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流放之後
穿越流放之後 連載中

穿越流放之後

來源:google 作者:老包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慧雯 蘇沐野

前世莫名其妙得了一個空間,按照李慧雯的奇葩想法,莫名其妙得了一個空間不是末世就是穿越,所以,利用她的所有流動資產買買買,結果還真給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卻被流放到疾苦的邊境之處展開

《穿越流放之後》章節試讀:

雲凌他們找到的水源地離山腳下還是挺遠的,走到這裡的時候都已經天黑了,幸好是深山,隨處可見柴火,可以做成火把。

水源地是瀑布,不過這瀑布流下來的水小了很多,水潭裡的水卻不少,李慧雯遞給了雲凌兩個水桶,把手伸進了水潭中,其實是給空間倉庫里那些空着的水桶里裝水。

雖然她庫存的水還很多,但是這一個星期幾百人用水也差不多用了她空間里存水的一小半的水了,這個時候不添加,到了下個水源地,估計都得用自己空間的井水了。

她可不願意把自己空間井水給他們用,萬一發現了井水作用的秘密怎麼辦?

李慧雯不僅把之前用完的桶裝礦泉水和瓶裝礦泉水,空着的瓶子裝滿,還把之前買的那些水桶全部裝滿了,還有幾個化糞塑料桶(乾淨的)塑料水塔都給裝滿了。

水潭的水瞬間肉眼可見的變淺一些,雖然有人奇怪,卻沒有人在意,畢竟水潭裡還有不少水,夠他們裝滿就行。

直到大半夜,打水的人才拖着疲憊的身子回來,李慧雯和雲凌把水桶里的水裝進了騾子車上的水桶里。

老虎和野豬都在林單他們衙役幫忙下處理好了,翠兒還拿了不少鹽出來把野豬肉給腌制了,畢竟天熱容易壞,再把野豬肉給熏成臘肉。

老虎肉他們晚上煮了吃了,野豬肉也煮了一些,第二天又繼續上山打水,昨天不夠時間來回,只打了一趟水還沒有裝滿。

雲凌和李慧雯也跟着一起去了,雲凌去是主要保護這些人的安全,有他在,什麼老虎野豬的都不在話下,衙役心裏也比較安心。

一個晚上水潭裡的水又恢復了之前的深度,雲凌上山的路上還順手打了幾隻野兔還有兩隻野雞,幫着衙役打了兩頭小野豬。

就這樣在山腳下休整了一天,水也補充好了,還多了一些肉食,一路上又可以多支撐一些時日了。

不得不說,李慧雯她們運氣挺好的,在他們快沒水的時候,又找不到水源地,天空作美下起了雨。

這個地界兩年乾旱終於結束了,雨過之後,天氣也沒有那麼熱了,越往邊疆走卻越冷。

幸好李慧雯提前讓翠兒做了準備,厚衣一穿渾身暖烘烘的,翠兒還拿虎皮還有兔子皮給雲凌還有李慧雯做了大氅。

有些人包袱里雖然有厚衣裳,不過也不抗凍,最後不得不把蓑衣拿出來套在身上,別說還挺暖和的,有些人之前路上也有打到獵物,也有人把獵物的皮毛做成大氅,好歹身上也暖和不少。

越往邊疆走去就越冷,甚至還下着鵝毛大雪,晚上露營的時候,那些編織了草席的人就這樣舒舒服服的躺在雪地上,沒有草席的人只能用蓑衣墊在地上,身上蓋着薄衣服靠近火堆取暖。

之前路上也有不少人用乾草和野菜來換李慧雯手上的草席,李慧雯也沒少跟人換,反正趕路的時候無聊,一邊趕路一邊編織草席還是可以的。

也有人用野雞之類的和李慧雯換蓑衣等,棉被沒有人換,畢竟他們不像李慧雯有車,一床棉被那麼重,誰能吃不飽負重幾斤走幾十里路?

