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後我跟npc男二he了
穿越後我跟npc男二he了 連載中

穿越後我跟npc男二he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丁子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詩琴 牧黎 現代言情

宋詩琴掉進了一個遊戲中,別人穿越都是一路開掛走上人生巔峰,她倒好,直接穿到了一具屍體上第二次穿越,被人丟下海,好不容易被人救上來,那人又把她丟了下去宋詩琴:這都是些什麼騷在操作?最後一次,終於正常進入遊戲,但誰來告訴她這個陰魂不散的npc男二到底想要幹什麼?直到第三次掛掉,真相被揭開,原來她一直以為的遊戲並不是遊戲,穿越也沒那麼簡單,唯一不變的就是身邊這個粘人精大佬牧黎:阿琴,我好想你宋詩琴:???拜託大佬,我們才分開一個小時---「阿琴親我一下,不然那個他又要出來了」牧黎壞笑着宋詩琴沒辦法快速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這個不要臉的男人,拿這個當佔便宜的借口還用上癮了是吧,偏偏她還每次都相信了!宋詩琴決定要改變自己,絕不再屈服於資本主義的淫威之下誰知道她剛開始反抗,那個可怕的人帶着他猩紅的眼睛就來了宋詩琴:嚶嚶嚶,現在親一口還管不管用?男人低笑着:阿琴,現在可沒那麼簡單這個男人怎麼還有兩幅面孔,難搞哦展開

《穿越後我跟npc男二he了》章節試讀:

「宋小姐,我是老闆派來接你回宋家的,您可以叫我蕭棋。」蕭棋一身正裝,乾淨利落,露出標準的職業微笑。

宋詩琴眼睛亮了起來,這不是上次在遊艇上救下自己的人嗎,瞬間從心底對蕭棋有好感,但又為他感到可惜,他竟然是牧黎那個惡魔身邊的人。

「麻煩你了,蕭大哥。」

蕭棋被這一聲『蕭大哥』叫得渾身一顫,「宋小姐,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宋詩琴歪歪自己的小腦袋,是自己說錯什麼了嗎,電視劇里不都這麼演的嗎,女主被救之後不都稱呼救自己的人這大哥那大哥的嗎?

到宋家大門前,宋詩琴跟蕭棋道了謝,便走向自己在這個世界所謂的家。

蕭棋拿起手機,給自家老闆打電話報備,「老闆,已經將宋小姐安全送回宋家。」

電話另一頭依舊是熟悉的清冷,「派幾個人在她身邊暗中保護,這次的事跟宋家脫不了關係。」

「是。」

「另外查查宋詩琴這兩年的動向和接觸過的人。」牧黎不相信,短短兩年她就將自己忘得乾乾淨淨。

一棟純歐式的小別墅,兩邊是草坪和花卉。

宋詩琴驚詫不已,自己竟然這麼有錢的嗎。現實生活中她雖然蟬聯多年首席鋼琴家的寶座,各種片酬邀約不斷,但也還沒有錢到這種地步啊。

「宋詩琴,鬧出那樣的醜聞你還敢回來。」一位身形佝僂,兩鬢已經斑白的老人拄着拐杖出來,旁邊的還站着一對母子,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老人眼窩深陷,臉上的皺紋因緊鎖眉頭而變得有些攪在一起,那一條條曲折不均的皺紋像是牆上斑駁的印記,爬滿了面容。宋倩玉上前摟住老人胳膊,眼角湧出淚水,斷斷續續地開口:「爺爺,不怪姐姐,都是我的錯,我該攔住姐姐,不該讓姐姐去那種地方,誰知道姐姐會……」

宋倩玉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停了一會好似下定決心一般,「姐姐不會做出那種事的,一定是被強迫的,您不要怪姐姐。」

宋爺爺愛惜地摸了摸她的頭,安撫道:「小玉,你不用為她求情,爺爺知道這件事不怪你。」之後把目光落在宋詩琴身上,「過來跟小玉道歉。」

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宋詩琴,壓根沒聽到有人喊自己,跟看猴一樣獃獃地站在原地看着幾人表演。

