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七零,鹹魚嬌妻她被迫上進
穿越七零,鹹魚嬌妻她被迫上進 連載中

穿越七零,鹹魚嬌妻她被迫上進

來源:google 作者:路人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微 現代言情 陳溫均

[甜美嬌俏高智商女主&溫柔斯文腹黑男知青]21世紀女博士熬夜暈倒,一朝穿越,成了七十年代的林場姑娘葉微發誓:她要當個躺平的鹹魚!她逍遙自在,每天捧着金手指吃吃喝喝蘋果?野雞?應有盡有霍香?黃連?無所不能葉微本來過着自己的悠閑小日子,直到那個小白臉男知青的出現聽說他過得挺慘的要不、幫幫?……陳溫均:本來想來林場避避風頭,可都這麼低調了,那個小姑娘怎麼還總盯着他瞧呢?後來:酒窩真甜展開

《穿越七零,鹹魚嬌妻她被迫上進》章節試讀:

但葉微還是說:「我可以學,明天才開始秋收,我今天肯定能學會做飯。」

石秀蘭還是搖頭,「媽信你能學會,但是大中午送飯多曬啊,這也太辛苦了。」

葉微真的想哭,石秀蘭自己干一天活不辛苦嗎?辛苦啊,可她還覺得自己中午送個飯很辛苦,怎麼能有這麼好的媽啊?

