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在連城訣成為絕世高手
穿越,在連城訣成為絕世高手 連載中

穿越,在連城訣成為絕世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非洲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狄雲 非洲娘

從小白到絕頂高手,經歷過苦與痛,血與淚,情與愛,一步步登上武學巔峰陰暗險惡的人心,陰毒的殺戮,無盡的慾望,還有那不斷的爭奪......無數年來的廝殺與殺戮,最終的勝利者只會是那些強大而又冷血的人......一步錯,步步錯,錯過了太多的東西,錯過了她......【系統+穿越+同人】展開

《穿越,在連城訣成為絕世高手》章節試讀:

「好累」狄雲提着飯菜剛從工廠下班,準備回家洗洗睡了

這裡是個小鄉鎮,夜晚通常會靜悄悄地,極少有車輛行駛,只有路燈孤零零地照耀着四面八方。

李雲帶上耳機,打開手機音樂,邊走邊聽聊以慰藉孤獨寂寞的心,路過一處巷口隱約的聽見什麼聲音,扭頭看去。

在巷口的拐角處藉著路燈昏黃的微光,有兩個身影在糾纏,作接吻狀。

看上去像極了兩個小男女偷偷摸摸的親熱,「嚯!這麼刺激的嗎?年輕就是好啊!」

一邊感嘆着一邊撫摸着下巴的鬍渣,又一想自己也才27歲,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交上,只能羨慕着摟摟抱抱的男女,扭過頭聞聞飯香準備繼續走。

「啊!救命」

是那個女人發出的叫聲,

狄雲停住腳步下意識再次望去,那女子貌似被按在牆上不斷掙扎,來不及思考,一把扯下耳機。

再怎麼人生不如意他也是個良好青年,明顯侵害人家女孩,怎能坐視不管?

他的個頭並不算太高,但他酷愛一些武學,淺淺鑽研過,模仿了一招一式,而且他的體格偏壯,骨架大,肩膀寬闊,常年搬磚身體筋實的很。

見此場景激起心中豪氣,大步流星踏了過去。

喝道「你做什麼?」

一時間停止了糾纏,那女子向他求救「大哥,救救我。」

大步跨過去,用力將糾纏不放的小流氓推開,一把拉住那個女孩的手臂,將其拉到路燈照耀的巷口。

剛想問點什麼,無意間瞥到那女孩的容貌,心口突然一窒,好美啊,比那些個女明星還要美!

狄雲愣了一下,擼起袖子掄起拳頭朝着那男子揮了過去。

幾拳下去那男子被打倒在地,狄雲正要對那女孩說幾句話。

身後再次被緊緊抱住,緊接着腰背處疼痛襲來,出手很快,又來了一刀。

狄雲頂膝狠狠撞向他的胯部,他慘叫一聲卻緊緊抱着他不鬆手。狄雲還在想居然沒被疼暈?這傢伙鐵褲衩吧。

一個衝撞狄雲被撞到馬路**,伴隨着車輛的鳴笛聲,就失去了意識。

所有記憶像走馬觀花在李雲的腦海閃過。

「叮」

重生中.....

【系統模式為您開啟】

「什麼?」

姓名:狄雲

年齡:23歲

普通武者:200/500

任務點:0

【註:1000任務點可獲得抽獎六星秘籍的機會】

【系統提示】

【本世界屬於連城訣,您現在只需要按照系統規定的步驟去進行,便可以在這裡安心修鍊。】

狄雲聽的雲里霧裡問道「你是個什麼東西」

【您可以把本系統當做開掛器,助您登上武學巔峰,前提也需要宿主自身的努力。】

"卧槽! "

聽着這個系統的介紹,狄雲差點沒有噴出一口血,開掛器就開掛器吧,還弄出這麼多奇葩的東西,真的是服氣了!

然後就沒有任何聲音了。

狄雲意識漸漸蘇醒,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仿若一切都是一場夢。

伸出手在眼前晃了晃,噫?!這是一雙長滿老繭的手,一看就是長時間作農所致。

狄雲翻身坐起,眼見周圍的環境是如此陌生。

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果真是穿越了!

其時正是下午,斜陽從外面灑滿屋子。

「叮」

【系統隨機贈送大禮包,宿主是否選擇接受】

狄雲眼前一亮,直接選擇 "是 "。

【恭喜宿主獲得五星武功秘籍《火焰刀》】

「查看」狄雲搶在系統之前開口。

一本標註着《火焰刀》的武功秘籍緩緩展開,整頁的蠅頭小篆,還全都是梵文,壓根看不懂。

「空心菜」

一道清脆的聲音,一個穿着粗布麻衫的女子踏入房間。

看她身材苗條,肌膚白皙,容貌秀麗,一張臉蛋似是塗抹着胭脂水粉般嬌艷欲滴。

但是那雙眼睛卻像是黑寶石一般清澈,一襲粗布麻衣穿在她的身上顯得十分樸實。

看見女子的瞬間腦中關於她的記憶一股股的湧現。

這小子和自己一個名字,跟着師父和師妹在這鄉下生活,兩人還是青梅竹馬。

了解完這些後,狄雲這才明白自己是重生了嗎,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臉頰火辣辣的疼,的確不是做夢,而且這小子還有武藝傍身,簡直就是白給的號。

「好小子!」

有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怎麼樣,你身子好些了嗎?」

戚芳突然湊過來,笑靨如花,汗珠順着臉頰流入頸中,狄雲將這春色盡收眼中,直覺一顆心砰砰直跳,不知是自己的還是原主的。

心裏卻想着,這小子真有艷福。

「師妹,我沒事了」狄雲對着她笑了笑,

「左腿斷了,頭摔破了,還叫沒事嗎?」嗔怪的看着他。

往下一瞄左腿正纏繞着黃色的麻布。

「哈~」狄雲這一動才頓覺疼痛,忍不住喘息了一聲。

戚芳臉上瞬間浮現擔憂之色,忙扶住他肩頭。

他也想起來了這小子不留神被一隻野豬撞下了山坡,好歹是個學武之人,竟然一點防備都沒有。

伸手向頭部一摸果然也被包紮的嚴嚴實實。

心裏又是一陣溫暖,自己這次重生並非偶然,肯定是因為這小子。

"你放心吧,沒事的!」

狄雲輕描淡寫的說道。

戚芳見他臉色紅撲撲的,心裏也就放心了。

屋外米飯的清香飄了進來

「咕嚕~咕嚕~」

狄雲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戚芳輕聲一笑扶着他坐起。