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
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 連載中

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

來源:google 作者:玫瑰小甜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落微 君無邪 現代言情

在原主眼裡,傅氏就是一個病秧子,不成氣候的婦人可如今,傅氏聽到消息就跑到這裡護着她,鳳落微心裏有些感動,傅氏一來,鳳......展開

《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章節試讀:

《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穿越後我靠高冷系統撩夫苟活》,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鳳落微君無邪小說精選:...夜譚看到鳳落微已經是熟面孔了,畢竟鳳落微三番五次想要闖進宸王府,之前幾次都被他攔下了,沒想到這次竟然讓鳳落微得逞了。
鳳落微輕嗤了一句:若我真想輕薄,你家王爺怎麼可能還好好的站在這?
怎麼著此時此刻,我與你家王爺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女人輕佻的話語含笑,夜譚撿起地上的劍就朝着鳳落微衝去:鳳姑娘,得罪了!
鳳落微目光滑過一分冷意,轉身就躲過了夜譚的攻擊,芊芊手指彈了一下冷硬的劍身,一躍而起,伸腳直接從夜譚背後踹去,夜譚挨了這一踹,立馬想轉過身,就察覺手腕劇烈一疼,鳳落微竟是直接伸手摺了他的手!
該說得罪的人是我。
鳳落微從夜譚手裡搶到劍,然後直接橫在了夜譚的脖子上。
少量鮮血溢出,夜譚感覺巨大的恥辱感傳來,他居然對鳳落微掉以輕心,現在讓鳳落微成功拿捏住了他的性命!
王爺非得把他踢出暗衛行列不可!
鳳落微狠戾的直接朝着夜譚的腿窩子踹了下去,夜譚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旁邊有鼓掌的聲音響起,鳳落微眯了眯眼看向一直袖手旁觀的君無邪,男人狹長的眼眸透着危險,十足十的壓力襲來。
鳳落微猜不透君無邪的實力,對付一個夜譚還能信手捏來,但是君無邪的話,鳳落微抿了抿唇瓣,她只有五成的勝算。
你想殺我?
君無邪冷冽的目光看向鳳落微,方才鳳落微丟毒針的位置不偏不倚正中死穴,鳳落微輕笑了一聲:我不過是以牙還牙,宸王殿下,你方才不是也想要我的性命?
如果我沒有躲開,那麼現在地上已經有一具橫屍了!
擅闖王府按照大理寺的律法,死罪一條。
你。
鳳落微被氣的噎住,扔下劍:今日之事,我們兩不相欠,你放我一條生路如何?
鳳落微到底心虛,畢竟原主不厚道,非得讓人家一個好好的黃花大男兒為了她失去貞操,君無邪沉聲開口:好處。

君無邪繼續開口道:想從宸王府全身而退,以為這麼容易么?
鳳落微,你雖是丞相嫡女,但若本王把今日你刺殺我的事情說出去。
君無邪眼尾輕佻,墨色的長髮披在身後,五官俊美,宛若謫仙一般,偏偏這般好看的男人有了張嘴。
鳳落微自知理虧,撇了撇**的小嘴:那你想要什麼?
從方才開始我就察覺你帶的荷包散發異味,這個如何?
鳳落微伸手摘下荷包,這是府里的婆子做給她的,沒想到君無邪居然會對這個感興趣,鳳落微把荷包扔給君無邪,君無邪掃了眼還在地上的夜譚,吩咐道:送客。
夜譚一時之間以為自己聽錯了,鳳落微都那麼囂張了,王爺居然還心平氣和的把鳳落微送走?
王爺不是最討厭這種女人了嗎?
怎麼還會要鳳落微的東西?
夜譚百般想不通,只能忍痛站起身,察覺鳳落微靠近,下意識距離鳳落微走遠了幾步,鳳落微蹙了蹙眉頭,然後伸手捏住了夜譚的手,不過是眨眼之間,夜譚疼的差點喊爹叫娘。
但是原本折的手骨已經歸位。
愣着做什麼?
本姑娘日行一善。
說罷,鳳落微直接抬步朝外走去。
等夜譚帶着鳳落微離開後,君無邪伸手拿起手中的荷包,裏面確實透着一股異味,只不過這異味一般人察覺不到,是來自西域的百毒香,如若有人長期佩戴此物在身邊,會不知不覺死去,死後屍體還會發黑腐爛。
看來,丞相府這位嫡女,惹的仇家還真不少。
君無邪沉下眼眸,想到方才鳳落微凌厲的身手,眼眸滑過幾分深思。
外頭。
鳳落微走路小心謹慎,一直走到王府門口都沒見到有什麼人圍堵住她,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君無邪說話還是算數的,說放她走就是真的放她走,她還以為路上會來個暗殺什麼的。
夜譚在前面走着,看到落了半截路的鳳落微,催促道:你走快些,等會我還得回去守夜。
你這手都這樣了,還能守夜?
還不是你害的?
不過是我技不如人,下次我絕對不會掉以輕心。
鳳落微覺得這夜譚還怪憨厚的,被她那麼一頓揍,居然第一件事情想的不是報復她,鳳落微拿出袖子裏面的糖酥,扔了一顆放在嘴裏。
到了丞相府,夜譚站在府門口:鳳姑娘我就送到這了,告辭。
告辭。
鳳落微敲了敲大門,很快就有僕人前來開門,僕人看到鳳落微渾身濕透的模樣,心中大駭:大小姐,老爺夫人他們已經找了你一天了,你這是又去哪了不過是出去溜達了一圈,一不小心掉進了池子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可是二小姐說你是天不亮就鑽了宸王府的狗洞。
哦?
她是如何知道我是去了宸王府的?
僕人面色蒼白:大小姐,你還真的去了宸王府啊!
很快兩排家丁就走了過來,手裡提着燈籠,鳳落微漆黑的周圍一下燈火通明:大小姐,老爺讓你去大堂。
我知道了。
鳳落微朝着大堂的方向走去,不少下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鳳落微摸了摸臉,她今日長的太好看了?
這麼多人看她?
鳳落微手這一抹,就擦上了臉上已經被水暈染開的庸脂俗粉,鳳落微大致猜到現在她的臉是有多麼不堪入目了。
鳳落微前腳剛剛走進大堂,一道雄渾的聲音就劈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