一直走到晚上終於看到了一座城池,城池上寫着大夏邊疆兩個大字。

李慧雯所在的大陸一共有四個大國,分別是大夏、北狄、無雙、南月,又有二十個小國家。

這片大陸和前世藍星不一樣,整個大陸輿圖比藍星大了不止一倍,這裡的人雖然沒有人修仙,卻習武。

什麼內功輕功啥的,很多藥材就算是本草綱目上也沒有的,卻有人煉製丹藥可以延年益壽,增加壽命。

普通人一般壽命只有五六十年,這些習武練功的最少七八十年能活到,若是有幸能吃到延年益壽丹,活到一百五六十歲都有可能。

大夏邊疆和北狄是交界處,過了邊疆不遠就是北狄,北狄人好戰,經常不是侵犯這個國家就是那個國家,妄想着統一這片大陸。

北狄國土比較坑人,有些地方要麼一年四季冰天雪地,有些地方就是沙漠飛沙走石的,還有些地方是一大片草原,真正適合生存能種植糧食的地方少之又少,所以,北狄經常侵犯搶掠其他國家的國土。

鎮守在大夏邊疆的是寒王蘇胤寒,乃大夏天子蘇胤禛同父同母胞弟,寒王有一子一女,兒子蘇沐野十六歲,是寒王世子,女兒蘇沐妤十四歲,封號寧妤郡主。

寒王和世子長年在邊疆鎮守,王妃同寧妤郡主在京城。

「站住,你們是何人?」

剛到大夏邊疆城門口,就被城門口的守衛士兵攔下了。

「這位同僚,我們是京城押送罪奴的官差,這是文書,請同僚報備給城主。」

林單態度友好的拿着文書向守衛士兵抱拳遞上文書。

「哦,你們稍等片刻。」

知道來意之後,守衛士兵也沒有多耽誤時間,就進城去找上級領導報告了。

一刻鐘後,守衛士兵出來了,告訴林單把這些人送到衙門牢房裡先關着,他們這次的差事就完成了。

翠兒不是罪奴,就跟着衙役一起去尋找了一個客棧住下了,李慧雯她們跟着官兵進了縣衙的牢房。

這還是李慧雯第一次進牢房,流放之前都是官差直接從莊子裡帶出來就直接跟着流放上路了。

「小姐,要不要睡會?」

牢房裡不比之前在路上,還有棉被草席,用包袱做枕頭,這裡又臟又臭,還很擠。

李慧雯和雲凌靠着牢房門口的牆角下坐着,趕了一路,李慧雯確實很累很想睡覺,可是這地方也沒條件睡呀。

「小姐,你把頭枕在我腿上吧,這樣睡比較舒服點。」

聽了雲凌的話,李慧雯也不矯情了,直接把大氅脫下來,躺下來睡在雲凌的大腿上,再把大氅蓋在身上,就這樣美美的睡著了。

雲凌把身上的大氅脫下來蓋在身上,靠着牆睡覺。

李慧雯她們對面的牆角,一個陰沉的眼神一直盯着他們兩個,李慧玲一路上沒少找李慧雯的麻煩,卻總是被衙役壓制着,也不敢鬧得太過分,要不然就是一頓皮鞭伺候。

她一直很眼紅李慧雯身上的大氅,現在她身上穿的還是一件不算太厚的棉衣,一路上她不敢搶李慧雯的大氅一是怕被皮鞭伺候,二是凍的已經沒有力氣爭搶了。

現在進了牢房,沒有了衙役壓制,她一雙眼睛陰沉的盯着兩人,同時眼珠子還在轉動的思考,怎麼才能把李慧雯身上的大氅搶過來佔為己有。

她是靠不上李和廣和李陳氏,她的親哥哥李季仲還是和雲凌互換身份的,兩人怕鬧的不可開交的話,李慧雯會把李季仲的事情捅出來,可是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憑什麼李季仲就不用受這一路流放之苦,她卻要承受這一切這也就算了,同樣是流放,憑什麼那賤種一路上卻沒受什麼苦?

不僅路上有翠兒照顧,連衙役對她也好聲好氣,對自己動不動就揮皮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