毐驚得一頭爬起。
「糟了,宮裡出事了!」
「快。」
「讓府里的私兵們帶上武器,跟本候一同去皇城。」
「派人給南衙禁軍送去命令,調撥一萬兵馬包圍皇城,其餘兵馬關閉京城四門,不許任何人出入。」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