將心比心,葉微更堅定要好好對她。

她堅持道:「這事就這麼決定了,秋收的午飯我來做,你們等着吃就好。」

並且,不顧石秀蘭的抗議,葉微堅持做了今天的晚飯。

黃色的玉米面舀了兩大碗,在搪瓷盆里加水攪和,揉成麵糰,發十五分鐘。

發好後,再揉一遍面,葉微握着一米長的擀麵杖,把麵糰用力擀成一張薄薄的大麵皮,疊起來,切成和她手指差不多寬的麵條。

燒火她還不會,葉微請教了虎頭,一邊動手,有些笨拙地燒出了人生第一爐火。

看着躍起的橙紅火苗,葉微頗有成就感。

她還是很厲害的嘛。

家裡沒什麼調料,葉微只加了鹽和幾滴油,還有家裡沒吃完的鮮蘑菇,一鍋簡單的玉米手擀麵就做好了。

石秀蘭一直在旁邊盯着,怕葉微切到手、被燙到。

等看見這鍋香噴噴黃澄澄的麵條,石秀蘭眼眶一紅,就抹起了眼淚。

「大妮兒都學會做飯了,第一回做麵條就這麼好,比媽還厲害。」

葉微趕緊過去哄她,「媽最厲害,媽都做飯做了幾十年了,我這都是跟着媽耳濡目染學的。」

本來還有些失落的石秀蘭果然被哄開心了,擦擦眼睛,就去端碗盛面了。

一人一大碗面,虎頭是大半碗,連麵湯都全盛了出來。

石秀蘭嘗了一口,其實面只用了普通的材料,但這是她大妮兒做的,就覺得特別美味,比肉還香。

「好吃!真好吃!」石秀蘭說。

虎頭也狼吞虎咽的,從碗里抬起腦袋,附和道:「姐你真厲害!」

葉微送午飯這事,也就徹底沒顧慮了。

葉微第二天早上起來時,石秀蘭和虎頭已經去玉米地了,她伸個懶腰,走去了廚房。

鍋里的蒸屜上放着兩個地瓜,是給她留的。葉微拿起來,還熱乎着,咬一口又甜又香,是好吃的黃瓤地瓜。

離午飯還有好幾個小時,葉微去山上溜達了一圈,下來時,籃子里就多了一把綠油油的蒲公英,和一捧新鮮的松蘑。

在本地方言里,蒲公英又叫婆婆丁,大多用來蘸醬吃或者泡茶喝,葉微在山上看到了它,才想起它也能清熱解暑。

她快步走回家,挽起袖子開始做飯。

秋收力氣活兒重,中午得吃實在的乾飯,葉微蒸饅頭、炒馬鈴薯絲,最後還煮了半鍋婆婆丁雞蛋湯,也算是蔬菜了。

家裡沒有保溫桶,葉微找了半天,找到一個空的玻璃罐頭瓶子,把湯盛了進去。

今天太陽火辣辣的,像是要把人烤化。

葉微往玉米地走的這幾百米路,熱得渾身是汗,感覺後背都**,心想幸好自己還多裝了一水壺涼白開。

玉米地里很多人都在幹活,戴着草帽,防蚊的布圍在帽子後邊,她一時間找不到石秀蘭。

葉微掃了兩圈,還是田壟里的人先注意到了她。

「秀蘭,你家大妮兒怎麼來啦?」

石秀蘭抬頭,果然看見自家閨女,揚聲笑道:「大妮兒心疼我,偏要給我送飯來!」

葉微聽到聲音,舉起手揮了揮,「媽!」

石秀蘭拍拍衣服,往大道上走,「來啦來啦!」

人走到面前了,葉微笑,「你們幹了一上午累了吧,虎頭呢,我去叫他吃飯。」

「不用,我喊一聲就行,」石秀蘭拉住葉微,然後氣沉丹田,大喊了一聲,「虎頭,吃飯啦!」

這一聲穿雲裂石,遠處的虎頭果然聽見了,屁顛屁顛跑了過來,「媽!姐!」

一家人走到了一棵樹下,在樹蔭里坐下,葉微先從籃子里拿出兩個碗,「先喝湯。」

「還有湯呢?」

石秀蘭笑眯眯的,就看見葉微拿出了一罐頭飄着蛋花的菜湯,這咋還有雞蛋呢?!

葉微笑着說:「我今天上去采婆婆丁,回來煮湯就打了一個雞蛋。」

饅頭馬鈴薯都是澱粉,光吃這些身體怎麼扛得住?

石秀蘭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了,有些着急,「你咋一個人上山呢?山裡多危險啊。」

葉微搖頭,「沒,我就在外圍轉了轉。」

石秀蘭鬆了口氣,才顧得上心疼雞蛋,「雞蛋多金貴呢,你隔三差五才能吃上一個,今天就少了一個。」

「我們一起吃,」葉微笑笑,給兩人盛了一碗湯,「你們快喝,嘗嘗怎麼樣。」

幾口湯下肚,人還乾熱,但那種頭暈想吐的感覺卻沒有了,一下子打開了胃口。

就着炒馬鈴薯絲吃饅頭,母子倆都大口大口的,看來幹活是真的累。

吃完飯,葉微把塑料水壺拿了出來。

石秀蘭喝了幾大口水,抹抹嘴,把壺遞給虎頭,又跟葉微說:「外面太曬了,等會兒回家你喝點糖水,我屋裡有白糖。」

虎頭跑去找其他孩子了,葉微坐在樹下,和石秀蘭乘涼歇了一會兒。

石秀蘭指着東邊一片玉米地,說:「那是知青們分的地,你看看,幹得多慢呢。」

葉微看到了宋旭興,他是幹活最利索的,可能是力氣大,掰玉米棒子乾脆利落,比那些呆了好幾年的知青幹得還好。

而他的不遠處,就是昨天來換雞蛋的程玉蘭,她頭上戴着草帽,臉上圍了紗巾穿着長袖長褲,遮得嚴嚴實實。

葉微認出來了她辮子上的藍手帕。

程玉蘭半天才掰下一個玉米棒子,歇一會兒,再掰一個,一看就是磨洋工。

石秀蘭撇了撇嘴,很看不上這個速度。

「程知青都來兩年了,還是幹活最差的,那個新來的壯小伙倒還不錯,力氣大。」

石秀蘭說的是宋旭興。

母女倆說了幾句話,大隊長突然過來了。

石秀蘭還以為是叫她幹活的呢,拍拍屁股,準備站起來,就聽見大隊長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