宋倩玉摸了摸眼淚,梨花帶雨的樣子簡直惹人心疼,「不用了爺爺,姐姐已經夠可憐了,怎麼還能讓姐姐跟我道歉呢,都是我的錯。」

宋老爺子氣極,拐杖用力在地面上敲擊了幾下,惡狠狠地對着宋詩琴說,「過來跟小玉道歉,我宋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女兒。」

宋詩琴挑了挑眉,語氣帶刺,「我跟她道什麼歉。」

「怎麼跟你妹妹講話?」一直站在宋倩玉旁邊的女人說了話,不滿地看着宋詩琴。

系統:(宿主您是宋家多年流落在外的女兒,前幾天剛被找回,有人忌憚您,昨天便給你下藥,想讓你身敗名裂,沒法回宋家爭家產,至於剛才那位是您的生母。我能告知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宋詩琴撇了撇被稱為生母的女人,完全沒有半點為自己辯解的意思,反而還聯合起來為難她。倒是這個妹妹,簡直就是一枚妥妥的白蓮花。

不就是裝可憐嗎,誰不會啊。

宋詩琴收起自己的一身鋒芒,神色一變,眼淚隨之落下,表現得十分委屈,與宋倩玉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爺爺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妹妹領着我,我怎麼會一個人跑到那麼偏僻的地方呢?爺爺不要動不動就冤枉我。」宋詩琴邊說邊淚如雨下。

一邊的宋倩玉暗暗握緊了拳頭,宋詩琴怎麼學自己,這要她該怎麼接。

「再說了,妹妹又沒有去,怎麼就知道我的事了呢?難不成妹妹還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坐在家中就能知道我在那邊遭遇了什麼。還是說這本來就是妹妹設計的,讓我被人玷污,好讓宋家不認我。我跟妹妹無冤無仇,妹妹為何要這樣陷害於我,難不成是怕我回來跟妹妹爭家產嗎?」

此時的系統君:你牛,奧斯卡小金人都該頒獎給你。

宋倩玉咬着下唇,指甲都快陷入了肉里,「當,當然不是,我是聽有個朋友說昨天在酒吧看到你跟一個男人進了房間,我也是關心姐姐,才這樣說的。」

「那真是謝謝妹妹的關心了。」

宋老爺子也發現了這其中的不對勁,質問宋倩玉「胡鬧!沒搞清楚你怎麼就能隨便污衊詩琴呢,既然詩琴回到了宋家,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宋家的顏面,怎能由你胡亂造作呢,禁足一個月,給我好好反思反思。」

「還有,詩琴,今天委屈你了,有什麼要求儘管跟爺爺提。」

宋詩琴乖巧道:「爺爺能還我清白我已經很感激了,怎麼還敢跟爺爺提要求呢。」

宋老爺子看着她讚許地點了點頭,「不愧是我宋家的子女,能屈能伸。小玉我會罰她,斷然不會讓你在宋家受了委屈。你先回去好好準備,下個星期在我的壽宴上會正式介紹你的身份。」他還是個明事理的,正牌的千金再怎麼樣那也比冒牌的好,況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宋家的家產總不能留給宋倩玉一個養女。

「謝謝爺爺。」

白芹也走過來,臉一片煞白,躊躇着開口,「對不起小琴,母親錯怪你了。」

宋詩琴沒看她,徑直走進去,她對這個所謂的母親沒有半點好感。

儘管在現實世界中她是一個孤兒,被自己的師傅領養並哺育成人,從未感受過母愛,但試問,天下有哪些父母眼看兒女被人冤枉陷害還能無動於衷呢?

宋詩琴剛進房間就直躺在了床上,大家族的勾心鬥角還有早上的男人都惹得她心累死了。

床頭柜上還放着原主的相片,宋詩琴看着相片陷入了沉思。

這遊戲做的,還挺逼真的啊。

《穿越後我跟npc男二he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